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基督山恩仇上 第 1 頁


第01章 船到馬賽 一八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在避風堰瞭望塔上的瞭望員向人們發出了信號,告之三桅帆船法老號到了。它是從士麥拿出發經過的裡雅斯特和那不勒斯來的。立刻一位領港員被派出去,繞過伊夫堡,在摩琴海岬和裡翁島之間登 ...
作者:大仲馬 / 頁數:(1 / 219)




01章 船到馬賽

一八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在避風堰瞭望塔上的瞭望員向人們發出了信號,告之三桅帆船法老號到了。它是從士麥拿出發經過的裡雅斯特和那不勒斯來的。立刻一位領港員被派出去,繞過伊夫堡,在摩琴海岬和裡翁島之間登上了船。

聖·琪安海島的平台上即刻擠滿了看熱閙的人。在馬賽,一艘大船的進港終究是一件大事,尤其是象法老號這樣的大船,船主是本地人,船又是在佛喜造船廠裡建造裝配的,因而就特別引人注目。

法老號漸漸駛近了,它已順利通過了卡拉沙林島和傑羅斯島之間由幾次火山爆發所造成的海峽,繞過波米琪島,駛近了港口。儘管船上扯起了三張主桅帆,一張大三角帆和一張後桅帆,但它駛得非常緩慢,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以致岸上那些看熱閙的人本能地預感到有什麼不幸的事發生了,於是互相探問船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不幸的事。不過那些航海行家們一眼就看出,假如的確發生了什麼意外事情的話,那一定與船的本身無關。因為從各方面來看,它並無絲毫失去操縱的跡象。領港員正在駕駛着動作敏捷的法老號通過馬賽港狹窄的甬道進口。在領港員的旁邊,有一青年正在動作敏捷地打着手勢,他那敏鋭的眼光注視着船的每一個動作,並重複領港員的每一個命令。

岸上看熱閙的人中瀰漫著一種焦躁不安的情緒。其中有一位忍耐不住了,他等不及帆船入港就跳進了一隻小艇迎着大船駛去,那只小艇在大船到裡瑟夫灣對面的地方時便靠攏了法老號。

大船上的那個青年看見了來人,就摘下帽子,從領港員身旁離開並來到了船邊。他是一個身材瘦長的青年,年齡約莫有十九歲左右的樣子,有着一雙黑色的眼睛和一頭烏黑的頭髮;他的外表給人一種極其鎮定和堅毅的感覺,那種鎮定和堅毅的氣質是只有從小就經過大風大浪,艱難險阻的人才具有的。

「啊!是你呀,唐太斯?」小艇的人喊道。「出了什麼事?為什麼你們船上顯得這樣喪氣?」

「太不幸了,莫雷爾先生!」那個青年回答說,「太不幸了,尤其是對我!在契維塔韋基亞附近,我們失去了我們勇敢的萊克勒船長。」


「貨呢?」船主焦急地問。

「貨都安全,莫雷爾先生,那方面我想你是可以滿意的。但可憐的萊克勒船長——」

「貨物怎麼樣」?船主問道。

「貨物未受任何損失,平安到達。不過,可憐的萊克勒船長他……」「他怎麼了?出了什麼事?」船主帶著稍微放鬆一點的口氣問。「那位可敬的船長怎麼了?」

「他死了。」

「掉在海裡了嗎?」

「不,先生,他是得腦膜炎死的,臨終時痛苦極了。」說完他便轉身對船員喊到:「全體注意!準備拋錨!」

全體船員立刻按命令行動起來。船上一共有八個到十個海員,他們有的奔到大帆的索子那裡,有的奔到三角帆和主帆的索子那裡,有的則去控制轉帆索和卷帆索。那青年水手四下環視了一下,看到他的命令已被迅速準確地執行,便又轉過臉去對著船主。

「這件不幸的事是怎麼發生的?」船主先等了一會兒便又重新拾起話題。

「唉,先生!完全是始料不到的事。在離開那不勒斯以前,萊克勒船長曾和那不勒斯港督交談了很久。開船的時候,他就覺得頭極不舒服。二十四個小時後,他就開始發燒,三天後就死了。我們按慣例海葬了他,想來他也可以安心長眠了。我們把他端端正正地縫裹在吊床裡,頭腳處放了兩塊各三十六磅重的鉛塊,就在艾爾及里奧島外把他海葬了。我們把他的佩劍和十字榮譽勛章帶了回來準備交給他的太太做紀念。船長這一生總算沒虛度了。青年的臉上露出一個憂鬱的微笑,又說,“他和英國人打仗打了十年,到頭來仍能象常人那樣死在床上。」

「愛德蒙,你知道,」船主說道,他顯得越來越放心了,「我們都是凡人,都免不了一死,老年人終究要讓位給青年人。不然,你看,青年人就無法得到陞遷的機會,而且你已向我保證貨物——」

「貨物是完好無損的,莫雷爾先生,請相信我好了。我想這次航行你至少賺二萬五千法郎呢。」

這時,船正在駛過圓塔,青年就喊道:「注意,準備收主帆,後帆和三角帆!」

他的命令立刻被執行了,猶如在一艘大戰艦上一樣。

「收帆!卷帆!」最後那個命令剛下達完,所有的帆就都收了下來,船在憑藉慣性向前滑行,几乎覺不到是在向前移動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