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湖濱散記 第 11 頁


人可是在一個大錯底下勞動的啊。人的健美的軀體,大半很快地被犁頭耕了過去,化為泥土中的肥料。像一本經書里說的,一種似是而非的,通稱「必然」的命運支配了人,他們所積累的財富,被飛蛾和鏽黴再腐蝕掉,並且招來了l篋的盜賊。這是一個愚蠢的生命,生前或 ...
作者:梭羅 / 頁數:(11 / 223)

人可是在一個大錯底下勞動的啊。人的健美的軀體,大半很快地被犁頭耕了過去,化為泥土中的肥料。像一本經書里說的,一種似是而非的,通稱「必然」的命運支配了人,他們所積累的財富,被飛蛾和鏽黴再腐蝕掉,並且招來了l篋的盜賊。這是一個愚蠢的生命,生前或者不明白,到臨終,人們終會明白的,據說,杜卡利盎和彼爾在創造人類時,是拿石頭扔到背後去。詩雲:
Inde genus durum sumus,experiensque laborum,

Et doeumenta damus qua simus origine nati.
後來,羅利也吟詠了兩句響亮的詩:

“從此人心堅硬,任勞任怨,
證明我們的身體本是岩石。”
真是太盲目地遵守錯誤的神示了,把石頭從頭頂扔到背後去,也不看一看它們墜落到什麼地方去。
大多數人,即使是在這個比較自由的國土上的人們,也僅僅因為無知和錯誤,滿載著虛構的憂慮,忙不完的粗活,卻不能采集生命的美果。操勞過度,使他們的手指粗笨了,顫抖得又大厲害,不適用於采集了。真的,勞動的人,一天又一天,找不到空閑來使得自己真正地完整無損;他無法保持人與人間最勇毅的關系;他的勞動,一到市場上,總是跌價。除了做一架機器之外,他沒時間來做別的。他怎能記得他是無知的呢――他是全靠他的無知而活下來的――他不經常絞盡腦汁嗎?在評說他們之前,我們先要兔費地使他穿暖、吃飽,並用我們的興奮劑使他恢複健康。我們天性中最優美的品格,好比果實上的粉霜一樣,是只能輕手輕腳,才得保全的。然而,人與人之間就是沒有能如此溫柔地相處。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