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復活    P 36


作者:托爾斯泰
頁數:36 / 206
類別:世界名著

 

復活

作者:托爾斯泰
第36,共206。
 「可是有什麼辦法呢?大家都是這樣。申包克同家庭女教師有過這樣的事,這是他親口講的。格里沙叔叔也有過這類事。父親也幹過這樣的事。當時父親住在鄉下,同那個農家女人生了私生子米金卡,那孩子至今還活着。既然大家都這樣做,那就是合情合理的。」他這樣寬慰自己,可是怎麼也寬不了心。他一想起這事,良心就受到譴責。
在他的內心,在他的內心深處,他知道他的行為很卑鄙、惡劣、殘酷。一想到這事,他不僅無權責備別人,而且不敢正眼看人,更不要說象原來那樣自認為是個高尚、純潔、慷慨的青年了。但他必須保持原來那種對自己的看法,才能快快活活地滿懷信心活下去。而要做到這一點,只有一個辦法,就是不去想它。他就這樣辦了。
他開始過新的生活:來到新的環境,遇見新的同事,投入戰爭。這種生活過得越久,那件事的印象就越淡薄,最後他真的把它完全忘記了。
只有一次,那是在戰爭結束以後,他希望看到卡秋莎,就拐到姑媽家去,這才知道她已經不在了。他走後不久,她就離開姑媽家到外面去分娩,生了個孩子。兩位姑媽聽人家說,她完全墮落了。他心裡很難受。按分娩時間推算,她生的孩子可能是他的,但也可能不是他的。兩位姑媽都說她墮落了,因為她象她母親一樣生性淫蕩。姑媽們這種說法他聽了高興,因為彷彿替他開脫了罪責。起初他還想找尋她和孩子,但後來,由於想到這事內心感到太痛苦太羞恥了,就不再費力氣去找尋,而且忘記了自己的罪孽,不再想到它。

但是現在,這種意料不到的巧遇使他想起了一切,逼着他承認自己沒有心肝,承認自己殘酷卑鄙,良心上背着這樣的罪孽,居然還能心安理得地過了十年。不過,要他真正承認這一點,還為時過早,目前他所考慮的只是這事不能讓人家知道,她本人或者她的辯護人不要把這事和盤托出,弄得他當眾出醜。
十九
聶赫留朵夫正是懷着這樣的心情,從法庭走到陪審員議事室的。他坐在窗邊,聽著周圍的談話,不斷地吸煙。

那個快活的商人顯然很讚賞商人斯梅里科夫尋歡作樂的方式。
“嘿,老兄,他現得真夠痛快,純粹是西伯利亞人的作風。
他可實在有眼光,看中了這麼個小妞兒!”
首席陪審員發表一通議論,認為此案的關鍵在於鑒定。彼得·蓋拉西莫維奇同那個猶太籍店員開着玩笑,因為一句什麼話哈哈大笑起來。聶赫留朵夫對人家的問話,總是隻回答一兩個字。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別人不要來打攪他。
民事執行吏步態蹣跚地走來邀請陪審員回法庭,聶赫留朵夫感到心驚膽顫,彷彿不是他去審問別人,而是他被帶去受審判。在內心深處,他覺得自己是個壞蛋,沒有臉正眼看人,但習慣成自然,他還是大模大樣地登上台,緊挨着首席陪審員,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來,一條腿擱在另一條腿上,手裡玩弄着夾鼻眼鏡。
被告們已被帶出去,這時又被押送回來。
法庭裡新來了幾個人,都是證人。聶赫留朵夫發現,瑪絲洛娃幾次三番盯着那個滿身綢緞絲絨、珠光寶氣的胖女人瞧個不停。這個女人頭戴飾有花結的高帽,胳膊露到肘部,輓着一個精緻的手提包,坐在欄杆前第一排。聶赫留朵夫後來才知道,她是證人,是瑪絲洛娃所在那個窯子的掌班。
開始審問證人,問他們的姓名、宗教信仰等等。然後庭長徵求法官意見,證人要不要宣誓。接着那個老司祭又勉強挪動兩腿走出來,又把綢法衣上的金十字架拉拉正,又那麼鎮定自若地帶領證人和鑒定人宣誓,滿心相信他正在幹一件重大而有益的事。等到宣誓完畢,證人都被帶出去,只剩下妓院掌班基塔耶娃一人。法官問她關於本案知道些什麼。基塔耶娃裝出一臉媚笑,每說一句話,戴着高帽的頭就往下一縮,帶著德國口音詳詳細細、有條不紊地講着這事的經過。
先是那個熟悉的旅館茶房西蒙到她的窯子裡來,要替一位有錢的西伯利亞商人物色一個姑娘。她派柳波芙去。過了一會兒,柳波芙就帶著那個商人一起回來。
「那個買賣人已經有點糊塗了,」基塔耶娃笑嘻嘻地說,「到了我們那裡還是喝,還請姑娘們喝;可是他身上的錢沒有了,他就派這個柳波芙到他房間裡去拿,他對她已經蠻有點意思了,」她瞟了一眼被告說。
聶赫留朵夫覺得瑪絲洛娃聽到這裡似乎微微一笑。這種笑使他感到噁心。他心裡產生一種說不出的嫌惡,同時也帶著幾分憐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