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懺悔錄    P 95


作者:盧梭
頁數:95 / 0
類別:自傳

 

懺悔錄

作者:盧梭
第95,共0。
 我在這一章裡所記述的一切情況,前前後後似乎都記得相當清楚。但是,我又記得,彷彿就在這一段時間,我還到里昂去過一次。我不能確切指出是什麼時候,總之,我那時可說是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有一件十分難以出口的怪事,使我永遠也不能忘記那次旅行。一天晚上,我吃過一頓十分簡單的晚飯以後,一個人坐在貝勒古爾廣場上,心裡琢磨着怎樣才能擺脫窘況,正在這時候,一個戴無檐帽的男人坐到我的身邊,看樣子這個人象是絲織業的工人,也就是里昂人所謂織錦緞工人。他向我搭話,我回答了他,我們就這樣談了大約一刻鐘,接着他便以同樣冷漠和毫無變化的聲調向我建議同他一起玩玩。我正等他說明究竟是怎麼個玩法時,他卻一句話不說地準備先給我做一個示範動作。我們差不多要挨在一起了,黑黯的夜色尚不足以妨礙我看見他正在準備幹什麼。他沒有要侵犯我的人身的跡象,起碼他沒有顯示出一點這樣的意圖,而且這地方對他說來也是不方便的。他的意思完全跟他方纔向我說的一樣:他玩他的,我玩我的,各人玩各人的。這種事在他看來極其自然,所以他竟認為我一定也跟他一樣把這種事看得十分簡單。我對他這種醜惡的舉動感到非常恐懼,一句話也沒說,立刻站起來飛快地跑開了,心裡一直害怕這個下流傢伙也許要追趕我。我當時簡直嚇糊塗了,本來應該從聖多明我街回到我的住處,我卻向渡口方面跑去,一直跑到木橋那邊才停下來,我渾身哆嗦,就象剛剛犯了一樁什麼罪似的。我自己本來也有這種惡習,但是有關這事的回憶使我在好長時間裡擯棄了這種惡習。

在這次旅行中,我遇到了另一件差不多同樣性質而且對我更加危險的怪事。眼看我的錢就要花光了,我就竭力節省剩下的一點兒錢。我先是不象從前那樣常在旅店吃飯,不久我就完全不在那裡吃了,在小飯鋪花五六個蘇就能吃一頓,而在旅店得花二十五個蘇。既然不在旅店吃飯,我也就不好意思再在那裡住宿,這倒不是因為我欠女店主多少債,而是因為我只占一個房間叫女店主賺不了多少錢,心裡實在過意不去。這時正是好季節。一天晚上,天氣非常熱,我決定在外邊廣場上過夜,我在一張長凳上躺下以後,一個從旁經過的教士看見我這樣躺着,就走上前來問我是不是沒有住處。我向他說明了我的情況,他顯出很同情的樣子,便在我的身邊坐下來。他說的話我很愛聽,所談的一切使我對他有了一個極好的印象。當他看我已經被他籠絡住了以後,就對我說,他的住處並不闊綽,只有一個房間,但他決不肯讓我這樣睡在露天廣場上,他說當晚再給我找住處已經遲了,他願意把自己的床鋪讓給我一半。我接受了這種美意,園為我已有心結識他這樣一個或許對我有用的朋友。我們一同到了他的住所,他點上了燈。我覺得他的房間雖小,卻還整潔,他很有禮貌地招待了我。他從柜子裡拿出一個玻璃瓶,裡面盛着酒浸的櫻桃,我們每人吃了兩枚就睡下了。


  



  
這個人和我們教養院的那個猶太人有着同樣的癖好,不過表現得不那麼粗野。也許怕逼得我抵抗起來,因為他知道我一嚷就會讓別人聽見,也許是他對自己的計劃實在沒什麼把握,他沒敢公然向我提出那種要求,於是就在不驚動我的情況下設法挑逗我。由於我這次不象上次那樣毫無經驗,我立刻明白了他的目的,並且為此而顫慄起來;我既不知道住到了什麼地方,也不知道我落到了什麼人手裡,我很怕吵嚷起來會送了命。我裝出不懂他對我有什麼意圖的樣子,但同時對他的撫愛表示了極端的厭煩,以至決心不讓他的舉動再向前發展。我當時處理得很好,使他不得不剋制自己一些。那時我儘可能地用最溫和和最堅決的話和他談,不顯出對他有任何懷疑的樣子,我把過去所遇到的怪事向他講了,藉以說明我方纔表現不安的原因。我是用充滿厭惡和憎恨的詞句同他談的,我相信我這麼一說,他聽著也有點噁心,終於不得不完全放棄了他那齷齪的企圖。然後我們便平靜地過了一夜,他甚至還向我談了一些有用的和有道理的話。他雖然是個大流氓,但無疑是個聰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