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宋詞三百首    P 19


作者:朱孝臧
頁數:19 / 75
類別:古典詞曲

 

作者:朱孝臧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宋詞三百首

這是一首詠物之作。開頭一句「似花還似非花」抓住了楊花的特點,接着以「無人惜」的意脈貫下,提起「無情有思」一篇精神。由此開始,將楊花喻為美人,她正在夢中「隨風萬里」,尋找情郎的遊蹤。上闋體物,花與人糅合,飽含情愫。下闋就楊花事議論抒情。「不恨」三句,突出傷春幽恨。花已飄落,斷無重上枝頭之望,最令人傷感。曉雨過後的楊花令人心寒。那流水中化為一池的浮萍,仔佃辨認,不是楊花,分明是離人點點滴滴的眼淚!

永遇樂①

蘇軾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曲港跳魚,圓荷瀉露,寂寞無人見。紞如三鼓②,鏗然一葉③,黯黯夢雲驚斷。夜茫茫、重尋無處,覺來小園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異時對、黃樓夜景④,為余浩嘆。



  
[註釋]

①永遇樂:詞牌名。又名《消息》。

②紞(dǎn):象聲詞,擊鼓聲。

③鏗:象聲詞,金石聲。此狀葉落之聲。

④黃樓:在徐州城東門,蘇軾守徐州時建。

[賞析]

上闋寫在清純的環境中入夢及夢醒後獨行小園的情景,所見種種「清景」均可能入夢。「夢」而言「雲」,謂夢的飄渺迷蒙,正如楚王游巫山雲雨般短促和神志恍惚。下闋開頭轉寫身世飄零,萌生歸隱山中的思想和懷念故鄉的愁情。接着由關盼盼事聯想人生無常,古今如同一夢。結尾由自己向燕子樓浩嘆聯想後人將面對黃樓而為我浩嘆,感悟人生正是輪迴、重複在「舊歡新怨」的怪圈中。

卜算子①

蘇軾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誰見幽人獨往來②,縹緲孤鴻影。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③。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註釋]

①卜算子:詞牌名。

②幽人:幽囚之人。作者自指。

③省(xǐng):瞭解。

[賞析]

此詞詠孤雁,寄託自己的情思。特點是人和鴻兩個形象融為一體。上闋寫靜夜鴻影、人影兩個意象融合在同一時空,暗示作者以雁詠人的匠心。下闋寫孤鴻飄零失所,驚魂未定,卻仍擇地而棲,不肯同流合污。主要寫孤雁心有餘悸的淒慘景況和堅持操守的崇高氣節。透過「孤鴻」的形象,容易看到詞人誠惶誠恐的心境以及他充滿自信、剛直不阿的個性。

洞仙歌①

蘇軾

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水殿風來暗香滿。綉簾開、一點明月窺人,人未寢,欹枕釵橫鬢亂。

起來攜素手,庭戶無聲,時見疏星渡河漢。試問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②、玉繩低轉③。但屈指、西風幾時來,又不道流年④、暗中偷換。

[註釋]

①洞仙歌:唐教坊曲名。又名《洞仙歌令》、《羽仙歌》、《洞仙詞》、《洞中仙》、《洞仙歌慢》。

②金波:月光。

③玉繩:星名。北斗星第五星叫玉衡,玉衡北面兩星叫玉繩。

④不道:不覺。

[賞析]

這是作者據前人所作詞之殘句續作之詞,上闋寫人物與環境。人物是有非凡的神仙姿質,風度嫻雅,馨香嫵媚。環境則如月宮瑤台,毫不俗氣。下闋第一句「起來攜素手」緊接前意,「試問」數句將月下情人私語境界表達得親昵而纏綿。金波淡蕩,星漢暗度,頗有情調。「但屈指」突轉,暗示良辰美景終有盡日之惋惜。「西風」來而「流年」換,由夏至秋,是自然之規律。「不覺」二字道盡其妙。寫帝王艷情,表達得清涼幽寂,可見作者超然的審美品位。

青玉案

蘇軾

三年枕上吳中路①,遣黃犬、隨君去②。若到松江呼小渡,莫驚鴛鴦。四橋儘是③、老子經行處④。

《輞川圖》上看春暮⑤,常記高人右丞句。作個歸期天定許,春衫猶是,小蠻針線⑥,曾濕西湖雨。

[註釋]

①吳中:此指蘇州。

②黃犬:《晉書·陸機傳》:機有犬名「黃耳」,其在洛陽時,曾系信于犬頸,致松江(亦屬「吳中」)家中,犬又繫帶回信還洛。

③四橋:《蘇州府志》卷三十四《津梁》:「甘泉橋一名第四橋,以泉品居第四也。」

④老子:老年人的自稱,此作者自指。

⑤《輞川圖》:唐詩人王維,其有別墅在輞川,曾于藍田清涼寺壁上畫《輞川圖》,表示林泉隱逸之情志。

⑥小蠻:指詞人侍妾朝雲。

[賞析]

這是首送人之作。上闋抒寫作者對蘇堅歸吳的羡慕和自己對吳中舊遊的思念。用「黃犬」這一典故,表達出盼伯固回吳後及時來信。「呼小渡」數句細節傳神,虛中寓實,給對方一種「伴你同行」的親切感。下闋抒發了自己欲歸不能的惋惜,間接表達對官海浮沉的厭倦。就伯固之「歸」,抒說已之「歸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