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宋詞三百首    P 30


作者:朱孝臧
頁數:30 / 75
類別:古典詞曲

 

作者:朱孝臧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宋詞三百首

問春何苦匆匆?帶風伴雨如馳驟。幽葩細萼,小園低檻,壅培未就①。吹盡繁紅,占春長久,不如垂柳。算春長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間有。

春恨十常八九。忍輕辜、芳醪紅口②。那知自是,桃花結子,不因春瘦。世上功名,老來風味,春歸時候。縱樽前痛飲,狂歌似舊,情難依舊④。

[註釋]

①壅(yōng)培:把土或肥料培在材料根部。

②芳醪(láo):指濁酒或醇酒。



  
[賞析]

這是首傷春之作。以問發端,峭拔突兀,「帶風」「伴雨」豐富了春色內容,「幽葩」三句,更加渲染惜春之真情。「吹盡繁紅」三句以惜花而寫惜春,接下四句又陡然一轉,說春本不老,春不知愁,只是人擔心春老而發愁。下闋是說「春恨」。將「功名」和「老來」,與「春恨」比照,點明春恨總是與功名的失落及青春的逝去相關聯,全篇在惜春中注入身世愁緒,融情於理,宛轉曲折,富有哲理。

鹽角兒·毫社觀梅

晁補之

開時似雪,謝時似雪,花中奇絶。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徹。

占溪風,留溪月,堪羞損,山桃如血。直饒更疏疏淡淡,終有一般情別。

[賞析]

此詞詠梅。上闋先贊梅之品格始終如一,再贊梅香徹骨。直是賦體,吐露無餘。下闋贊梅之風姿,「占溪風,留溪月」勾勒出一幅溪月梅韻圖。

洞仙歌·泗州中秋作①

晁補之

青煙冪處②,碧海飛金鏡。永夜閒階臥桂影。露涼時,零亂多少寒螿,神京遠③,惟有藍橋路近④。

水晶簾不下,雲母屏開⑤,冷浸佳人淡脂粉。待都將許多明,付與金尊,投曉共流霞傾盡⑥。更攜取胡床上南樓⑦,看玉做人間,素鞦韆頃。



  
[註釋]

①泗州:安徽泗縣。

②冪(mì):遮蓋。

③寒螿(jiāng):寒蟬。

④藍橋:在陝西藍田縣東南,橋架藍水之上,故名。世傳其地有仙窟,唐裴航遇雲英于此橋。

⑤雲母屏:雲母為花崗岩主要成分,可作屏風,艷麗光澤。

⑥流霞:仙酒名。

⑦胡床:古代一種輕便坐具,可以摺疊。

[賞析]

這是一篇即景抒情的佳作。作者借中秋之月,抒發人生悲涼的感嘆。開頭寫中秋夜開始時因為雲合,未見月輪。一會兒,萬傾碧波上飛起一輪明鏡。月華明朗,灑滿階庭。此時先抑後揚,給人一種期待後的喜悅。詞人「床臥」賞月,由「露涼」而想到寒蟬,而想到自己的失意與飄零,「惟有藍橋路近」只有那些青樓歌妓能體諒我的苦衷,無限淒涼在心中!下闋寫室內與「佳人」共賞。境界仍極淒冷。結尾三句寫登樓賞月,「玉做人間,素鞦韆頃」作豪放之語,表現出詞人超越塵世,願欣賞千里清景的疏放情懷。此作首尾呼應,中間雖然淒清,整體上,仍屬疏放達觀之作。

憶少年·別歷下①

晁補之

無窮官柳,無情畫舸,無根行客。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隔。

罨畫園林溪紺碧②,算重來、盡成陳跡。劉郎鬢如此,況桃花顏色③。

[註釋]

①憶少年:晁補之創調。又名《桃花曲》、《隴首山》、《十二時》。歷下:山東歷城縣。

②罨(yǎn)畫:覆蓋。雜彩色之畫。色彩相復,為雜。紺(gàn)碧:稍紅的青碧色。

③劉郎:劉禹錫《戲贈看花諸君子》詩:「玄都觀裡桃千樹,儘是劉郎去後栽。」

[賞析]

這是一首傷別之作。詞人獨自離開歷城其情依依,開頭三句,以白描方式突出飄泊者的淒涼,「無」字三用,更增濃了漂泊者的悲哀。「南山」「相送」,卻被「高城」隔斷,無限依戀,更增一層哀傷。「罨畫」句寫歷城風光如畫,令人難捨。「算重來」,以下是預想人事變遷,浸透世事無常之嘆。「劉郎」句用劉禹錫受貶、遠謫僻鄉重回長安但青春已去的故事,抒發年華易逝的感喟。

惜分飛①

毛滂

淚濕闌乾花著露②,愁到眉峰碧③。 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覷④。

短雨殘雲無意緒⑤,寂寞朝朝暮暮。 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⑥。

[註釋]

①惜分飛:毛滂創調,詞詠唱別情。

②闌干:眼淚縱橫的樣子。

③眉峰碧聚:雙眉緊鎖,眉色彷彿黛色的遠山。

④覷(qù):細看。

⑤短雨殘云:喻情侶分離。

⑥斷魂句:意即將哀傷的心魂託付潮水帶到情人身邊。劉長卿《秋風清》詞:「潮水無情亦解歸,自憐長在新安住。」

[賞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