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幻滅 第 208 頁


說完惟恐老婆盤問,出門往田野去了。夏娃六個月沒有哥哥的信息,早就牽腸掛肚;當下同母親兩個把大衛那句凶多吉少的話揣摩了一會,覺得形勢惡劣,她情急智生,想出一個破除疑慮的辦法。德·拉斯蒂涅先生的兒子正回家小住,提到呂西安,說話很難聽;那些巴黎新 ...
作者:巴爾札克 / 頁數:(208 / 274)

說完惟恐老婆盤問,出門往田野去了。夏娃六個月沒有哥哥的信息,早就牽腸掛肚;當下同母親兩個把大衛那句凶多吉少的話揣摩了一會,覺得形勢惡劣,她情急智生,想出一個破除疑慮的辦法。德·拉斯蒂涅先生的兒子正回家小住,提到呂西安,說話很難聽;那些巴黎新聞,以及傳說的人的議論,被呂西安的母親和妹子聽到了。夏娃就去拜訪德·拉斯蒂涅老太太,請她介紹,見到她的兒子,說出自己的憂慮,希望知道呂西安在巴黎的實在情形。她哥哥同柯拉莉的關係,為了出賣阿泰茲的嫌疑和米歇爾·克雷斯蒂安決鬥,還有種種生活方面的細節,夏娃一下子全知道了;那些事情在一個俏皮的花花公子說來,顯得更不堪。拉斯蒂涅把他的怨恨和嫉妒披上同情的外衣,假作關心同鄉,替大人物的前途擔憂。他真心佩服昂古萊姆的子弟有這種才幹,可惜呂西安自暴自棄。他談到呂西安的錯誤,失掉有權有勢的靠山,叫人把准許改姓和使用呂邦潑雷紋章的上諭撕掉了。


「太太,要是令兄有人好好點撥,今天早已坐享榮華,做了德·巴日東太太的丈夫……誰知他不但把她丟了,還侮辱她!她只得抱著一肚子委屈嫁給西克斯特·杜·夏特萊伯爵,其實她心裡才愛呂西安呢。」

賽夏太太道:「真的嗎?……」


「你哥哥好比一隻初生的鷹,最初幾道豪華和榮譽的光彩把他照得眼花繚亂,什麼都看不清了。老鷹一個斤鬥栽下來,誰知道栽到哪兒為止?大人物總是爬得越高,摔得越重。」

夏娃聽著最後一句好象心上中了一箭,回去只是心驚膽顫。她精神上最經不起打擊的地方受了傷,在家一聲不出,好幾次抱著孩子喂奶,眼淚掉在孩子的臉上和腦門上。對自己人的幻想是家族觀念的產物,也是與生俱來,極不容易放棄的;因此夏娃不相信歐也納·德·拉斯蒂涅,而要打聽一個真正的朋友。呂西安欽佩小團體的時候給過她阿泰茲的地址;

她便寫了一封動人的信去,阿泰茲回了一封信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