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幻滅 第 143 頁


柯拉莉聽著這句聲音激動的話,撲上詩人的脖子,緊緊抱著他,掉過頭去朝着卡繆索,讓他看到一幅兩人相愛的畫面。 「可憐的繆索,你給我的東西統統收回去吧,我一樣不要,我愛他愛得發瘋,不是為他的才氣,而是為他的漂亮。我寧可跟他過苦日子,不要你的百 ...
作者:巴爾札克 / 頁數:(143 / 274)

柯拉莉聽著這句聲音激動的話,撲上詩人的脖子,緊緊抱著他,掉過頭去朝着卡繆索,讓他看到一幅兩人相愛的畫面。


「可憐的繆索,你給我的東西統統收回去吧,我一樣不要,我愛他愛得發瘋,不是為他的才氣,而是為他的漂亮。我寧可跟他過苦日子,不要你的百萬家財。」

卡繆索倒在靠椅上,兩隻手捧着頭一聲不響。

「你要我們走嗎?」柯拉莉的口氣狠得不得了。

呂西安看到要負擔一個女人,一個女演員和一個家,身子涼了半截。

「住下去吧,柯拉莉,一切照舊,」卡繆索有氣無力的痛苦的聲音完全是從心底里發出來的。「我一樣都不收回。這裡的傢具值到六萬法郎,可是想到我的柯拉莉吃苦,我受不了。而你是很快要吃苦的。先生再有才幹也維持不了你的生活。唉,我們老頭兒都是這個下場!柯拉莉,讓我不時來看看你行不行?我還能幫助你。並且老實說,沒有你,我活不下去。」

可憐他就在自以為最快活的時候,全部幸福歸於泡影;他的和順的態度,使呂西安十分感動,柯拉莉卻不以為意。

她說:「好,可憐的繆索,你要來儘管來吧,我不欺騙你了,反而更喜歡你。」

卡繆索沒有被逐出塵世的天堂,感到高興;在這個天堂上當然不免痛苦,但他存着卷土重來的希望,相信巴黎的生活變化多端,呂西安也抵抗不了周圍的誘惑。狡猾的商人認為這漂亮青年早晚要喜新厭舊;為了暗中窺探,讓柯拉莉識破呂西安,他要做他們的朋友。這樣的忍氣吞聲說明他真是一片痴情,叫呂西安看著害怕。卡繆索約他們到王宮市場韋裡酒家吃晚飯,他們答應了。

卡繆索走後,柯拉莉叫道:「多快活啊!你可以留在這裡,不用再住拉丁區的閣樓,咱們從此不分開了。為了體統,你不妨在夏洛街上租一個小公寓;別的都不用管,聽其自然就是了!」

她興高采烈,一腔熱情無法抑制,跳起她的西班牙舞來。

呂西安道:「我好好的工作,每月可以掙到五百法郎。」


「我在戲院裡也有這個數目,另外還有津貼。卡繆索照樣會替我做衣服,他才愛我呢!每個月有一千五進款,咱們的生活還不跟克雷絮斯①一樣嗎?」

①公元前六世紀時利拱阿國國王,為古代有名的巨富。

呂西安道:「還有馬,馬夫,用人,怎麼開銷呢?」

柯拉莉道:「我可以借債。」

她說完,又拉著呂西安跳了一支快步舞。

呂西安道:「那麼斐諾的條件非接受不可了。」

柯拉莉道:「讓我去換衣衫,送你上報館,我在大街上坐在車裡等你。」

呂西安坐在沙發上瞧著柯拉莉裝扮,想起正事來。照他的心思,他寧可讓柯拉莉自由,不願和她同居,給自己加上一副擔子;可是看她這樣美,身段這樣好看,這樣動人,呂西安又覺得這种放蕩的生活別有風趣,決意不顧一切,向命運挑戰了。柯拉莉把呂西安搬家的事交給貝雷尼斯去辦,然後得意揚揚,又漂亮又快活,拉著她心愛的情人,她的詩人,穿過巴黎城往聖菲阿克街進發。

第二部 外省大人物在巴黎

23章 報紙的秘密

呂西安腳腿輕健的上樓,神氣儼然的走進報館。苦葫蘆依舊頭上頂着印花稅票,吉魯多依舊假痴假獃,告訴他報館沒有人。
呂西安說:「各位編輯約好在這裡見面,商量報紙的事。」

「那也可能,我可不管編輯部,」帝國禁衛軍的上尉說著,只顧核對他的訂戶簽條,嘴裡勃羅勃羅,哼個不停。

不知對呂西安說來是幸還是不幸,碰巧斐諾進來,預備向吉魯多說明他是假裝下台,要吉魯多繼續照顧他的利益。

斐諾同呂西安握握手,和舅舅說:「別打官腔,先生是報館的人。」

吉魯多看著外甥的手勢覺得奇怪,說道:「啊!先生是報館的人!怎麼,先生,你進報館這麼容易。」

斐諾神氣很含蓄的望着呂西安說:「我要替你安排好,免得艾蒂安把你當傻瓜。」又回頭吩咐吉魯多:「先生所有的稿子,包括劇評在內,一律三法郎一欄。」

「你從來沒給人這樣的待遇,」吉魯多說著,詫異的瞧著呂西安。

斐諾道:「大街上的四家戲院歸他,別讓人家揩油他的包廂,戲票都要交給他。」他轉身對呂西安說:「最好叫人直接送到你家裡。——先生除了劇評,還要在一年之內每個月寫十篇小品,每篇大約兩欄,一個月支五十法郎。——你覺得合式嗎?」

「行,」呂西安迫于當時的形勢,只好答應。

斐諾對出納員說:「舅舅,把合同準備好,等我們下樓的時候簽字。」

「請問這位先生尊姓?」吉魯多站起身來,脫下他的黑絲絨便帽。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