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安娜·卡列尼娜 下    P 15


作者:托爾斯泰
頁數:15 / 0
類別:世界名著

 

安娜·卡列尼娜 下

作者:托爾斯泰
第15,共0。
 「那就是說,你採用了別人的思想,去掉了構成它的核心實質的全部要素,而且想使人相信這是什麼新的東西,」尼古拉說,忿怒地扭動着打着領帶的脖頸。
「但是我的思想與此毫無共同之處……」
「那邊,至少,」尼古拉說,浮着一絲譏刺的微笑,他的眼睛惡意地閃爍着,「有一種所謂幾何學的明確和清晰的魅力。那也許是烏托邦。但是一旦承認可能把過去的一切變成tabularasa①:沒有私有財產,沒有家族,那麼勞動就自然地會調整好。可是你呢,你什麼都沒有……」
「你為什麼要混淆黑白呢?我從來不是共產主義者。」

「可是我從前倒是,而且我認為它雖然為時尚早,但卻是合理的,它正像初期的基督教一樣,是有前途的。」
「我只是主張應該從自然科學的觀點去分析勞動力;那就是說,應該研究它,承認它的特性……」
「但那完全是白費勁。勞動力會按照它的發展階段而自動地找到一定的活動形式的。最初到處是奴隷,後來是metayerBs②;而我們卻有收穫平分制、地租和僱農,——你到底要探求什麼呢?」
①拉丁語:光板(意即把過去的一切都抹掉)。
②英語:佃農。
列文一聽到這話就突然冒起火來,因為在他的心底里,他惟恐這是真的——惟恐真的是他極力想在共產主義和現存的生活方式之間保持平衡,而且簡直是不可能的。
「我想探求一種對於我自己和對於勞動者都有利的勞動方法。我想要組織……」他激烈地回答說。
「你並不想要組織什麼;這不過是你一貫地想要標新立異,想要表示你並不只是在剝削農民,而且還抱著什麼理想哩。」

「啊,好的,你既然這樣想,——就不要管我吧!」列文回答說,感覺到他左頰的筋肉在抑制不住地抽搐着。
「你從來沒有過,而且也沒有信念;你只不過是想要滿足你的自尊心罷了。」
「啊,好極了,那麼就不要管我吧!」
「我是不管你!而且早就是時候了,你滾吧!我真懊悔不該來!」
不管列文後來如何費盡苦心去勸慰哥哥,尼古拉一句也不聽,聲言還是大家分手的好,康斯坦丁明白這只是因為生活對於他是太難以忍受的緣故。
當康斯坦丁又走到他面前,有點不自然地說如果什麼地方得罪了他,就請他原諒的時候,尼古拉已經準備動身了。
「噢,好寬宏大量!」尼古拉說著,微微一笑。「假如你希望自己是對的,我可以滿足你這種願望。你是對的,可是我還是要走。」
僅僅在臨走的時候,尼古拉才吻了吻他,突然帶著異樣的嚴肅神情望瞭望弟弟,這樣說道:
「無論怎樣,不要懷恨我吧,科斯佳!」說著,他的聲音顫抖了。
這是他們之間所說的唯一的真心話。列文明白這話的意思就是說:「你看到而且知道我身體很壞,也許我們再也見不到了。」列文明白這意思,他的眼睛裡流出眼淚。他又吻了吻他哥哥,但是他說不出話來,而且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哥哥走後第三天,列文也動身出國去了。恰巧在火車站遇見基蒂的堂兄謝爾巴茨基,列文的憂鬱神情使他大為驚異。
「你怎麼了?」謝爾巴茨基問他。
「啊,沒有什麼,人生中快樂的事本來不多。」
「不多?你最好不要去牟羅茲①,和我一道到巴黎去吧。你來看看有多麼快樂呀。」
「不,我已經完了。是我該死的時候了。」
「哦,原來是這麼一回事!」謝爾巴茨基說,大笑起來。
「我還剛剛準備開始哩。」
「是的,我不久以前也這樣想過,但是現在我知道我是離死不遠了。」
①牟羅茲,法國東部的城市。
列文說出了他最近真地在想的事。他在一切事情上只看到死或死的逼近。但是他想的計劃卻越來越佔據了他的心。在死到來之前,總得生活下去。在他看來,一切都被黑暗籠罩住了;但也正因為黑暗,所以他感覺得黑暗中唯一的引路線索就是他的工作,於是他就竭盡全力抓住它,牢牢地抓住不放。第四部  一  卡列寧夫婦仍舊住在一座房子裡,每天見面,但是彼此完全成為陌生人了。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為了使僕人們沒有妄加揣測的餘地,定下規矩每天和他妻子見面,但卻避免在家裡吃飯。弗龍斯基從來不到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家裡來,但是安娜在別的地方和他會面,她丈夫也知道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