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墨子    P 25


作者:墨子
頁數:25 / 40
類別:哲學

 

墨子

作者:墨子
第25,共40。
則此親而不善以得其罰者也。然則天之所使能者,誰也?曰:若昔者禹、稷、皋陶是也。何以知其然也?先王之書《呂刑》道之,曰:「皇帝清問下民,有辭有苗。曰:‘群後之肆在下,明明不常,鰥寡不蓋。德威維威,德明維明。’乃名三後,恤功於民。伯夷降典,哲民維刑。禹平水土,主名山川。稷隆播種,農殖嘉穀。三後成功,維假於民。」則此言三聖人者,謹其言,慎其行,精其思慮,索天下之隱事遺利,以上事天,則天鄉其德。下施之萬民,萬民被其利,終身無已。
故先王之言曰:「此道也,大用之,天下則不窕;小用之,則不困;修用之,則萬民被其利,終身無已。」《周頌》道之曰:「聖人之德,若天之高,若地之普。其有昭於天下也,若地之固,若山之承,不坼不崩。若日之光,若月之明,與天地同常。」則此言聖人之德章明博大,埴固以修久也。故聖人之德,蓋總乎天地者也。今王公大人欲王天下、正諸侯,夫無德義,將何以哉?其說將必挾震威強。今王公大人,將焉取挾震威強哉?傾者民之死也?民,生為甚欲,死為甚憎。所欲不得,而所憎屢至,自古及今,未嘗能有以此王天下、正諸侯者也。今大人欲王天下、正諸侯,將欲使意得乎天下,名成乎後世,故不察尚賢為政之本也?此聖人之厚行也!
○尚賢下第十

子墨子言曰:天下之王公大人,皆欲其國家之富也,人民之眾也,刑法之治也。然而不識以尚賢為政其國家百姓,王公大人本失尚賢為政之本也。苟若王公大人本失尚賢為政之本也,則不能毋舉物示之乎?今若有一諸侯於此,為政其國家也,曰:「凡我國能射禦之士,我將賞貴之。不能射禦之士,我將罪賤之。」

問於若國之士,孰喜孰懼?我以為必能射禦之士喜,不能射禦之士懼。我賞因而誘之矣,曰:「凡我國之忠信之士,我將賞貴之。不忠信之士,我將罪賤之。」問於若國之士,孰喜孰懼?我以為必忠信之士喜,不忠不信之士懼。今惟毋以尚賢為政其國家百姓,使國為善者勸,為暴者沮。大以為政於天下,使天下之為善者勸,為暴者沮。然昔吾所以貴堯、舜、禹、湯、文、武之道者,何故以哉?以其唯毋臨眾發政而治民,使天下之為善者可而勸也,為暴者可而沮也。然則此尚賢者也,與堯、舜、禹、湯、文、武之道同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