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幻滅 第 207 頁


說完他走了,沒看見兩兄弟交換的眼風,他們的意思是說:「這傢伙準是個發明家;有這副氣派的人決不會閒着。」鮑尼法斯彷彿說:「讓咱們來利用他!」冉好象問:「怎麼利用呢?」賽夏太太道:「大衛對你們象對我一樣。只要我問長問短,他就覺得我的名字很犯忌① ...
作者:巴爾札克 / 頁數:(207 / 274)

說完他走了,沒看見兩兄弟交換的眼風,他們的意思是說:「這傢伙準是個發明家;有這副氣派的人決不會閒着。」鮑尼法斯彷彿說:「讓咱們來利用他!」冉好象問:「怎麼利用呢?」賽夏太太道:「大衛對你們象對我一樣。只要我問長問短,他就覺得我的名字很犯忌①,老是對我說那句話,其實不過是個方案罷了。」


鮑尼法斯道:「你丈夫的方案成功了,發財當然比做印刷生意快,怪不得他不在乎鋪子,」他說著掉過頭去望望空蕩蕩的工場,只見科布坐在一塊木板上拿蒜頭塗著麵包②。「不過這印刷所落在一個勤謹,幹練,有野心的同行手中,對我們也不大合式。或許咱們能商量一個解決的辦法。要是你願意,不妨把機器租給我們廠裡的一個工人,由他頂着你們的名替我們幹活,象巴黎那種辦法。我們給他的工作,儘夠他付你們一筆可觀的租金,還有些小小的利潤……」

①指夏娃引誘亞當吃禁果的基督教傳說。

②窮人往往只有蒜頭做飯菜。

夏娃道:「那要看租金的數目了,你們願意出多少呢?」她望着鮑尼法斯的神氣表示她完全懂得對方的計劃。

冉·庫安泰搶着說:「你想要多少呢?」

夏娃道:「三千法郎租半年。」

鮑尼法斯聲音怪軟和的回答:「噯,親愛的太太,你剛纔說的你的印刷所預備賣兩萬法郎。兩萬法郎的利息,照六厘算也不過一千二。」

夏娃愣了一愣,她這才覺得做買賣說話要多麼謹慎。

她道:「你們親眼看到,我靠着機器和鉛字還能做些小生意,現在要讓給你們使用了;賽夏老先生也沒有白送我們禮物,我們要付他房租呢。」


爭論了兩小時,夏娃爭到兩千法郎半年,先付一千。條件都講妥了,兩兄弟告訴夏娃,他們的意思是叫賽裡澤承租。

夏娃不免表示詫異。

胖子庫安泰道:「交給一個熟悉場子的人不是更好嗎?」

夏娃一聲不出,送走了兩兄弟,決心親自監視賽裡澤。

吃晚飯的時候,夏娃拿檔案交給丈夫簽字,大衛笑道:

「敵人進了堡壘啦!」

夏娃道:「不怕!科布和瑪麗蓉兩人赤膽忠心,我都信得過;他們倆一定會小心看守。那套機器本來要賠錢,現在有四千法郎收入;你的計劃要成功,我看還得等上一年!」

大衛溫柔的握著夏娃的手,說道:「你真是個發明家的妻子,當初你在水閘旁邊說的話一點不錯。」

大衛夫妻倆有了過冬的生活費,卻從此受着賽裡澤監視,還不知不覺受着長子庫安泰支配。

管紙廠的哥哥走出去對專管印刷的兄弟說:「這一下可把他們抓住了!將來這些可憐虫拿慣了印刷所的租金,一心指望這筆進款,準會背債。六個月之後咱們不續訂合同,看這個天才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那時趁他為難,咱們提議和他合作,把他的發明拿來共同經營。」

如果有個精明的商人看見長子庫安泰說出合作兩字的表情,準會感到男女結親還不及生意上的合夥來得危險。鳥獸被這些凶狠的獵人追蹤,形勢已經不妙了;大衛夫妻倆靠着科布和瑪麗蓉的幫助,是否能抵抗鮑尼法斯·庫安泰的奸計呢?

五 第一聲霹靂

臨到賽夏太太分娩的時節,呂西安寄來五百法郎,加上賽裡澤付的第二期租金,各項開銷有了着落。大衛·賽夏,夏娃和她母親,都以為呂西安把他們忘了,收到款子不由得歡天喜地,象聽到詩人初期的成功一樣;呂西安登在報上的頭幾篇文章,在昂古萊姆比在巴黎更轟動。

大衛只道太平無事,放心了,誰知舅子來了一封無情的信,他看著大為震動。

親愛的大衛,我用你的簽名出了三張本票,寫我的抬頭,向梅蒂維埃支了三千法郎,一張是一個月期的,其餘是兩個月三個月的。這件事一定使你很為難,無奈在借債和自殺之間,我只能採取這個不名譽的手段。我的窘況以後再談;票子到期的時候我想法把款子匯給你。

信閲後即毀,在母親和妹子面前隻字勿提。我素來知道你的犧牲精神,想你這一次也不例外。

你的絶望的弟弟 呂西安·德·呂邦潑雷。

夏娃生產過後才起床,丈夫和她說:「你可憐的哥哥窮得一籌莫展,我寄去三張一千法郎的期票,一個月的,兩個月的,三個月的。你替我記在賬上。」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