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復活    P 26


作者:托爾斯泰
頁數:26 / 206
類別:世界名著

 

復活

作者:托爾斯泰
第26,共206。
 「我都說了,」瑪絲洛娃嘆口氣說,坐下來。
隨後庭長在一張紙上記了些什麼,接着聽了左邊的法官在他耳邊低聲說的話,就宣佈審訊暫停十分鐘,匆匆地站起來,走出法取。庭長同左邊那個高個兒、大鬍子、生有一雙善良大眼睛的法官交談的是這樣一件事:那個法官感到胃裡有點不舒服,自己要按摩一下,吃點藥水。他把這事告訴了庭長,庭長就宣佈審訊暫停。
陪審員、律師、證人隨着法官紛紛站起來,大家高興地感到一個重要案件已審完了一部分,開始走動。
聶赫留朵夫走進陪審員議事室,在窗前坐下來。

十二
對,她就是卡秋莎。
聶赫留朵夫同卡秋莎的關係是這樣的。

聶赫留朵夫第一次見到卡秋莎,是在他念大學三年級那年的夏天。當時他住在姑媽家,準備寫一篇關於土地所有制的論文。往年,他總是同母親和姐姐一起在莫斯科郊區他母親的大莊園裡歇夏。但那年夏天他姐姐出嫁了,母親出國到溫泉療養去了。聶赫留朵夫要寫論文,就決定到姑媽家去寫。姑媽家裡十分清靜,沒有什麼玩樂使他分心,兩位姑媽又十分疼愛他這個侄兒兼遺產繼承人。他也很愛她們,喜歡她們淳樸的舊式生活。
那年夏天,聶赫留朵夫在姑媽家裡感到身上充滿活力,心情舒暢。一個青年人,第一次不按照人家的指點,親身體會到生活的美麗和莊嚴動戰、陣地戰和游擊戰三種作戰形式。論述了戰爭中的主觀,領悟到人類活動的全部意義,看到人的心靈和整個世界都可以達到盡善盡美的地步。他對此不僅抱著希望,而且充滿信心。那年聶赫留朵夫在大學裡讀了斯賓塞的《社會靜力學》。斯賓塞關於土地私有制的論述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這特別是由於他本身是個大地主的兒子。他的父親並不富有,但母親有一萬俄畝光景的陪嫁。那時他第一次懂得土地私有制的殘酷和荒謬,而他又十分看重道德,認為因道德而自我犧牲是最高的精神享受,因此決定放棄土地所有權,把他從父親名下繼承來的土地贈送給農民。現在他正在寫一篇論文,論述這個問題。
那年他在鄉下姑媽家的生活是這樣過的:每天一早起身,有時才三點鐘,太陽還沒有出來,就到山腳下河裡去洗澡,有時在晨霧瀰漫中洗完澡回家,花草上還滾動着露珠。早晨他有時喝完咖啡,就坐下來寫論文或者查閲資料,但多半是既不讀書也不寫作,又走到戶外,到田野和樹林裡散步。午飯以前,他在花園裡打個瞌睡,然後高高興興地吃午飯,一邊吃一邊說些有趣的事,逗得姑媽們呵呵大笑。飯後他去騎馬或者划船,晚上又是讀書,或者陪姑媽們坐著擺牌陣。夜裡,特別是在月光溶溶的夜裡,他往往睡不着覺,原因只是他覺得生活實在太快樂迷人了。有時他睡不着覺,就一面胡思亂想,一面在花園裡散步,直到天亮。
他就這樣快樂而平靜地在姑媽家裡住了一個月,根本沒有留意那個既是養女又是侍女、腳步輕快、眼睛烏黑的卡秋莎。
聶赫留朵夫從小由他母親撫養成長。當年他才十九歲,是個十分純潔的青年。在他的心目中,只有妻子才是女人。凡是不能成為他妻子的女人都不是女人,而只是人。但事有湊巧,那年夏天的升天節①對話三篇》、《論消極服從》等。,姑媽家有個女鄰居帶著孩子們來作客,其中包括兩個小姐、一個中學生和一個寄住在她家的農民出身的青年畫家。
①基督教節日,在復活節後四十天,五月一日至六月四日之間。
吃過茶點以後,大家在屋前修剪平坦的草地上玩「捉人」遊戲。他們叫卡秋莎也參加。玩了一陣,輪到聶赫留朵夫同卡秋莎一起跑。聶赫留朵夫看到卡秋莎,總是很高興,但他從沒想到他同她會有什麼特殊關係。
「哦,這下子說什麼也捉不到他們兩個了,」輪到「捉人」的快樂畫家說,他那兩條農民的短壯羅圈腿跑得飛快,「除非他們自己摔交。」
「您才捉不到哪!」
「一,二,三!」
他們拍了三次手。卡秋莎忍不住格格地笑着,敏捷地同聶赫留朵夫交換着位子。她用粗糙有力的小手握了握他的大手,向左邊跑去,她那漿過的裙子發出窸窸窣窣的響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