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資治通鑑 中 第 204 頁


徐羡之等欲即以到彥之為雍州,帝不許;征彥之為中領軍,委以戎政。彥之自襄陽南下,謝晦已至鎮,慮彥之不過己。彥之至楊口,步往江陵,深布誠款,晦亦厚自結納;彥之留馬及利劍、名刀以與晦,晦由此大安。 柔然紇升蓋可汗聞魏太宗殂,將六萬騎入雲中,殺 ...
作者:司馬光 / 頁數:(204 / 546)

徐羡之等欲即以到彥之為雍州,帝不許;征彥之為中領軍,委以戎政。彥之自襄陽南下,謝晦已至鎮,慮彥之不過己。彥之至楊口,步往江陵,深布誠款,晦亦厚自結納;彥之留馬及利劍、名刀以與晦,晦由此大安。


柔然紇升蓋可汗聞魏太宗殂,將六萬騎入雲中,殺掠吏民,攻拔盛樂宮。魏世祖自將輕騎討之,三日二夜至雲中。紇升蓋引騎圍魏主五十餘重,騎逼馬首,相次如堵。將士大懼,魏主顏色自若,眾情乃安。紇升蓋以弟子於陟斤為大將,魏人射殺之;紇升蓋懼,遁去。尚書令劉絜言于魏主曰:「大檀自恃其眾,必將復來,請俟收田畢,大發兵為二道,東西併進以討之。」魏主然之。

九月,丙子,立妃袁氏為皇后;耽之曾孫也。

冬,十月,吐谷渾威王阿柴卒。阿柴有子二十人,疾病,召諸子弟謂之曰:「先公車騎,以大業之故,舍其子拾虔而授孤;孤敢私于緯代而忘先君之志乎!我死,汝曹當奉慕璝為主。」緯代者,阿柴之長子;慕璝者,阿柴之母弟、叔父烏紇提之子也。阿柴又命諸子各獻一箭,取一箭授其弟慕利延使折之,慕利延折之;又取十九箭使折之,慕利延不能折。阿柴乃諭之曰:「汝曹知之乎?孤則易折,眾則難摧。汝曹當戮力一心,然後可以保國寧家。」言終而卒。

慕璝亦有才略,撫納秦、涼失業之民及氐、羌雜種至五六百落,部眾轉盛。

十二月,魏主命安集將軍長孫翰、安北將軍尉眷北擊柔然,魏主自將屯柞山。柔然北遁,諸軍追之,大獲而還。翰,肥之子也。

詔拜營陽王母張氏為營陽太妃。

林邑王范陽邁寇日南、九德諸郡。

宕昌王梁彌怱遣子彌黃入見于魏。宕昌,羌之別種也。羌地東接中國,西通西域,長數千里,各有酋帥,部落分地,不相統攝;而宕昌最強,有民二萬餘落,諸種畏之。

夏主將廢太子璝而立少子酒泉公倫。璝聞之,將兵七萬北伐倫。倫將騎三萬拒之,戰于高平,倫敗死。倫兄太原公昌將騎一萬襲璝,殺之,並其眾八萬五千,歸於統萬。夏主大悅,立昌為太子。夏主好自矜大,名其四門:東曰招魏,南曰朝宋,西曰服涼,北曰平朔。


太祖文皇帝上之上元嘉二年(乙丑,公元四二五年)

春,正月,徐羡之、傅亮上表歸政,表三上,帝乃許之。丙寅,始親萬機。羡之仍遜位還第,徐羡之、程道惠及吳興太守王韶之等並謂非宜,敦勸甚苦,乃復奉詔視事。

辛未,帝祀南郊,大赦。

己卯,魏主還平城。

二月,燕有女子化為男。燕主以問群臣,沿書左丞傅權對曰:「西漢之末,雌鷄化為雄,猶有王莽之禍。況今女化為男,臣將為君之兆也。」

三月,丙寅,魏主尊保母竇氏為保太后。密後之殂也,世祖尚幼,太宗以竇氏慈良,有操行,使保養之。竇氏撫視有恩,訓導有禮,世神德之,故加以尊號,奉養不異所在。

丁巳,魏以長孫嵩為太尉,長孫翰為司徒,奚斤為司空。

夏,四月,秦王熾磐遣平遠將軍叱盧犍等,襲河西鎮南將軍沮渠白蹄于臨松,擒之,徙其民五千餘戶于枹罕。

魏主遣龍驤將軍步堆等來聘,始復通好。

六月,武都惠文王楊盛卒。初,盛聞晉亡,不改義熙年號,謂世子玄曰:「吾老矣,當終為晉臣,汝善事宋帝。」及盛卒,玄自稱都督隴右諸軍事、征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秦州刺史、武都王,遣使來告喪,始用元喜年號。

秋,七月,秦王熾磐鎮南將軍吉毘等南擊黑水羌酋丘擔,大破之。

八月,夏武烈帝殂,葬嘉平陵,廟號世祖;太子昌即皇帝位。大赦,改元承光。

王弘自以始不預定策,不受司空;表讓彌年,乃許之。乙酉,以弘為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冬,十月,丘擔以其眾降秦,秦以擔為歸善將軍;拜折衝將軍乞伏信帝為平羌校尉以鎮之。

癸卯,魏主大舉伐柔然,五道併進。長孫翰等從東道出黑漠,廷尉卿長孫道生等出白、黑二漠之間,魏主從中道,東平公娥清出慄園,奚斤等從西道,出爾寒山。諸軍至漠南,舍輜重,輕騎,賫十五日糧,度漠擊之。柔然部落大驚,絶跡北走。

十一月,以武都世子玄為北秦州刺史、武都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