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湖濱散記 第 93 頁


我們周圍的空間該說是很大的了。我們不能一探手就觸及地平線。蓊鬱的森林或湖沼並不就在我的門口,中間總還有著一塊我們熟悉而且由我們使用的空地,多少整理過了,還圍了點籬笆,它仿佛是從大自然的手里被奪取得來的。為了什麼理由,我要有這麼大的範圍和規模 ...
作者:梭羅 / 頁數:(93 / 223)

我們周圍的空間該說是很大的了。我們不能一探手就觸及地平線。蓊鬱的森林或湖沼並不就在我的門口,中間總還有著一塊我們熟悉而且由我們使用的空地,多少整理過了,還圍了點籬笆,它仿佛是從大自然的手里被奪取得來的。為了什麼理由,我要有這麼大的範圍和規模,好多平方英里的沒有人跡的森林,遭人類遺棄而為我所私有了呢?最接近我的鄰居在一英里外,看不到什麼房子,除非登上那半里之外的小山山頂去t望,才能望見一點兒房屋。我的地平線全給森林包圍起來,專供我自個享受,極目遠望只能望見那在湖的一端經過的鐵路和在湖的另一端沿著山林的公路邊上的籬笆。大體說來,我居住的地方,寂寞得跟生活在大草原上一樣。在這里離新英格蘭也像離亞洲和非洲一樣遙遠。可以說,我有我自己的太陽、月亮和星星,我有一個完全屬於我自己的小世界。從沒有一個人在晚上經過我的屋子,或叩我的門,我仿佛是人類中的第一個人或最後一個人,除非在春天里,隔了很長久的時候,有人從村里來釣鰵魚,――在瓦爾登湖中,很顯然他們能釣到的只是他們自己的多種多樣的性格,而鉤子只能鉤到黑夜而已――他們立刻都撤走了,常常是魚簍很輕地撤退的,又把「世界留給黑夜和我」,而黑夜的核心是從沒有被任何人類的鄰舍汙染過的。我相信,人們通常還都有點兒害怕黑暗,雖然妖巫都給吊死了,基督教和蠟燭火也都已經介紹過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