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復活    P 33


作者:托爾斯泰
頁數:33 / 206
類別:世界名著

 

復活

作者:托爾斯泰
第33,共206。
 她把房門稍微推開一點。
「請您去吃飯,」她說。
她仍舊穿著那件雪白的連衣裙,但頭髮上的蝴蝶結不見了。她瞅了一下他的眼睛,滿臉春風,彷彿她告訴了他一件特殊的大喜訊。
「我這就來,」他一邊回答,一邊拿起梳子來梳頭髮。

她站在那裡沒有走。他一發覺,就丟下梳子,向她走去。但就在這當兒,她敏捷地轉過身,象往常那樣,輕快地沿著過道的花地毯走去。
「我真傻,」聶赫留朵夫自言自語,「我為什麼不把她留住?」
他拔腳跑去,在過道里追上她。
他要拿她怎麼樣,連他自己也說不上來。不過他覺得,剛纔她走進房間,他應該象一般人在這種場合那樣,對她做些什麼,可是他沒有做。
「卡秋莎,你等一下,」他說。
她回頭一看。
「您要什麼?」她停住腳步說,

「沒什麼,不過……」
他提起精神,想到一般男人處在這種場合會怎麼辦,就摟住卡秋莎的腰。
她站住了,對他的眼睛瞧瞧。
「別這樣,德米特裡·伊凡內奇,別這樣,」她臉紅得簡直要哭出來,說,同時用她那粗糙有力的手推開那只摟住她的胳膊。
聶赫留朵夫放開她,有那麼一會兒,他不僅感到十分羞愧,而且覺得自己可惡。他應該相信自己的這種感情,可是他不知道這種羞恥心正是他靈魂裡表現出來的最高尚的感情,反而認為他自己愚蠢,他應該象一般人那樣行動才對。
他又一次追上她,摟住她,吻她的脖子。這一次的吻同前兩次——那次在丁香花壇後面情不自禁的一吻和今天早晨在教堂裡的接吻完全不同。這一次的吻是可怕的,這一點她也感覺到了。
「您這是幹什麼呀?」她驚叫起來,彷彿他打碎了一個無價之寶,再也無法補救似的。她拔腳從他身邊跑掉了。
他走到餐廳。兩位盛裝的姑媽、一個醫生和一位女鄰居都站在放冷盤的桌旁等着。一切都同平時一樣,可是聶赫留朵夫心裡卻起了風暴。人家對他說什麼,他根本沒有聽進去,回答得牛頭不對馬嘴,一心只想著卡秋莎,回味着剛纔在過道里追上她時的一吻。他沒有心思想別的事。她每次進來,他眼睛沒有看她,卻總是真切地感覺到她就在旁邊,他必須竭力剋制自己不去看她。
午飯以後,他立刻回到自己屋裡,情緒激動地走來走去,留神房子裡的聲音,希望能聽到她的腳步聲。他身上那個獸性的人,如今不僅抬起頭來,而且把他初來時和今天早晨在教堂裡還存在的精神的人踩在腳下。如今這個可怕的獸性的人獨霸了他的心靈。儘管他一直在守候她,今天他卻毫無機會同她單獨見面。多半是她在躲避他吧。但到了傍晚,她湊巧有事到他隔壁房間裡去。原來是醫生要留下來過夜,卡秋莎只得替他鋪床。聶赫留朵夫一聽見她的腳步聲,就屏住呼吸,躡手躡腳跟着她進去,彷彿去幹什麼犯法的事似的。
她兩隻手伸進乾淨的枕頭套裡,抓住枕頭角,回頭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但已不是原先那種輕鬆愉快的歡笑,而是一種恐懼的可憐巴巴的苦笑。這笑容彷彿向他表示,他這樣做是要不得的。他剎那間楞住了。現在還能進行鬥爭。他對她真正愛的聲音,雖然微弱,但畢竟還在響着,他不能不考慮到她,考慮到她的感情,她的生活。但在他的內心裡還有另一個聲音:別錯過自己的享樂,別錯過自己的幸福。後面那個聲音壓倒了前面的聲音。他斷然走到她跟前。那種按捺不住的可怕獸性控制了他。
聶赫留朵夫摟住她不放,按她坐在床上。他覺得還有些什麼事要做,就在她旁邊坐下。
「德米特裡·伊凡內奇,好少爺,請您放手,」她哀求說。
「瑪特廖娜來了!」她一邊叫,一邊掙脫身子。門外真的傳來了腳步聲。
「那我晚上去找你,」聶赫留朵夫說。「屋裡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嗎?」
「您在說什麼?千萬別這樣!別這樣!」她嘴裡這麼說,而她整個興奮慌亂的神態表現出來的卻是另一回事。
來的果然是瑪特廖娜。她走進房裡,手臂上搭着一條被子,不以為然地對聶赫留朵夫瞅了一眼,責備卡秋莎拿錯了被子。
聶赫留朵夫默默地走了出去。他甚至沒有感到羞恥。他從瑪特廖娜的臉色上看出,她在責怪他,而且責怪得有理,因為他自己也知道干的事不對,但原先被他對她的純潔愛情壓制着的獸性如今控制了他,霸佔了他,把其他一切感情都扼殺了。現在他知道,要滿足這種獸性該怎麼辦,就竭力想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