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資治通鑑 中    P 12


作者:司馬光
頁數:12 / 546
類別:中國古代史

 

資治通鑑 中

作者:司馬光
第12,共546。
王敦以西陽王羕為太宰,加王導尚書令,王廙為荊州刺史;改易百官及諸軍鎮,轉徙黜免者以百數;或朝行暮改,惟意所欲。敦將還武昌,謝鯤言于敦曰:「公至都以來,稱疾不朝,是以雖建勛而人心實有未達。今若朝天子,使君臣釋然,則物情皆悅服矣。」敦曰:「君能保無變乎?」對曰:「鯤近日入覲,主上側席,遲得見公,宮省穆然,必無虞也。公若入朝,鯤請侍從。」敦勃然曰:「正復殺君等數百人,亦復何損于時!」竟不朝而去。夏,四月,敦還武昌。初,宜都內史天門周級聞譙王承起兵,使其兄子該潛詣長沙,申款于承。魏乂等攻湘州急,承遣該及從事邵陵周崎間出求救,皆為邏者所得。又使崎語城中,稱大將軍已克建康,甘卓還襄陽,外援理絶。崎偽許之,既至城下,大呼曰:「援兵尋至,努力堅守!」乂殺之。乂考該至死,竟不言其故,周級由是獲免。

乂等攻戰日逼,敦又送所得台中人書疏,令乂射以示承。城中知朝廷不守,莫不悵惋。相持且百日,劉翼戰死,士卒死傷相枕。癸巳,乂拔長沙,承等皆被執。乂將殺虞悝,子弟對之號泣。悝曰:「人生會當有死,今闔門為忠義之鬼,亦復何恨!」


乂以檻車載承及易雄送武昌,佐吏皆奔散,惟主簿桓雄、西曹書佐韓階、從事武延,毀服為僮,從承,不離左右。乂見桓雄姿貌舉止非凡人,憚而殺之。韓階、武延執志愈固。荊州刺史王廙承敦旨,殺承于道中,階、延送承喪至都,葬之而去。易雄至武昌,意氣忼慨,曾無懼容。敦遣人以檄示雄而數之,雄曰:「此實有之,惜雄位微力弱,不能救國難耳。今日之死,固所願也!」敦憚其辭正,釋之,遣就舍。眾人皆賀之,雄笑曰:「吾安得生!」既而敦遣人潛殺之。

魏乂求鄧騫甚急,鄉人皆為之懼,騫笑曰:「此欲用我耳,彼新得州,多殺忠良,故求我以厭人望也。」乃往詣乂。乂喜曰:「君,古之解揚也。」以為別駕。

詔以陶侃領湘州刺史;王敦上侃復還廣州,加散騎常侍。

甲午,前趙羊後卒,謚曰獻文。

甘卓家人皆勸卓備王敦,卓不從,悉散兵佃作,聞諫,輒怒。襄陽太守周慮密承敦意,詐言湖中多魚,勸卓遣左右悉出捕魚。五月,乙亥,慮引兵襲卓于寢室,殺之,傳首于敦,並殺其諸子。敦以從事中郎周撫督沔北諸軍事,代卓鎮沔中。撫,訪之子也。

敦既得志,暴慢滋甚,四方貢獻多入其府,將相岳牧皆出其門。以沈充、錢鳳為謀主,唯二人之言是從,所譖無不死者。以諸葛瑤、鄧岳、周撫、李恆、謝雍為爪牙。充等並凶險驕恣,大起營府,侵人田宅,剽掠市道,識者咸知其將敗焉。


秋,七月,後趙中山公虎拔泰山,執徐龕送襄國;後趙王勒盛之以囊,于百尺樓上撲殺之,命王伏都等妻子刳而食之,坑其降卒三千人。

兗州刺史郗鑒在鄒山三年,有眾數萬。戰爭不息,百姓饑饉,掘野鼠、蟄燕而食之,為後趙所逼,退屯合肥。尚書右仆射紀瞻,以鑒雅望清德,宜從容台閣,上疏請征之;乃征拜尚書。徐、兗間諸塢多降于後趙,後趙置守宰以撫之。

王敦自領寧、益二州都督。

冬,十月,己丑,荊州刺史武陵康侯王廙卒。王敦以下邳內史王邃都督青、徐、幽、平四州諸軍事,鎮淮陰;衛將軍王含都督沔南諸軍事,領荊州刺史;武昌太守丹楊王諒為交州刺史。使諒收交州刺史脩湛、新昌太守梁碩殺之。諒誘湛。斬之。碩舉兵圍諒于龍編。

祖逖既卒,後越屢寇河南,拔襄城、城父,圍譙。豫州刺史祖約不能禦,退屯壽春。後趙遂取陳留,梁、鄭之間復騷然矣。

十一月,以臨穎元公荀組為太尉;辛酉,薨。

罷司徒,並丞相府。王敦以司徒官屬為留府。

帝憂憤成疾,閏月,己丑,崩。司空王導受遣詔輔政。帝恭儉有餘而明斷不足,故大業未復而禍亂內興。庚寅,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尊所生母荀氏為建安君。

十二月,趙主曜葬其父母于粟邑,大赦。陵下周二里,上高百尺,計用六萬夫,作之百日乃成。役者夜作,繼以脂燭,民甚苦之。遊子遠諫,不聽。

後趙濮陽景侯張賓卒,後趙王勒哭之慟,曰:「天不欲成吾事邪?何奪吾右侯之早也!」程遐代為右長史。遐,世子弘之舅也,勒每與遐議,有所不合,輒嘆曰:「右侯舍我去,乃令我與此輩共事,豈非酷乎!」因流涕彌日。

張茂使將軍韓璞帥眾取隴西、南安之地,置秦州。

慕容廆遣其世子皝襲段末柸,入令支,掠其居民千餘家而還。

肅宗明皇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