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復活    P 38


作者:托爾斯泰
頁數:38 / 206
類別:世界名著

 

復活

作者:托爾斯泰
第38,共206。
 然後是在場見證人的姓名和簽字,然後是醫生的結論。結論表明,根據屍體解剖並記錄在案,死者胃部以及部分腸子和腎臟發生異變,使人有權以高度可能性肯定,斯梅里科夫之死實由於毒藥攙入酒內灌進胃裡所致。根據胃和部分腸子異變,難以斷定用的是什麼毒藥;但可以肯定毒藥是和酒一起進入胃裡的,因為胃裡有大量酒液。
「看來他喝得可凶了,」那個商人瞌睡剛醒,說。
這份報告宣讀了將近一小時,但還是沒有使副檢察官滿足。等報告宣讀完畢,庭長就對他說:
「我看內臟檢查報告就不用再念了。」

「我可要求唸一唸這個報告,」副檢察官稍稍欠起身子,眼睛不看庭長,嚴厲地說。他說話的口氣使人覺得,他有權要求宣讀,並且決不讓步,誰如果拒絶他的要求,他將有理由提出上訴。
那個生有一雙和善的下垂眼睛的大鬍子法官,因患有胃炎,覺得體力不支,就對庭長說:
「這個何必念呢?徒然拖時間。這種新掃帚越掃越臟,白白浪費時間。」
戴金絲邊眼鏡的法官一言不發,只是憂鬱而執拗地瞪着前方。不論對妻子還是對生活他都不抱任何希望。
宣讀檔案開始了。
「一八八×年二月十五日,本人受醫務局委託,遵照第六三八號指令,」書記官提高嗓門,彷彿想驅除所有在場者的睡意,又斷然唸起來。“在副醫務檢察官監督下,作下列內臟檢查:

“(一)右肺和心臟(盛于六磅玻璃瓶內)。
“(二)胃內所有物(盛于六磅玻璃瓶內)。
“(三)胃(盛于六磅玻璃瓶內)。
“(四)肝臟、脾臟和腎臟(盛于三磅玻璃瓶內)。
「(五)腸(盛于六磅陶罐內)。」
這次宣讀一開始,庭長就俯身對一個法官低聲說了些什麼,然後又轉向另一個法官。在獲得他們肯定的回答後,他就打斷書記官說:
「法庭認為宣讀這個檔案沒有必要,」他說。
書記官住了口,收拾檔案。副檢察官怒氣沖沖地記着什麼。
「諸位陪審員先生可以檢查物證了,」庭長宣佈。
首席陪審員和其他幾個陪審員紛紛起立,手足無措地走到桌子旁邊。他們依次察看戒指、玻璃瓶和濾器。那個商人還把戒指戴到自己手指上試了試。
「嚯,手指好粗,」他回到他的座位,說。「活象一條粗黃瓜,」他補充說,津津有味地猜想那個中毒喪命的商人一定象個大力士。
二十一
等物證檢查完畢,庭長宣佈法庭調查結束。他希望快點了結這個案件,就不休息,請提出公訴的副檢察官發言,心想他也是人,也要吸煙吃飯,一定會顧惜他們的。不料副檢察官既不顧惜自己,也不顧惜別人。他這人天生十分愚蠢,加上中學畢業時又獲得了金質獎章,在大學裡寫了一篇關於羅馬法地役權的論文得到獎金,因此自命不凡,剛愎自用(他在女人方面取得的成功更使他揚揚自得),結果也就變得越發愚蠢。庭長請他發言,他慢條斯理地站起來,顯示出穿著綉有花紋的制服的優美身材,雙手按住寫字檯,稍微低下頭,向法庭掃視了一下,但目光避開被告們,開始發言。
「諸位陪審員先生,你們承審的案件,」他開始發表剛纔在宣讀報告時準備好的演說,「是一個典型的——如果可以這樣說的話——犯罪案件。」
副檢察官自以為他的演說應該有社會影響,就象那些名律師發表他們一舉成名的演說那樣。不錯,旁聽席上只坐著三個女人——一個女裁縫、一個廚娘和西蒙的姐姐,還有一個馬車伕,但這並不影響他的演說。社會名流也都是這樣嶄露頭角的。副檢察官的行事原則,就是要永遠高瞻遠矚,換句話說,就是要探索犯罪心理奧秘,揭露社會潰瘍。
「諸位陪審員先生,你們看見你們面前這個典型的——如果可以這樣說的話——世紀末罪行。這種罪行具有可悲的腐化墮落的特徵,而在我們這個時代,我們社會裡某些分子就受到這種墮落風氣的嚴重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