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資治通鑑 上    P 6


作者:司馬光
頁數:6 / 597
類別:中國古代史

 

資治通鑑 上

作者:司馬光
第6,共597。
子思言苟變于衛侯曰:「其材可將五百乘。」公曰:「吾知其可將。然變也嘗為吏,賦於民而食人二鷄子,故弗用也。」子思曰:「夫聖人之官人,猶匠之用木也,取其所長,棄其所短。故杞梓連抱而有數尺之朽,良工不棄。今君處戰國之世,選爪牙之士,而以二卵棄干城之將,此不可使聞于鄰國也。」公再拜曰:「謹受教矣。」衛侯言計非是,而群臣和者如出一口。子思曰:「以吾觀衛,所謂『君不君,臣不臣』者也。」公丘懿子曰:「何乃若是?」子思曰:「人主自臧,則眾謀不進。事是而臧之,猶卻眾謀,況和非以長惡乎!夫不察事之是非而悅人讚己,暗莫甚焉;不度理之所在而阿諛求容,諂莫甚焉。君暗臣諂,以居百姓之上,民不與也。若引不已,國無類矣!」子思言于衛侯曰:「君之國事將日非矣!」公曰:「何故?」對曰:「有由然焉。君出言自以為是,而卿大夫莫敢矯其非;卿大夫出言亦自以為是,而士庶人莫敢矯其非。君臣既自賢矣,而群下同聲賢之,賢之則順而有福,矯之則逆而有禍,如此則善安從生!《詩》曰:『具曰予聖,誰知烏之雌雄?』抑亦似君之君臣乎?」

魯穆公薨,子共公奮立。


韓文侯薨,子哀侯立。

威烈王二十六年(乙巳,公元前三七六年)

王崩,子烈王喜立。魏、韓、趙共廢晉靖公為家人而分其地。

烈王

威烈王元年(丙午,公元前三七五年)

日有食之。

韓滅鄭,因徒都之。

趙敬侯薨,子成侯種立。

威烈王三年(戊申,公元前三七三年)

燕敗齊師于林狐。

魯伐齊,入陽關。

魏伐齊,至博陵。

燕僖公薨,子闢公立。

宋休公薨,子桓公立。

衛慎公薨,子聲公訓立。

威烈王四年(己酉,公元前三七二年)


趙伐衛,取都鄙七十三。

魏敗趙師于北藺。

威烈王五年(庚戌,公元前三七一年)

魏伐楚,取魯陽。

韓嚴遂弒哀侯,國人立其子懿侯。初,哀侯以韓廆為相而愛嚴遂,二人甚相害也。嚴遂令人刺韓廆于朝,廆走哀侯,哀侯抱之。人刺韓廆,兼及哀侯。

魏武侯薨,不立太子,子與公中緩爭立,國內亂。

威烈王六年(辛亥,公元前三七零年)

齊威王來朝。是時周室微弱,諸侯莫朝,而齊獨朝之,天下以此益賢威王。

趙伐齊,至鄄。

魏敗趙師于懷。

齊威王召即墨大夫,語之曰:「自子之居即墨也,毀言日至。然吾使人視即墨,田野闢,人民給,官無事,東方以寧。是子不事吾左右以求助也。」封之萬家。召阿大夫,語之曰:「自子守阿,譽言日至。吾使人視阿,田野不闢,人民貧餒。昔日趙攻鄄,子不救;衛取薛陵,子不知。是子厚幣事吾左右以求譽也。」是日,烹阿大夫及左右嘗譽者。於是群臣聳懼,莫敢飾詐,務盡其情,齊國大治,強於天下。

楚肅王薨,無子,立其弟良夫,是為宣王。

宋闢公薨,子剔成立。

威烈王七年(壬子,公元前三六九年)

日有食之。

王崩,弟扁立,是為顯王。

魏大夫王錯出奔韓。公孫頎謂韓懿侯曰:「魏亂,可取也。」懿侯乃與趙成侯合兵伐魏,戰于濁澤,大破之,遂圍魏。成侯曰:「殺,立公中緩,割地而退,我二國之利也。」懿侯曰:「不可。殺魏君,暴也;割地而退,貪也。不如兩分之。魏分為兩,不強於宋、衛,則我終無魏患矣。」趙人不聽。懿侯不悅,以其兵夜去。趙成侯亦去。遂殺公中緩而立,是為惠王。

太史公曰:魏惠王之所以身不死,國不分者,二國之謀不和也。若從一家之謀,魏必分矣。故曰:「君終,無適子,其國可破也。」
【周紀二】起昭陽赤奮若,盡上章困敦,凡四十八年。

顯王元年(癸丑,公元前三六八年)

齊伐魏,取觀津。

趙侵齊,取長城。

顯王三年(乙卯,公元前三六六年)

魏、韓會于宅陽。

秦敗魏師、韓師于洛陽。

顯王四年(丙辰,公元前三六五年)

魏伐宋。

顯王五年(丁巳,公元前三六四年)

秦獻公敗三晉之師于石門,斬首六萬。王賜以黼黻之服。

顯王七年(己未,前三六二年)

魏敗韓師、趙師于澮。秦、魏戰于少梁,魏師敗績;獲魏公孫痤。

衛聲公薨,子成侯速立。

燕桓公薨,子文公立。

秦獻公薨,子孝公立。孝公生二十一年矣。是時河、山以東強國六,淮、泗之間小國十餘,楚、魏與秦接界。魏築長城,自鄭濱洛以北有上郡;楚自漢中,南有巴、黔中;皆以夷翟遇秦,擯斥之,不得與中國之會盟。於是孝公發憤,布德修政,欲以強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