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復活    P 22


作者:托爾斯泰
頁數:22 / 0
類別:世界名著

 

復活

作者:托爾斯泰
第22,共0。
 「小市民。」
「信東正教嗎?」
「信東正教。」
「職業呢?你做什麼工作?」

瑪絲洛娃不作聲。
「你做什麼工作?」庭長又問。
「在院裡,」她說。
「什麼院?」戴眼鏡的法官嚴厲地問。
「什麼院您自己知道,」瑪絲洛娃說。她噗哧一笑,接着迅速地向周圍掃了一眼,又盯住庭長。
她臉上現出一種異乎尋常的神情,她的話、她的微笑和她迅速掃視法庭的目光是那麼可怕和可憐,弄得庭長不禁垂下了頭。庭上剎那間變得鴉雀無聲。接着,這種寂靜被一個旁聽者的笑聲打破了。有人向他發出噓聲。庭長抬起頭,繼續問她:
「你以前沒有受過審判和偵審嗎?」

「沒有,」瑪絲洛娃嘆了一口氣,低聲說。
「起訴書副本收到了嗎?」
「收到了。」
「你坐下,」庭長說。
被告就象盛裝的貴婦人提起拖地長裙那樣提了提裙子,然後坐下來,一雙白淨的不大的手攏在囚袍袖子裡,眼睛一直盯住庭長。
接着傳證人,再把那些用不着的證人帶下去,又推定法醫,請他出庭。然後書記官起立,宣讀起訴書。他唸得很響很清楚,但因為唸得太快,混淆了舌尖音和卷舌音,以致發出來的聲音成了一片連續不斷的嗡嗡聲,令人昏昏欲睡。法官們一會兒把身子靠在椅子的這邊扶手上,一會兒靠在那邊扶手上,一會兒擱在桌上,一會兒靠在椅背上,一會兒閉上眼睛,一會兒睜開眼睛,交頭接耳。有一個憲兵好幾次要打呵欠,都勉強忍住。
幾個被告中,卡爾津金頰上的肌肉不斷抖動。包奇科娃挺直腰板坐在那裡,鎮定自若,偶爾用一隻手指伸到頭巾裡搔搔頭皮。
瑪絲洛娃忽而一動不動地望着書記官,聽他宣讀,忽而全身抖動,似乎想進行反駁,臉漲得通紅,然後又沉重地嘆着氣,雙手換一種姿勢,往四下里看了看,又盯住書記官。
聶赫留朵夫坐在第一排靠邊第二座的高背椅上,摘下夾鼻眼鏡,望着瑪絲洛娃,他的內心展開了一場複雜而痛苦的活動。

起訴書全文如下:
“一八八×年一月十七日摩爾旅館有一名旅客突然死亡,經查明該旅客乃庫爾干二等商人費拉邦特·葉密裡央內奇·斯梅里科夫。
“經第四警察分局法醫驗明,死亡乃因飲酒過量、心力衰竭所致。斯梅里科夫屍體當即入土掩埋。
“案發數日後,斯梅里科夫同鄉好友商人季莫興自彼得堡歸來,獲悉斯梅里科夫死亡一事,疑有人謀財害命。
“關於此項懷疑,已由預審查明下列事實:(一)斯梅里科夫死亡前不久曾向銀行提取現款三千八百銀盧布。然在封存死者遺物清單中只開列現金三百一十二盧布十六戈比。(二)斯梅里科夫臨死前一日曾在妓院和摩爾旅館同妓女柳波芙(葉卡吉琳娜·瑪絲洛娃)相處達一晝夜之久。葉卡吉琳娜·瑪絲洛娃曾受斯梅里科夫之托,自妓院徑赴摩爾旅館取款。該瑪絲洛娃即會同摩爾旅館茶房葉菲米雅·包奇科娃和西蒙·卡爾津金,使用斯梅里科夫交與之鑰匙,打開皮箱,取出現款。瑪絲洛娃開箱時,包奇科娃和卡爾津金在場目睹箱內裝有百盧布鈔票若干疊。(三)斯梅里科夫偕同妓女瑪絲洛娃自妓院回到摩爾旅館後,瑪絲洛娃受茶房卡爾津金慫恿,將彼交與的白色藥粉摻入一杯白蘭地中,使斯梅里科夫飲下。(四)次日早晨該妓女瑪絲洛娃即將斯梅里科夫鑽石戒指一枚售與女掌班,即妓院女老闆和本案證人基達耶娃,聲稱戒指系斯梅里科夫所贈。(五)斯梅里科夫死後第二日,摩爾旅館女茶房葉菲米雅·包奇科娃即至本地商業銀行,在本人活期存款戶中存入一千八百銀盧布。
“經法醫解剖屍體,化驗內臟,查明死者體內確有毒藥,據此足以斷定該斯梅里科夫系中毒身亡。
“被告瑪絲洛娃、包奇科娃與卡爾津金在受審時均不承認犯有罪行。瑪絲洛娃供稱,在彼所謂『工作』的妓院中,斯梅里科夫確曾令彼到摩爾旅館為該商人取款,彼即用交與之鑰匙打開商人皮箱,並遵囑取出四十銀盧布,未曾多取分文,此點包奇科娃和卡爾津金都能證明,因開箱、取款、鎖箱之際兩人均在場目睹。瑪絲洛娃又供稱,彼第二次到商人斯梅里科夫房間後,確曾受卡爾津金教唆使商人飲下摻有藥粉之白蘭地,以為此藥粉是安眠藥,使商人服後熟睡,彼可及早脫身。戒指一枚確係商人斯梅里科夫所贈,因彼受到商人毆打,放聲痛哭,且欲離去,該商人即以此戒指相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