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湖濱散記 第 3 頁


「如果要孤獨,我必須要逃避現在――我要我自己當心。在羅馬皇帝的明鏡大殿里我怎麼能孤獨得起來呢?我寧可找一個閣樓。在那里是連蜘蛛也不受幹擾的,更不用打掃地板了,也用不到一堆一堆地堆放柴火。」 那個條文里面的「他」,那個發問的人就是愛默生 ...
作者:梭羅 / 頁數:(3 / 223)

「如果要孤獨,我必須要逃避現在――我要我自己當心。在羅馬皇帝的明鏡大殿里我怎麼能孤獨得起來呢?我寧可找一個閣樓。在那里是連蜘蛛也不受幹擾的,更不用打掃地板了,也用不到一堆一堆地堆放柴火。」
那個條文里面的「他」,那個發問的人就是愛默生,這真是一槌定了音的。此後,梭羅一直用日記或日志的形式來記錄思想。日記持續了二十五年不斷。正像盧梭寫的《一個孤獨的散步者的思想》一樣,他寫的也是一個孤獨者的日記。而他之要孤獨,是因為他要思想,他愛思想。

稍後,在1838年2月7日,他又記下了這樣一條:
“這個斯多噶主義者(禁欲主義者)的芝諾(希臘哲人)跟他的世界的關系,和我今天的情況差不多。說起來,他出身於一個商人之家――有好多這樣的人家呵!――會做生意,會講價錢,也許還會吵吵嚷嚷,然而他也遇到過風浪,翻了船,船破了,他漂流到了皮拉烏斯海岸,就像什麼約翰,什麼湯麥斯之類的平常人中間的一個人似的。

“他走進了一家店鋪子,而被色諾芬(希臘軍人兼作家)的一本書(《長征記》)迷住了。從此以後他就成了一個哲學家。一個新我的日子在他的面前升了起來……盡管芝諾的血肉之軀還是要去航海呵,去翻船呵,去受鳳吹浪打的苦呵,然而芝諾這個真
正的人,卻從此以後,永遠航行在一個安安靜靜的海洋上了。”
這里梭羅是以芝諾來比擬他自己的,並也把愛默生比方為色諾芬了。梭羅雖不是出生於一個商人之家,他卻是出身於一個商人的時代,至少他也得適應於當時美國的商業化精神,梭羅的血肉之軀也是要去航海的,他的船也是要翻的,他的一生中也要遇到風吹和浪打的經歷的,然而真正的梭羅卻已在一個安安靜靜的海洋上,他向往於那些更高的原則和卓越的人,他是向往於哲學家和哲學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