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復活    P 32


作者:托爾斯泰
頁數:32 / 206
類別:世界名著

 

復活

作者:托爾斯泰
第32,共206。
 聶赫留朵夫在早彌撒和晚彌撒之間那個時刻走出教堂。人們紛紛給他讓路,向他鞠躬。有人認識他,有人卻問:「他是誰家的?」他在教堂門前的台階上停住腳步。乞丐們把他團團圍住。他把錢包裡的零錢都分給他們,這才走下台階。
天已經亮了,四下里一切都看得清楚,但太陽還沒有升起。人們分散在教堂周圍的墓地上。卡秋莎留在教堂裡。聶赫留朵夫站在門口等她。
人們陸續從教堂裡出來,他們靴底的釘子在石板地上敲得叮叮作響。他們走下台階,分散到教堂前面的院子裡和墓地上。
瑪麗雅姑媽家的糕點師傅,老態龍鍾,腦袋不斷顫動,攔住聶赫留朵夫,同他互吻了三次。糕點師傅的老伴頭上包着一塊絲綢三角巾,頭巾下面有一個皮膚打皺的小肉團。她從手絹裡取出一個黃澄澄的復活節蛋,送給聶赫留朵夫。這當兒,一個體格強壯的青年莊稼漢,身穿一件嶄新的緊身外套,腰裡束着一條綠色寬腰帶,笑嘻嘻地走過來。

「基督復活了!」他眼睛裡含着笑意說。他向聶赫留朵夫湊過臉來,使他聞到一股莊稼漢身上所特有的好聞氣味,他那鬈曲的大鬍子扎得聶赫留朵夫臉上發癢,接着就用他那寬厚的滋潤的嘴唇對住聶赫留朵夫的嘴唇吻了三次。
就在聶赫留朵夫跟那個莊稼漢親吻,接受他所送的深棕色復活節蛋時,出現了瑪特廖娜的閃光連衣裙和那個戴着鮮紅蝴蝶結的可愛的烏黑腦袋。
她隔着前面過路人的頭看見了他,他也看到她容光煥發的臉。
她跟瑪特廖娜一起走到教堂門口的台階上站住,散錢給乞丐。一個鼻子爛得只剩塊紅疤的乞丐走到卡秋莎跟前。她從手絹裡取出一樣東西送給他,然後向他湊攏去,絲毫沒有嫌惡的樣子,眼睛裡依舊閃耀着快樂的光輝,同他互吻了三次。正當她同乞丐接吻的時候,她的目光同聶赫留朵夫的目光相遇了。她彷彿在問:她這樣做好嗎?做得對嗎?「對,對,寶貝,一切都很好,一切都很美,我喜歡這樣,」
他的眼神這樣回答。
她們走下台階,他就走到她跟前。他不想按復活節的規矩同她互吻,只想同她挨得近一點。

「基督復活了!」①瑪特廖娜說。她低下頭,微笑着,那口氣彷彿在說:今天大家平等。接着她把手絹揉成一團,擦擦嘴,把嘴唇向他湊過去。
①按基督教規矩,復活節人們見面都要說:「基督復活了!」對方必須回答:「真的復活了!」
「真的復活了!」聶赫留朵夫回答,同她接吻。
他回頭看了卡秋莎一眼。她飛紅了臉,同時向他挨過來。
「基督復活了,德米特裡·伊凡內奇!」
「真的復活了!」他說。他們互吻了兩次,彷彿遲疑了一下,還要不要再吻一次。終於決定再吻一次,他們就吻了第三遍。接着兩人都笑了笑。
「你們不去找司祭嗎?」聶赫留朵夫問。
「不,德米特裡·伊凡內奇,我們要在這裡坐一會兒,」卡秋莎說,彷彿在愉快的勞動以後用整個胸部深深地呼吸着,同時用她那雙溫柔、純潔、熱烈而略帶斜睨的眼睛盯住他的眼睛。
男女之間的愛情總有達到頂點的時刻,在那樣的時刻既沒有自覺和理性的成分,也沒有肉慾的成分。這個基督復活節的夜晚,對聶赫留朵夫來說就是這樣的時刻。如今他每次回想到卡秋莎,這個夜晚的情景總是蓋過了他看見她的其餘各種情景。那個頭髮烏黑光滑的小腦袋,那件束住她處女的苗條身材和不高胸部的有皺褶的雪白連衣裙,那個泛起紅暈的臉蛋,那雙由於不眠而略帶斜睨的烏黑髮亮的眼睛,再有她全身煥發出來的特點:她那純潔無瑕的少女的愛,不僅對著他——這一點他知道,——而且對著世上一切人,一切事物,不僅對著人間一切美好的事物,而且對著她剛纔吻過的那個乞丐。
他知道她心裡有這樣的愛,因為他意識到,這一夜他通宵達旦也有這樣的感情,並且知道,正是這種愛把他同她連結在一起。
唉,要是他們的關係能保持在那天夜裡的感情上,那該多好!「是的,那件可怕的事是在復活節夜晚之後發生的呀!」
現在聶赫留朵夫坐在陪審員議事室窗前,暗自想著。
十六
聶赫留朵夫從教堂回來後,就跟姑媽們一起開齋。為了提提神,他按照軍隊裡的習慣,喝了伏特加和葡萄酒,然後回到自己房裡,和衣倒在床上睡着了。一陣敲門聲把他吵醒。他從敲門聲上聽出,這是她,就揉揉眼睛,伸着懶腰坐起來。
「卡秋莎,是你嗎?進來,」他下了床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