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資治通鑑 上    P 5


作者:司馬光
頁數:5 / 597
類別:中國古代史

 

資治通鑑 上

作者:司馬光
第5,共597。
三月,盜殺韓相俠累。俠累與濮陽嚴仲子有惡。仲子聞軹人聶政之勇,以黃金百鎰為政母壽,欲因以報仇。政不受,曰:「老母在,政身未敢以許人也!」及母卒,仲子乃使政刺俠累。俠累方坐府上,兵衛甚眾,聶政直入上階,刺殺俠累,因自皮面抉眼,自屠出腸。韓人暴其屍于市,購問,莫能識。其姊嫈聞而往哭之,曰:「是軹深井裡聶政也。以妾尚在之故,重自刑以絶從。妾奈何畏歿身之誅,終滅賢弟之名!」遂死於政屍之旁。

威烈王六年(乙酉,公元前三九六年)


鄭駟子陽之黨弒繻公,而立其弟乙,是為康公。

宋悼公薨,子休公田立。

威烈王八年(丁亥,公元前三九四年)

齊伐魯,取最。韓救魯。

鄭負黍叛,復歸韓。

威烈王九年(戊子,公元前三九三年)

魏伐鄭。

晉烈公薨,子孝公傾立。

威烈王十一年(庚寅,公元前三九一年)

秦伐韓宜陽,取六邑。

初,田常生襄子盤,盤生莊子白,白生太公和。是歲,田和遷齊康公于海上,使食一城,以奉其先祀。

威烈王十二年(辛卯,公元前三九零年)

秦、晉戰于武城。

齊伐魏,取襄陽。

魯敗齊師于平陸。

威烈王十三年(壬辰,公元前三八九年)

秦侵晉。


齊田和會魏文侯、楚人、衛人于濁澤,求為諸侯。魏文侯為之請于王及諸侯,王許之。

威烈王十五年(甲午,前三八七年)年

秦伐蜀,取南鄭。

魏文侯薨,太子擊立,是為武侯。

武侯浮西河而下,中流顧謂吳起曰:「美哉山河之固,此魏國之寶也!」對曰:「在德不在險。昔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德義不修,禹滅之;夏桀之居,左河濟,右泰華,伊闕在其南,羊腸在其北,修政不仁,湯放之;商紂之國,左孟門,右太行,常山在其北,大河經其南,修政不德,武王殺之。由此觀之,在德不在險。若君不修德,舟中之人皆敵國也。」武侯曰:「善。」魏置相,相田文。吳起不悅,謂田文曰:「請與子論功,可乎?」田文曰:「可。」起曰:「將三軍,使士卒樂死,敵國不敢謀,子孰與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治百官,親萬民,實府庫,子孰與起?」文曰:「不如子。」起曰:「守西河而秦兵不敢東鄉,韓、趙賓從,子孰與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此三者子皆出吾下,而位加吾上,何也?」文曰:「主少國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方是之時,屬之子乎,屬之我乎?」起默然良久,曰:「屬之子矣。」久之,魏相公叔尚魏公主而害吳起。公叔之仆曰:「起易去也。起為人剛勁自喜,子先言于君曰:『吳起,賢人也,而君之國小,臣恐起之無留心也,君盍試延以女?起無留心,則必辭矣。』子因與起歸而使公主辱子,起見公主之賤子也,必辭,則子之計中矣。」公叔從之,吳起果辭公主。魏武侯疑之而未信,起懼誅,遂奔楚。楚悼王素聞其賢,至則任之為相。起明法審令,捐不急之官,廢公族疏遠者,以撫養戰鬥之士,要在強兵,破遊說之言從橫者。於是南平百越,北卻三晉,西伐秦,諸侯皆患楚之強,而楚之貴戚大臣多怨吳起者。

秦惠公薨,子出公立。

趙武侯薨,國人復立烈侯之太子章,是為敬侯。

韓烈侯薨,子文侯立。

威烈王十六年(乙未,公元前三八六年)

初命齊大夫田和為諸侯。

趙公子朝作亂,出奔魏,與魏襲邯鄲,不克。

威烈王十七年(丙申,公元前三八五年)

秦庶長改逆獻公于河西而立之;殺出子及其母,沉之淵旁。

齊伐魯。

韓伐鄭,取陽城;伐宋,執宋公。

齊太公薨,子桓公午立。

威烈王十九年(戊戌,公元前三八三年)

魏敗趙師于兔台。

威烈王二十年(己亥,公元前三八二年)

日有食之,既。

威烈王二十一年(庚子,公元前三八一年)

楚悼王薨,貴戚大臣作亂,攻吳起,起走之王屍而伏之。擊起之徒因射刺起,並中王屍。既葬,肅王即位。使令尹盡誅為亂者,坐起夷宗者七十餘家。

威烈王二十二年(辛丑,公元前三八零年)

齊伐燕,取桑丘。魏、韓、趙伐齊,至桑丘。

威烈王二十三年(壬寅,公元前三七九年)

趙襲衛,不克。

齊康公薨,無子,田氏遂並齊而有之。

是歲,齊桓公亦薨,子威王因齊立。

威烈王二十四年(癸卯,公元前三七八年)

狄敗魏師于澮。

魏、韓、趙伐齊,至靈丘。

晉孝公薨,子靖公俱酒立。

威烈王二十五年(甲辰,公元前三七七年)

蜀伐楚,取茲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