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幻滅 第 206 頁


弟兄倆存着這個心思去跟大衛·賽夏談判。兩人先見到夏娃,也不隱瞞他們的計劃,說是想請賽夏先生承包他們的印件:他們活兒太多,原有的機器忙不過來,甚至要到波爾多去招工人,他們保證大衛的三架車子不會閒着。夏娃看到她的計策很快就有效果,心裡挺高興。 ...
作者:巴爾札克 / 頁數:(206 / 274)

弟兄倆存着這個心思去跟大衛·賽夏談判。兩人先見到夏娃,也不隱瞞他們的計劃,說是想請賽夏先生承包他們的印件:他們活兒太多,原有的機器忙不過來,甚至要到波爾多去招工人,他們保證大衛的三架車子不會閒着。夏娃看到她的計策很快就有效果,心裡挺高興。


賽裡澤進去報告大衛,有這兩位同行來拜訪。夏娃乘機對庫安泰弟兄說:「我丈夫在第多廠認識一些出色的工人,又老實又幹練;他大概要在最好的工人裡頭挑一個來接手……把鋪子出盤,兩萬法郎就有一千法郎利息,那不是比受你們欺壓,每年蝕掉一千法郎強多嗎?我們印歷本只是挺可憐的小生意,也是我們一向做慣的,幹嗎你們要忌妒呢?」

兩兄弟中的一個,大家叫做長子庫安泰的,挺客氣的回答:「哎!太太,為什麼不早通知我們一聲呢?那我們就不同你搶生意了。」

「得了吧,先生。你們聽賽裡澤說我排印歷本,你們才跟着印的。」

夏娃一邊氣憤憤的說,一邊瞪着長子庫安泰,庫安泰不由得低下眼睛。這麼一來,賽裡澤出賣主人的勾當被夏娃拿到了真憑實據。

這個庫安泰名叫鮑尼法斯,專管造紙跟營業,在生意上比他的兄弟冉精明得多。冉管理印刷所很有本領,但才幹只抵得一個上校,鮑尼法斯卻是將軍,冉也願意他哥哥當總司令。鮑尼法斯清瘦乾癟,臉上佈滿紅斑,皮色黃黃的象教堂用的蠟燭,嘴巴老是抿緊,眼睛象貓一樣,從來不發脾氣,哪怕用最粗野的話罵他,他也賽過虔誠的教徒,若無其事的聽著,回答的聲音很軟和。逢到望彌撒,懺悔,領聖體的日子,他無有不到。面上裝做和顏悅色,近於懦弱,其實他的頑強的野心不下于教士,在生意上貪得無厭,既要利,又要名。中等階級在一八三○年革命中到手的種種好處,長子庫安泰從一八二○年起就想要了。心裡痛恨貴族,也不關心宗教,他的虔誠正如波拿巴加入山嶽黨,完全是投機。當着貴族和官府的面,他的腰背特別軟,自然而然會彎下去,表示自己渺小,低微,慇勤。還有一個特點可以描寫這個人物,做慣生意的人聽著也更能體會其中的奧妙。他戴一副藍眼鏡隱蔽眼風,說是當地地勢太高,陽光強烈,地面和白色建築物上的反射太刺激,需要保護眼睛。他的身材只是比普通人略高一些,因為清瘦而顯得很高,而清瘦又說明這個人工作繁忙,思想老在活動。一張假作善良的臉,長長的灰色頭髮緊貼在腦殼上,象教士的款式;七年來的裝束始終是黑褲子,黑襪子,黑背心,慄色外套。大家為了分清兩兄弟,管鮑尼法斯叫做長子庫安泰,稱他的兄弟胖子庫安泰,這樣的稱呼也說明他們的身量和才幹的差別,——其實兩人都是厲害角色。冉·岸安泰一身肥肉,心情開朗,麵糰團的象弗朗德勒人;皮膚被昂古萊姆領地的太陽曬成古銅色,身材矮小,挺着一個大肚子,好比堂吉訶德的跟班桑丘·潘沙;嘴角上經常帶著笑意,肩膀厚實,和他的哥哥正好是個鮮明的對比。冉不僅長相和智力跟他哥哥不同,主張也不一樣:他的言論近於自由黨,屬於中間偏左的一派,只有星期日才去望彌撒,同一般自由黨的商人十分投機。烏莫鎮上有些做買賣的說,兩兄弟意見不一致是有心做出來的。長子庫安泰很巧妙的利用兄弟表面上的樸實,拿他當棍子用。冉慣說粗暴的話,使出不客氣的手段,他哥哥天性寬厚,不喜歡用這套辦法。冉專做炮手,脾氣急躁,提出的條件叫人沒法接受;相形之下,他哥哥的建議溫和多了。他們就是這樣一搭一檔的達到他們的目的。


女人自有女人的聰明,夏娃很快就看透兩兄弟的性格,在兩個厲害的對手面前格外小心。大衛從老婆嘴裡知道了敵人的意思,聽著他們的條件完全心不在焉。他走出裝着玻璃格子的辦公室,預備回到他的小實驗室去,一面對兩個庫安泰說:

「你們同我女人談吧,她對我的印刷所比我還清楚。我干的事業將來比這個小鋪子有出息,你們給我受的損失也好藉此彌補……」

胖子庫安泰笑着問:「用什麼方法呢?」

夏娃瞅着大衛要他小心。

大衛回答:「將來你們和所有用紙的人都少不了我。」

勃諾阿-鮑尼法斯·庫安泰道:「你在研究什麼啊?」

鮑尼法斯聲氣柔和,話說得很含蓄。夏娃又朝丈夫瞅了一眼,要他置之不理或者說些不着邊際的話。

「我要造出紙來,成本比現在降低一半……」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