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復活    P 28


作者:托爾斯泰
頁數:28 / 206
類別:世界名著

 

復活

作者:托爾斯泰
第28,共206。
 他當時滿心相信,他對卡秋莎的感情只是他全身充溢着生的歡樂的一種表現,而這個活潑可愛的姑娘也有着和他一樣的感情。臨到他動身的時刻,卡秋莎同兩位姑媽一起站在台階上,用她那雙淚水盈眶、略帶斜睨的烏溜溜的眼睛送着他,他這才感到他正在失去一種美麗、珍貴、一去不返的東西。他覺得有說不出的惆悵。
「再見,卡秋莎,一切都得謝謝你!」他坐上馬車,隔着索菲雅姑媽的睡帽,對她說。
「再見,德米特裡·伊凡內奇!」她用親切悅耳的聲音說,忍住滿眶的眼淚,跑到門廊裡,在那兒放聲哭了起來。
十三

從那時起,聶赫留朵夫整整三年沒有同卡秋莎見面。直到三年後他升為軍官,動身去部隊,路過姑媽家,這才又見到了她。但同三年前的夏天住在她們家裡時相比,他已換了個人了。

那時他是個正派青年,富有自我犧牲精神,樂意為一切高尚事業獻身;如今他可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利己主義者,迷戀酒色,享樂成癖。那時,上帝創造的世界在他看來是個謎,他興緻勃勃地企圖解開這個謎;現在呢,生活中的一切事情都簡單明了,都是由他所處的生活環境安排的。那時,接觸大自然,接觸前人——在他以前生活、思想和感覺過的哲學家、詩人——是重要的;現在呢,重要的是社會制度和跟同事們的交際活動。那時,他覺得女人是神秘而迷人的,正因為神秘就更加迷人;現在呢,女人,除了親人和朋友的妻子,她們的作用都很清楚:女人是他領略過的最好的玩樂用具。那時他不需要錢,母親給他的錢連三分之一都花不掉,他可以放棄父親名下的地產,分贈給他的佃戶;現在呢,母親按月給他一千五百盧布,他還不夠用,為了錢他跟母親拌過嘴。那時,他認為精神的生命才是真正的我;現在呢,他以為精力充沛的強壯的獸性的我才是他自己。
他身上發生各種可怕的變化,只是由於他不再堅持自己的信念而相信別人的理論。他不再堅持自己的信念而相信別人的理論,因為要是堅持自己的信念,日子就太不好過。要是堅持自己的信念,處理一切事情就不利於追求輕浮享樂的獸性的我,而總會同它牴觸。相信別人的理論,就根本無須處理什麼,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而且總是同精神的我牴觸而有利於獸性的我。此外,他要是堅持自己的信念,總會遭到人家的譴責;他要是相信別人的理論,就會獲得周圍人們的讚揚。
譬如,聶赫留朵夫思索上帝、真理、財富、貧窮等問題,閲讀有關書籍並同人家談論這些事,人家就會覺得不合時宜,簡直有點可笑斯,法國的薩特、馬塞爾(GabrielMarcel,18891973)、梅,他的母親和姑媽就會好意地取笑他,戲稱他是我們親愛的哲學家。但他看愛情小說,講淫穢笑話,到法國劇院看輕鬆喜劇,並且津津樂道,大家就稱讚他,鼓勵他。他省吃儉用,穿舊大衣,不喝酒,大家就覺得他脾氣古怪,有意標新立異。他在打獵上揮金如土,在佈置書房上窮奢極侈,大家就吹捧他風雅脫俗,還送給他貴重禮品。他原來童貞無瑕,並且想保持到結婚,但他的親人都為他擔憂,以為他有病,後來他母親知道他從同事手裡奪了一個法國女人,成了真正的男子漢,不僅不難過,反而感到高興。但公爵夫人一想到兒子同卡秋莎的關係,而且可能同她結婚,就感到憂心忡忡。
同樣,聶赫留朵夫成年以後,他把父親遺留給他的一塊面積不大的地產分贈給農民,因為他認為地主擁有土地是不合理的。不料他這種行為卻使他的母親和親戚大為吃驚,並且從此成為大家嘲弄的話題。人家多次告訴他,獲得土地的農民不僅沒有發財,反而更窮了,因為他們開了三家小酒店,索性不幹農活。等聶赫留朵夫進了近衛軍,跟門第高貴的同僚們一起花天酒地,輸去許多錢,弄得葉蓮娜·伊凡諾夫娜不得不動用存款,她卻滿不在乎,反而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甚至覺得年輕時在上流社會種些痘苗以增加免疫力,還是件好事。
聶赫留朵夫起初作過反抗,但十分困難,因為凡是他憑自己的信念認為好的,別人卻認為壞的;反之,他憑自己的信念認為壞的,別人卻認為好的。最後聶赫留朵夫屈服了,不再堅持自己的信念而相信別人的話。開頭這樣的自我否定是很不愉快的,但這種不愉快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多久。就在這時聶赫留朵夫開始吸煙喝酒,他不再感到不愉快,甚至覺得輕鬆自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