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懺悔錄    P 26


作者:盧梭
頁數:26 / 0
類別:自傳

 

懺悔錄

作者:盧梭
第26,共0。
 再說,我的任何一種佔有支配地位的慾念,都是不能用金錢收買的東西。我所追求的是純潔的玩樂,而金錢會把一切玩樂都玷污。比方說,我喜歡美味,但是,我受不了高朋滿座時的拘束,也受不了小酒館裡的放蕩,我只能跟一個知已共享其樂;我不能獨餐,因為獨餐時,我便胡思亂想,結果就會食而不知其味。如果我心裡焚起情慾之火,需要女人的話,那麼,我這顆興奮起來的心所更渴望的是愛情。凡是可以用金錢得到手的女人,在我的眼睛裡,她們所有的動人之處,都會蕩然無存,我甚至懷疑我是否還願意跟這種女人在一起。我對於唾手可得的享樂都是如此。如果它們需要出錢買,我便感到索然無味。我愛的是那些只有我一個人首先嘗到味道的東西。

我不但從來不象世人那樣看重金錢,甚至也從來不曾把金錢看做多麼方便的東西;金錢本身是毫無用處的,要享受它,必須把它變成別的東西:必須購買,必須討價還價,必須時常受騙;雖擲千餘,難遂所願。我本想得到一件質地好的貨色,但如果用錢去買,弄到手必然是一件劣貨。我以高價買鮮蛋,結果是個臭蛋;我以高價購買成熟的水果,結果是個未成熟的;我以高價找個純潔少女,結果是個淫蕩的。我好美酒,但是到哪兒去找?到酒肆去嗎?不論我怎樣預防,結果我得到的還是傷身的劣酒。如果我非要稱心滿意不可,那便要操多少心,弄多少麻煩!我必須結識許多朋友,找代理人,送佣金,寫信,東奔西走,佇候佳音,而結果往往還是上當。金錢金錢,煩惱根源!我怕金錢,甚於我愛美酒。在我學徒時期和學徒以後的時期,我曾經千百次地想出去買點甜美的吃食。我走到一家點心鋪門前,看見櫃檯那裡有幾個女人,我心裡就想,她們又說又笑,一定是在嘲笑我這個小饞鬼呢。我又走到一家水果店門口,瞟着鮮艷誘人的梨,但是,有兩三個小伙子就在旁邊盯着我,我的一個熟人正站在店舖門前,我又看見有一個姑娘從遠處走來,便懷疑她是不是家裡那個女仆?由於我是近視眼,我產生種種的幻覺,我把所有的過路者都當成熟人了。總之,不管在那兒,我都覺得膽怯,都知難而退;我越覺得不好意思,瞅着那些東西就越眼饞。到末了,我只好象一個傻瓜似的,帶著饞涎欲滴的食慾轉回家去;我口袋裏的錢雖然足可供我一頓美餐,但我不敢買任何東西。



  
在我自己或別人使用我的金錢的時候,我所經常感受到的困窘、羞慚、厭惡、麻煩以及其他種種的不快,如果必須把它們都—一寫出來,那就得記一大篇枯燥無味的細賬。但是,讀者在逐漸瞭解我的生活的時候,一定會逐漸熟悉我的性格,因此,用不着我來贅述,他們便會瞭解前面所講的一切了。

一旦有了這些瞭解,人們就容易明白我所具有的矛盾之一就是:對於金錢的極端吝惜與無比鄙視兼而有之。對於我,金錢並不是多麼可人意的東西;當我沒有它的時候,我決不想它;當我有它的時候,由於我不知道怎樣使用才合我的心意,只好把它長期存放起來;但是,只要遇到適意的良機,我便順手花掉,連錢包空了都不知道。不過,不要從我身上尋找守財奴的怪癖——為了擺闊而大手大腳地花錢;恰恰相反,我總是偷偷地花錢,其目的完全是為了自己的快樂;我決不以揮金如土來炫耀自己,而是儘量隱蔽。我深深覺得,金錢不是由我這樣的人使用的東西;只要手頭有幾文,我都感到可恥,更不用說去使用它了。萬一我有一筆足能讓我過愜意生活的收入,老實說,我決不會當一個守財奴。我一定把這筆款子統統花光,並不用它生利吃息。可是,我的不安定處境使我害怕。我熱愛自由,我憎惡窘迫、苦惱和依附別人。只要我口袋裏有錢,我便可以保持我的獨立,不必再費心思去另外找錢。窮困逼我到處去找錢,是我生平最感頭痛的一件事。我害怕囊空如洗,所以我吝惜金錢。我們手裡的金錢是保持自由的一種工具;我們所追求的金錢,則是使自己當奴隷的一種工具。正因為這樣,我才牢牢掌握自己佔有的金錢,不貪求沒有到手的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