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水滸傳 下    P 6


作者:施耐庵
頁數:6 / 0
類別:古典小說

 

水滸傳 下

作者:施耐庵
第6,共0。
 董超,薛霸收了銀子,相別歸家,收拾包裹,連夜起身。盧俊義道:小人今日受刑,杖瘡作痛,容在明日上路罷!薛霸罵道:你便閉了鳥嘴!老爺自晦氣,撞著你這窮神!沙門島往回六千里有餘,費多少盤纏!你又沒一文,教我們如何擺佈!盧俊義訴道:念小人負屈含冤,上下看視則個!董超罵道:你這財主們,閒常一毛不拔;今日天開眼,報應得快!你不要怨悵,我們相幫你走。盧俊義忍氣吞聲,只得走動。行出東門,董超,薛霸把衣包,雨傘,都掛在盧員外枷頭上,兩個一路上做好做惡,管押了行。看看天色傍晚,約行了十四五里,前面一個村鎮,尋覓客店安歇。當時小二哥引到後面房裡,安放了包裡。薛霸說道:老爺們苦殺,是個公人,那裡倒來伏侍罪人?你若要吃飯,快去燒火!盧俊義只得帶著枷來到廚下,問小二哥討了個草柴,縛做一塊,來灶前燒火。小二哥替他淘米做飯,洗刷碗盞。盧俊義是財主出身,這般事卻不會做,草柴火把又濕,又燒不著,一齊滅了;甫能儘力一吹,被灰眯了眼睛。董超又喃喃吶吶的罵。做得飯熟,兩個都盛去了,盧俊義並不敢討吃。兩個自吃了一回,剩下些殘湯冷飯,與盧俊義吃了。薛霸又不住聲罵了一回,吃了晚飯,又叫盧俊義去燒腳湯。等得湯滾,盧俊義方敢去房裡坐地。

兩個自洗了腳,掇一盆百煎滾湯賺盧俊義洗腳。方纔脫得草鞋,被薛霸扯兩條腿納在滾湯裡,大痛難禁。薛霸道:老爺伏侍你,顛倒做嘴臉!兩個公人自去炕上睡了;把一條鐵索將盧員外鎖在房門背後聲喚到四更,兩個公人起來,叫小二哥做飯,自吃飽了,收拾包裹要行。盧俊義看腳時,都是燎漿泡,點地不得。當日秋兩紛紛,路上又滑,盧俊義一步一顛,薛霸起水火棍,攔腰便打,董超假意去勸,一路上埋冤叫苦。離了村店,約行了十餘里,到一座大林。



  
盧俊義道:小人其實走不動了,可憐見權歇一歇!兩個做公帶入林子裡,正是東方漸明,未有人行。薛霸道:我兩個起得早了,好生因倦;欲要就林子裡睡一睡,只怕你走了。盧俊義道:小人插翅也飛不去!薛霸道:莫要著你道兒,且等老爺縛一縛!腰間解上麻索來,兜住盧俊義肚皮去那松樹上只一勒,反拽過腳來綁在樹上。薛霸對董超道:大哥,你去林子外立著;若有人來撞著;咳嗽為號。董超道:兄弟,放手快些個。薛霸道:你放心去看著外面。說罷,起水火棍,看著盧員外道:你休怪我兩個:你家主管教我們路上結果你。便到沙門島也是死,不如及早打發了!你到陰司地府不要怨我們。明年今日是你周年!盧俊義聽了,淚如雨下,低頭受死。薛霸兩隻手起水火棍望著盧員外腦門上劈將下來。董超在外面,只聽得一聲撲地響,只道完事了,慌忙走入來看時,盧員外依舊縛在樹上;薛霸倒仰臥在樹下,水火棍撇在一邊。董超道:卻又作怪!莫不使得力猛,倒吃一交?用手扶時,那裡扶得動,只見薛霸口裡出血,心窩裡露出三四寸長一枝小小箭桿,卻待要叫,只見東北角樹上,坐著一個人。聽得叫聲「著」!撇手響處,董超脖項上早中了一箭,兩腳蹬空,撲地也倒了。那人托地從樹上跳將下來,拔出解腕尖刀,割繩斷索,劈碎盤頭枷,就樹邊抱住盧員外放聲大哭。

盧俊義閃眼看時,認得是浪子燕青,叫道:小乙!莫不是魂魄和你相見麼?燕青道:小乙直從留守司前跟定這廝兩個到此。不想這廝果然來這林子裡下手。如今被小乙兩弩箭結果了,主人見麼?盧俊義道:雖然你強救了我性命,卻射死了這兩個公人。這罪越添得重,待走那裡去的是?燕青道:當初都是宋公明苦了主人;今日不上樑山泊時,別無去處。盧俊義道:只是我杖瘡發作,腳皮破損,點地不得!燕青道:事不宜遲,我背著主人去。心慌手亂,便踢開兩個死屍,帶著弓,插了腰刀,了水火棍,背著盧俊義,一直望東便走;十到十數里,早馱不動,見了個小小村店,入到裡面,尋房住下;叫做飯來,權且充饑。兩個暫時安歇這裡。卻說過往的看見林子裡射死兩個公人在彼,近處社長報與裡正得知,卻來大名府裡首告,隨即差官下來檢驗,卻是留守司公人董超,薛霸。回覆梁中書,著落大名府緝捕觀察,限了日期,要捉凶身。做公的人都來看了,「論這箭,眼見得是浪子燕青的。事不宜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