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水滸傳 上 第 11 頁


 且說少華山寨中三個頭領坐定商議∶為頭的神機軍師朱武,那人原是定遠人氏,能使兩口雙刀,雖無十分本事。 精通陣法,廣有謀略;第二個好漢,姓陳,名達,原是鄴城人氏,使一條出白點鋼槍;第三個好漢,姓楊,名春,蒲州解良縣人氏,使一口大桿刀。 ...
作者:施耐庵 / 頁數:(11 / 299)

 且說少華山寨中三個頭領坐定商議∶為頭的神機軍師朱武,那人原是定遠人氏,能使兩口雙刀,雖無十分本事。


精通陣法,廣有謀略;第二個好漢,姓陳,名達,原是鄴城人氏,使一條出白點鋼槍;第三個好漢,姓楊,名春,蒲州解良縣人氏,使一口大桿刀。

當日,朱武當與陳達,楊春說道:「如今我聽知華陰縣裡出三千賞錢,召人捉我們,誠恐來時要與他廝殺。只是山寨錢糧欠少,如何不去劫擄些來,以供山寨之用?聚積些糧食在寨裡,防備官軍來時,好和他打熬。」

跳澗虎陳達道:「說得是。如今便去華陰縣裡先問他借糧,看他如何。」

白花蛇楊春道:「不要華陰縣去;只去蒲城縣,萬無一失。」

陳達道:「蒲城縣人戶稀少,錢糧不多,不如只打華陰縣;裡人民豐富,錢糧廣有。」

楊春道:「哥哥不知。若是打華陰縣時,須從史家村過。那個九紋龍史進是個大蟲,不可去撩撥他。他如何肯放我們過去?」

陳達道:「兄弟懦弱!一個村坊,過去不得,怎地敢抵敵官軍?」

楊春道:「哥哥,不可小了他!那人端的了得!」

朱武道:「我也曾聞他十分英雄,說這人真有本事。兄弟,休去罷。」

陳達叫將起來,說道:「你兩個閉了烏嘴!」長別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他只是一個人,須不三頭六臂?我不信!」喝叫小嘍囉:「快備我的馬來!如今便先去打史家莊,後取豹陰縣!」

朱武、楊春再三諫勸。

陳達那裡肯聽,隨即披掛上馬,點了一百四五十小嘍囉,鳴鑼擂鼓,下山望史家村去了。

且說史進正在莊前整制刀馬,只見莊客報知此事。

史聽得,就莊上敲起梆子來。

那莊前,莊後,莊東,莊西,三四百家莊戶,聽得梆子響,都拖槍曳棒,聚起三四百人,一齊都到史家莊上。


看了史進,頭戴一字巾,身披朱紅甲;上穿青錦襖,下着抹綠靴;腰繫皮搭,前後鐵掩心;一張弓,一壺箭,手裡拿一把三尖兩刃四竅八環刀。

莊客牽過那匹火炭赤馬。

史進上了馬,綽了刀,前面擺着三四十壯健的莊客,後面列着八九十村蠢的鄉夫及史家莊戶,都跟在後頭,一齊吶喊,直到村北路口。

那少華山陳達引了人馬飛奔到山坡下,將小嘍囉擺開。

史進看時,見陳達頭戴干紅凹面巾,身披裡金生鐵甲;上穿一領紅衲襖,腳穿一對弔墩靴;腰繫七尺攢綫搭;坐騎一匹高頭白馬;手中橫着丈八點鋼矛。

小嘍囉趁勢便吶喊。

二員將就馬上相見。

陳達在馬上看著史進,欠身施禮。

史進喝道:「汝等殺人放火,打家劫舍,犯着彌天大罪,都是該死的人!你也須有耳朵!好大膽!直來太歲頭上動土!」

陳達在馬上答道:「俺山寨裡欠少些糧,欲往華陰縣借糧;經由貴莊,假一條路,並不敢動一根草。可放我們過去,回來自當拜謝。」

史進道:「胡說!俺家現當裡正,正要拿你這伙賊;今日倒來經由我村中過卻不拿你,倒放你過去,本縣知道,須連累於我。」

陳達道:「」四海之內,皆兄弟也;「相煩借一條路。」

史進道:「甚麼閒話!我便肯時,有一個不肯!你問得他肯便去!」

陳達道:「好漢,叫我問誰?」

史進道:「你問得我手裡這口刀肯,便放你去!」

陳達大怒道:「趕人不要趕上!休得要逞精神!」

史進也怒,輪手中刀,驟坐下馬,來戰陳達。

陳達也拍馬挺槍來迎史進。

兩個交馬,鬥了多時,史進賣個破綻,讓陳達把槍望心窩裡搠來;史進卻把腰閃,陳達和槍擷入懷裡來;史進輕舒猿臂,款扭狼腰,只一挾,把陳達輕輕摘離了嵌花鞍,款款揪住了綫搭,只一丟,丟落地,那匹戰馬撥風也似去了。

史進叫莊客把陳達綁了。

眾人把小嘍囉一趕都走了。

史進回到莊上,把陳達綁在庭心內柱上,等待一發拿了那賊首,一併解官請賞;且把酒來賞了眾人,教且權散。

眾人喝采:「不枉了史大郎如此豪傑!」

休說眾人歡喜飲酒。

卻說朱武、楊春,兩個正在寨裡猜疑,捉摸不定,且教小嘍囉再去探聽消息。只見回去的人牽着空馬,奔到山前,只叫道:「苦也!陳家哥哥不聽二位哥哥所說,送了性命!」

朱武問其緣故。

小嘍囉備說交鋒一節,「怎當史進英雄!」

朱武道:「我的言語不聽,果有此禍!」

楊春道:「我們盡數都去與他死並,如何?」

朱武道:「亦是不可;他尚自輸了,你如何並得他過?我有一條苦計,若救他不得,我和你都休。」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