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宋詞三百首    P 16


作者:朱孝臧
頁數:16 / 0
類別:古典詞曲

 

作者:朱孝臧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宋詞三百首

淚彈不盡臨窗滴,就硯旋研墨。漸寫到別來,此情深處,紅箋為無色。

[註釋]

①思遠人:晏幾道創調。詞中有「千思念行客」句,取其意為調名。

②紅葉:楓葉。黃花:菊花。

[賞析]



  
此為閨中念遠之詞。上闋寫秋晚而引起思念遠方行客的離愁。「飛雲」、「歸鴻」兩句雲來雁去,不見來信。寫企盼之苦。下闋寫愁極和淚研墨寫信的情形。「淚彈不盡」而滴入研中「旋研墨」,細節生動而新穎。最後三句最是傳神之筆。「紅箋」「無色」,則此信紅格因傷心而黯然失色。象徵暗示,將和淚研墨的深情慘痛表達得淋漓盡致。明白如話,似拙實巧。

採桑子

晏幾道

西樓月下當時見,淚粉偷勻①,歌罷微顰。恨隔重簾看未真。

別來樓外垂楊縷,幾換青春。倦客紅塵②,長記樓中粉淚人。

[註釋]

①淚粉偷勻:偷偷地抹去臉上的淚痕。

②倦客:作者自稱。

[賞析]

這是一首懷舊詞。上闋以「月」和「簾」為中介物,烘托歌女的溫柔多情;下闋以「垂楊」和「紅塵」為參照,反襯自己對歌女的深切思念。首尾兩次用「淚」字,與「倦客紅塵」相呼應,深有「同是天涯淪落人」之感。

少年游

晏幾道

離多最是,東西流水,終解兩相逢。淺清終似,行雲無定,猶到夢魂中。

可憐人意①,薄于雲水,佳會更難重。細想從來,斷腸多處,不與者番同②。


  

[註釋]

①可憐:可嘆。

②者:同「這」。

[賞析]

此詞以自然和人事相對比,用無情之物比有情之人,表達情人離別之苦和相思之怨。上闋「解」字、「到」字,將雲和水人格化,並通過「行雲」特定的含義,把兩種自然之物寫得頗富柔情;下闋從「人意」展開,直陳久別的怨恨和難耐的相思,倍見深情。

卜算子·送鮑浩然之浙東

王觀

水是眼波橫,山是眉峰聚。欲問行人去哪邊?眉眼盈盈處①。

才始送春歸,又送君歸去。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住。

[註釋]

①盈盈:充滿的樣子,此處有含情豐富的意思。

[賞析]

此詞送別友人,構思新穎。沒有送別情境的刻畫和別情依依的渲染,開頭便着眼于山、水。水是橫着的眼波,山是皺着的眉頭,將離人的形象放得無窮大,以眉眼盈盈喻山川之美,故鄉山河之美。將人之眉眼與自然山水兩組意象重複疊加,在藝術表現上很有特色。上闋將「送君歸」與「送春歸」疊合,忽生「到江南趕上春」的奇想,又叮囑:「千萬和春住」。一掃千古惜春佳句,獨具創新之佳妙。

慶清朝慢·踏青①

王觀

調雨為酥,催冰做水,東君分付春還②。何人便將輕暖,點破殘寒。結伴踏青去好,平頭鞋子小雙鸞③。煙郊外、望中秀色,如有無間。

晴則個④,陰則上⑤,餖飣得天氣,有許多般。須教鏤花撥柳⑥,爭要先看。不道吳綾綉襪⑦,香泥斜沁幾行斑。東風巧,盡收翠綠,吹上眉山。

[註釋]

①慶清朝慢:王觀創調。

②東君:司春之神。古亦稱太陽為東君。

③小雙鸞:鞋面所綉之雙鸞圖案。

④則個:表示動作進行時之語助詞,近於「着」或「者」。全句意思相當於「有時晴,有時陰」。

⑤餖飣(dòu dìng):堆砌詞藻。此處亦作堆砌解,含幽默語氣。

⑥鏤花:一作「撩花」。

⑦吳綾:吳地所產綾羅絲綢。

[賞析]

此詞詠踏青,「調雨」、「催冰」,「將輕暖,點破殘寒」,將春意完全賦予動態,顯示出自然的運動和春情衍生的過程。接着寫踏青。「平頭鞋子小雙鸞」,突出「踏青」主題的主要描寫對象,將踏青女士們融入「煙郊」似有似無的「秀色」中。

鷓鴣天

蘇軾

林斷山明竹隱牆,亂蟬衰草小池塘。 翻空白鳥時時見,照水紅蕖細細香。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轉斜陽。 慇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涼。

【賞析】

這首詞作於元豐六年(1083年),時蘇軾在黃州。描繪了一幅夏日雨後的農村小景。

上闕寫景。開首「林斷山明竹隱牆,亂蟬衰草小池塘」,連用林、山、竹、牆、蟬、草、池塘七種典型意象描寫了夏日雨後的景物,給人以密不透風之感。最後以「翻空白鳥」與「照水紅蕖」相對,一個訴諸視覺:「時時現」;一個訴諸嗅覺:「細細香」。充滿了詩情畫意。

下闕寫散步。江村小景繪好之後,視角則陡然一轉,步入畫中:「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轉斜陽」。通過作者的外部形象顯示其內心世界。最後兩句乃點睛之筆,「慇勤」二字是擬人化手法,含有自嘲的辛酸和詞人的感慨,「又得浮生一日涼」則又更進一層,超出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