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水滸傳 上 第 12 頁


 楊春問道:「如何苦計?」 朱武附耳低言說道:「只除恁地」楊春道:「好計!我和你便去!事不宜遲!」 再說史進正在莊上忿怒未消,只見莊客飛報道:「山寨裡朱武,楊春自來了。」 史進道:「這廝合休!我教他兩個一發解官!快牽過馬來 ...
作者:施耐庵 / 頁數:(12 / 299)

 楊春問道:「如何苦計?」


朱武附耳低言說道:「只除恁地」楊春道:「好計!我和你便去!事不宜遲!」

再說史進正在莊上忿怒未消,只見莊客飛報道:「山寨裡朱武,楊春自來了。」

史進道:「這廝合休!我教他兩個一發解官!快牽過馬來!」

一面打起梆子。

眾人早都到來。

史進上了馬,正待出莊門,只見朱武、楊春,步行已到莊前,兩個雙雙跪下,擎着四行眼淚。

史進下馬來喝道:「你兩個跪下如何說?」

朱武哭道:「小人等三個累被官司逼迫,不得已上山落草。當初發願道:」不求同日生,只願同日死。"

雖不及關,張,劉備的義氣,其心則同。

今日小弟陳達不聽好言,誤犯虎威,已被英雄擒捉在貴莊,無計懇求,今來逕就死。

望英雄將我三人一發解官請賞,誓不皺眉。

我等就英雄手內請死,並無怨心!"

史進聽了,尋思道:「他們直恁義氣!我若拿他去解官請賞時,反教天下好漢們恥笑我不英雄。自古道:」大蟲不吃伏肉。"

「史進道:」你兩個且跟我進來。"

朱武、楊春,並無懼怯,隨了史進,直到後廳前跪下,又教史進綁縛。

史進三四五次叫起來。

他兩個那裡肯起來。

「惺惺惜惺惺,好漢識好漢。」


史進道:「你們既然如此義氣深重,我若送了你們,不是好漢。我放陳達還你,如何?」

朱武道:「休得連累了英雄,不當穩便,寧可把我們解官請賞。」

史進道:「如何使得。你肯吃我酒食麼?」

朱武道:「一死尚然不懼,何況酒肉乎!」

當時史進大喜,解放陳達,就後廳上座置酒設席管待三人。

朱武,楊春,陳達,拜謝大恩。

酒至數杯,少添春色。

酒罷,三人謝了史進,回山去了。

史進送出莊門,自回莊上。

卻說朱武等三人歸到寨中坐下,朱武道:「我們非這條苦計,怎得性命在此?雖然救了一人,卻也難得史大郎為義氣上放了我們。過幾日備些禮物送去,謝他救命之恩。」

卑休絮繁,過了十數日,朱武等三人收拾得三十兩蒜條金,使兩個小嘍囉送去史家莊上,當夜敲門。

莊客報知,史進火急披衣,來到莊前,問小嘍囉:「有甚話說?」

小嘍囉道:「三個頭領再三拜覆∶特使進獻些薄禮,酬謝大郎不殺之恩。不要推卻,望乞笑留。」

取出金子遞與。

史進初時推卻,次後尋思道:「既然好意送來,受之為當。」

叫莊客置酒管待小校吃了半夜酒,把些零碎銀兩賞了小校回山。

又過半月餘,朱武等三人在寨中商議擄掠得好大珠子,又使小嘍囉連夜送來莊上。

史進受了,不在話下。

又過了半月,史進尋思道:「也難得這三個敬重我,我也備些禮物回奉他。」次日,叫莊客尋個裁縫,自去縣裡買了三匹紅綿,裁成三領錦襖子;又揀肥羊煮了三個,將大盒子盛了,委兩個莊客送去。

史進莊上有個為頭的莊客王四,此人頗能答應官府,口舌利便,滿莊人都叫他做「賽伯當」史進教他一個得力的莊客,挑了盒擔,直送到山下。

小嘍囉問了備細,引到山寨裡見了朱武等。

三個頭領大喜,受了錦襖子並肥羊酒禮,把十兩銀子賞了莊客,每人吃了十數碗酒,下山同歸莊內,見了史進,說道:「山上頭領多多上覆」。

史進自此常常與朱武等三人往來。

不時間,只是王四去山寨裡送物事,不只一日。

寨裡頭領也頻頻地使人送金銀來與史進。

荏苒光陰,時遇八月中秋到來。

史進要和三人說話,約至十五夜來莊上賞月飲酒,先使莊客王四帶一封請書直至少華山上請朱武,陳達,楊春,來莊上赴席。

王四馳書逕到山寨裡,見了三位頭領,下了來書。

朱武看了大喜。

三個應允,隨即寫封回書,賞了王四五兩銀子,吃了十來碗酒。

王四下得山來,正撞着時常送物事來的小嘍囉,一把抱住,那裡肯放,又拖去山路邊村酒店裡吃了十數碗酒。

王四相別了回莊,一面走着,被山風一吹,酒卻湧上來,踉踉蹌蹌,一步一顛;走不得十里之路,見座林子,奔到裡面,望着那綠茸茸莎草地上撲地倒了。

原來打兔李吉正在那坡下張兔兒,認得是史家莊上王四,趕入林子裡來扶他,那裡扶得動,只見王四搭裡出銀子來。

李吉尋思道:「這廝醉了,...那裡討得許多?...何不拿他些?」

也是天罡星合當聚會,自是生出機會來∶李吉解那搭,望地下只一抖,那封回書和銀子都抖出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