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資治通鑑 上    P 580


作者:司馬光
頁數:580 / 597
類別:中國古代史

 

資治通鑑 上

作者:司馬光
第580,共597。
漢大昌文獻公劉殷卒。殷為相,不犯顏忤旨,然因事進規,補益甚多。漢主聰每與群臣議政事,殷無所是非;群臣出,殷獨留,為聰敷暢條理,商榷事宜,聰未嘗不從之。殷常戒子孫曰:「事君當務幾諫。凡人尚不可面斥其過,況萬乘乎!夫幾諫之功,無異犯顏,但不彰君之過,所以為優耳。」官至侍中、太保、錄尚書,賜劍履上殿、入朝不趨、乘輿入殿。然殷在公卿間,常恂恂有卑讓之色,故能處驕暴之國,保其富貴,不失令名,以壽考自終。

漢主聰以河間王易為車騎將軍,彭城王翼為衛將軍,並典兵宿衛。高平王悝為征南將軍,鎮離石;濟南王驥為征西將軍,筑西平城以居之;魏王操為征東將軍,鎮蒲子。


趙固、王桑自懷求迎于漢,漢主聰遣鎮遠將軍梁伏疵將兵迎之。未至,長史臨深、將軍牟穆帥眾一萬叛歸劉演。固隨疵而西,桑引其眾東奔青州,固遣兵追殺之於曲梁,桑將張鳳帥其餘眾歸演。聰以固為荊州刺史、領河南太守,鎮洛陽。

石勒自葛陂北行,所過皆堅壁清野,虜掠無所獲,軍中饑甚,士卒相食。至東燕,聞汲郡向冰聚眾數千壁枋頭,勒將濟河,恐冰邀之。張賓曰:「聞冰船盡在瀆中未上,宜遣輕兵間道襲取,以濟大軍,大軍既濟,冰必可擒也。」秋,七月,勒使支雄、孔萇自文石津縛筏潛渡,取其船。勒引兵自棘津濟河,擊冰,大破之,盡得其資儲,軍勢復振,遂長驅至鄴。劉演保三台以自固,臨深、牟穆等復帥其眾降于勒。

諸將欲攻三台,張賓曰:「演雖弱,眾猶數千,三台險固,攻之未易猝拔。舍而去之,彼將自潰。方今王彭祖、劉越石,公之大敵也,宜先取之,演不足顧也。且天下饑亂,明公雖擁大兵,遊行覊旅,人無定志,非所以保萬全,制四方也。不若擇便地而據之,廣聚糧儲,西稟平陽以圖幽、並,此霸王之業也。邯鄲、襄國,形勝之地,請擇一而都之。」勒曰:「右侯之計是也。」遂進據襄國。


賓復言于勒曰:「今吾居此,彭祖、越石所深忌也,恐城塹未固,資儲未廣,二寇交至。宜亟收野谷,且遣使至平陽,具陳鎮此之意。」勒從之,分命諸將攻冀州,郡縣壁壘多降,運其谷以輸襄國;且表於漢主聰,聰以勒為都督冀、幽、並、營四州諸軍事、冀州牧,進封上黨公。

劉琨移檄州郡,期以十月會平陽,擊漢。琨素奢豪,喜聲色。河南徐潤以音律得幸于琨,琨以為晉陽令。潤驕恣,干預政事。護軍令狐盛數以為言,且勸琨殺之,琨不從。潤譖盛于琨,琨收盛,殺之。琨母曰:「汝不能駕禦豪傑以恢遠略,而專除勝己,禍必及我。」

盛子泥奔漢,具言虛實。漢主聰大喜,遣河內王粲、中山王曜將兵寇并州,以令狐泥為鄉導。琨聞之,東出,收兵于常山及中山,使其將郝詵、張喬將兵拒粲,且遣使求救于代公猗盧。詵喬俱敗死。粲、曜乘虛襲晉陽,太原太守高喬、并州別駕郝聿以晉陽降漢。八月,庚戌,琨還救晉陽,不及,帥左右數十騎奔常山。辛亥,粲、曜入晉陽。壬子,令狐泥殺琨父母。

粲、曜送尚書盧志、侍中許遐、太子右衛率崔瑋于平陽。聰復以曜為車騎大將軍,以前將軍劉豐為并州刺史,鎮晉陽。九月,聰以盧志為太弟太師,崔瑋為太傅,許遐為太保,高喬、令狐泥皆為武衛將軍。

己卯,漢衛尉梁芬奔長安。

辛巳,賈疋等奉秦王業為皇太子,建行台于長安,登壇告類,建宗廟、社稷,大赦。以閻鼎為太子詹事,總攝百揆;加賈疋征西大將軍,以秦州刺史南陽王保為大司馬。命司空荀籓督攝遠近,光祿大夫荀組領司隷校尉、行豫州刺史,與籓共保開封。

秦州刺史裴苞據險以拒涼州兵,張實、宋配等擊破之,苞奔柔凶塢。冬,十月,漢主聰封其子恆為代王,逞為吳王,朗為潁川王,皋為零陵王,旭為丹楊王,京為蜀王,坦為九江王,晃為臨川王;以王育為太保,王彰為太尉,任顗為司徒,馬景為司空,朱紀為尚書令,范隆為左仆射,呼延晏為右仆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