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水滸傳 上 第 104 頁


 這裡五七個鄉夫自把大蟲縛了,抬下岡子來。到得嶺下,早有七八十人都哄將起來,先把死大蟲抬在前面,將一乘兜轎抬了武松,投本處一個上戶家來。那上戶裡正都在莊前迎接。把這大蟲扛到草廳上。卻有本鄉上戶,本鄉獵戶,三二十人,都來相探武松。眾人問道:「 ...
作者:施耐庵 / 頁數:(104 / 299)

 這裡五七個鄉夫自把大蟲縛了,抬下岡子來。到得嶺下,早有七八十人都哄將起來,先把死大蟲抬在前面,將一乘兜轎抬了武松,投本處一個上戶家來。那上戶裡正都在莊前迎接。把這大蟲扛到草廳上。卻有本鄉上戶,本鄉獵戶,三二十人,都來相探武松。眾人問道:「壯士高姓大名?貴鄉何處?」武松道:「小人是此間鄰郡清河縣人氏。姓武,名松,排行第二。因從滄州回鄉來,昨晚在岡子那邊酒店吃得大醉了,上岡子來,正撞見這畜生。」把那打虎的身分拳腳細說了一遍。眾上戶道:「真乃英雄好漢!」眾獵戶先把野味將來與武松把杯。


武松因打大蟲睏乏了,要睡。大戶便叫莊客打並客房,且教武松歇息。到天明,上戶先使人去縣裡報知,一面合具虎床,安排端正,迎接縣裡去。

天明,武鬆起來,洗漱罷,眾多上戶牽一腔羊,挑一擔酒,都在廳前伺候。武松穿了衣裳,整頓巾幘,出到前面,與眾人相見。眾上戶把盞,說道:「被這畜生正不知害了多少人性命,連累獵戶吃了幾頓限棒!今日幸得壯士來到,除了這個大害!第一,鄉中人民有福,第二,客侶通行,實出壯士之賜!」武松謝道:「非小子之能,托賴眾長上福蔭。」

眾人都來作賀。吃了一早晨酒食,抬出大蟲,放在虎床上。眾鄉村上戶都把段匹花紅來掛與武松。武松有些行李包裹,寄在莊上。一齊都出莊門前來。

早有陽谷縣知縣相公使人來接武松。都相見了,叫四個莊客將乘涼轎來抬了武松,把那大蟲扛在前面,也掛着花紅段匹,迎到陽谷縣裡來。

那陽谷縣人民聽得說一個壯士打死了景陽岡上大蟲,迎喝了來,皆出來看,鬨動了那個縣治。武松在轎上看時,只見亞肩疊背,閙閙攘攘,屯街塞巷,都來看迎大蟲。到縣前衙門口,知縣已在廳上專等,武鬆下了轎。扛着大蟲,都到廳前,放在甬道上。


知縣看了武松這般模樣,又見了這個老大錦毛大蟲,心中自忖道:「不是這個漢,怎地打得這個虎!」便喚武松上廳來。

武鬆去廳前聲了喏。知縣問道:「你那打虎的壯士,你卻說怎生打了這個大蟲?」武松就廳前將打虎的本事說了一遍。廳上廳下眾多人等都驚得獃了。知縣就廳上賜了幾杯酒,將出上戶湊的賞賜錢一千貫給與武松,武松稟道:「小人托賴相公的福蔭,偶然僥倖打死了這個大蟲,非小人之能,如何敢受賞賜。小人聞知這眾獵戶因這個大蟲受了相公的責罰,何不就把這一千貫給散與眾人去用?」知縣道:「既是如此,任從壯士。」

武松就把這賞錢在廳上散與眾人,獵戶。知縣見他忠厚仁德,有心要抬舉他,便道:「雖你原是清河縣人氏,與我這陽谷縣只在咫尺。我今日就參你在本縣做個都頭,如何?」武松跪謝道:「若蒙恩相抬舉,小人終身受賜。」

知縣隨即喚押司立了文案,當日便參武松做了步兵都頭。眾上戶都來與武松作慶賀喜,連連吃了三五日酒。武松自心中想道:「我本要回清河縣去看望哥哥,誰想倒來做了陽谷縣都頭。」自此上官見愛,鄉裡聞名。

又過了三二日,那一日,武松走出縣前來閒玩,只聽得背後一個人叫聲:「武都頭,你今日發跡了,如何不看覷我則個?」武松回頭來看了,叫聲:「阿呀!你如何卻在這裡?」不是武松見了這個人,有分教陽谷縣中,屍橫血染;直教鋼刀響處人頭滾,寶劍揮時熱血流。畢竟叫喚武都頭的正是甚人,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十三回 王婆貪賄說風情 鄆哥不忿閙茶肆

第二十三回

王婆貪賄說風情 鄆哥不忿閙茶肆

話說當日武都頭迴轉身來看見那人,撲翻身便拜。那人原來不是別人,正是武松的嫡親哥哥武大郎。武松拜罷,說道:「一年有餘不見哥哥,如何卻在這裡?」武大道:「二哥,你去了許多時,如何不寄封書來與我?我又怨你,又想你。」武松道:「哥哥如何是怨我想我?」武大道:「我怨你時,當初你在清河縣裡,要便吃酒醉了,和人相打,時常吃官司,教我要便隨衙聽候,不曾有一個月淨辦,常教我受苦,這個便是怨你處。想你時,我近來取得一個老小,清河縣人不怯氣,都來相欺負,沒人做主;你在家時,誰敢來放個屁;我如今在那裡安不得身,只得搬來這裡賃房居住,因此便是想你處。」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