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水滸傳 上 第 10 頁


矛、錘、弓、弩、銃、鞭、簡、劍、鏈、撾, 斧、鉞並戈、戟、牌、棒與槍、杈。 話說這史進第六日在莊上管待王教頭母子二人,指教武藝。史太公自去華陰縣中承當裡正,不在話下。 不覺荏苒光陰,早過半年之上。 前後得半年之上,史 ...
作者:施耐庵 / 頁數:(10 / 299)

矛、錘、弓、弩、銃、鞭、簡、劍、鏈、撾,


斧、鉞並戈、戟、牌、棒與槍、杈。

話說這史進第六日在莊上管待王教頭母子二人,指教武藝。史太公自去華陰縣中承當裡正,不在話下。

不覺荏苒光陰,早過半年之上。

前後得半年之上,史進十八般武藝,矛,錘,弓,弩,銃,鞭,簡,劍,鏈,撾斧,鉞並戈,戟,牌,棒與槍,杈,從新學得十分學得精熟。

多得王進盡心指教,點撥得件件都有奧妙。

王進見他學得精熟了,自思在此雖好,只是不了;一日,想起來,相辭要上延安府去。

史進那裡肯放,說道:「師父只在此間過了。小弟奉養你母子二人以終天年,多少是好。」

王進道:「賢弟,多蒙你好心,只此十分之好;只恐高太尉追捕到來,負累了你,恐教賢弟亦遭縲紲之厄,不當穩便;以此兩難。我一心要去延安府投着在老種經略處勾當。那裡是鎮守邊庭,用人之際,足可安身立命。」

史進並太公苦留不住,只得安排一個席筵送行,托出一盤--兩個段子,一百兩花銀謝師。

次日,史進收拾了擔兒.備了馬,母子二人相辭史太公。

史進請娘乘了馬,望延安府路途進發。

史進叫莊客挑了擔兒,親送十里之程,心中難捨。

史進當時拜別了師父,灑淚分手,和莊客自回。

王教頭依舊自挑了擔兒,跟着馬,母子二人自取關西路上去了。


話中不說王進去投軍役。

只說史進回到莊上,每日只是打熬氣力;亦且壯年,又沒老小,半夜三更起來演習武藝,白日裡只在莊射弓走馬。

不到半載之間,史進父親太公染患病證,數日不起。

史進使人遠近請醫士看治,不能痊可。

嗚呼哀哉,太公歿了。

史進一面備棺槨盛殮,請僧修設好事,追齋理七,薦拔太公;又請道士建立齋醮,超度升天,整做了十數壇好事功果道場,選了吉日良時,出喪安葬,滿y中T四百史家莊戶都來送喪掛孝,埋殯在村西山上祖墳內了。

史進家自此無人管業。

史進又不肯務農,只要尋人使家生,較量槍棒。

自史太公死後,又早過了三四個月日。

時當六月中旬,炎天正熱,那一日,史進無可消遣,提個交床坐在打麥場柳陰樹下乘涼。

對面松林透過風來,史進喝采道:「好涼風!」

正乘涼哩,只見一個人探頭探腦在那裡張望。

史進喝道:「作怪!誰在那裡張俺莊上?」

史進跳起身來,轉過樹背後,打一看時,認得是獵戶兔李吉。

史進喝道:「李吉,張我莊內做甚麼?莫不是來相腳頭!」

李吉向前聲諾道:「大郎,小人要尋莊上矮邱乙郎吃碗酒,因見大郎在此乘涼,不敢過來衝撞。」

史進道:「我且問你∶往常時你只是擔些野味來我莊上賣,我又不曾虧了你,如何一向不將來賣與我?敢是欺負我沒錢?」

李吉答道:「小人怎敢;一向沒有野味,以此不敢來。」

史進道:「胡說!偌大一個少華山,恁地廣闊,不信沒有個獐兒,兔兒?」

李吉道:「大郎原來不知。如今山上添了一夥強人,紮下一個山寨,聚集着五七百個小嘍囉,有百十匹好馬。為頭那個大王喚作」神機軍師「朱武,第二個喚做」跳澗虎「陳達,第三個喚做」白花蛇「楊春∶這三個為頭打家劫舍。華陰縣裡禁他不得,出三千貫賞錢,召人拿他。誰敢上去拿他?因此上,小人們不敢上山打捕野味,那討來賣!」

史進道:「我也聽得說有強人。不想那廝們如此大弄。必然要惱人。李吉,你今後有野味時尋些來。」

李苦唱個喏自去了。

史進歸到廳前,尋思「這廝們大弄,必要來薅惱村坊。既然如此」便叫莊客揀兩頭肥水牛來殺了,莊內自有造下的好酒,先燒了一陌順溜紙,「便叫莊客去請這當村裡三四百史家村戶都到家中草堂上,序齒坐下,教莊客一面把盞勸酒。史進對眾人說道:」我聽得少華山上有三個強人,聚集着五七百小嘍囉打家劫舍。這廝們既然大弄,必然早晚要來俺村中羅噪。我今特請你眾人來商議。倘若那廝們來時,各家準備。我莊上打起梆子,你眾人可各執槍棒前來救應;你各家有事,亦是如此。遞相救護,共保村坊。如果強人自來,都是我來理會。"

眾人道:「我等村農只靠大郎做主,梆子響時,誰敢不來。」

當晚眾人謝酒,各自分散回家,準備器械。

自此,史進修整門戶牆垣,安排莊院,設立幾處梆子,拴束衣甲,整頻刀馬,防賊寇,不在話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