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隋書 第 115 頁


齊後主有寵姬馮小憐,慧而有色,能彈琵琶,尤工歌儛。後主惑之,拜為淑妃。選綵女數千,為之羽從,一女之飾,動費千金。帝從禽于三堆,而周師大至,邊吏告急,相望于道。帝欲班師,小憐意不已,更請合圍。帝從之。由是遲留,而晉州遂陷。後與周師相遇于晉州之 ...
作者:魏徵 / 頁數:(115 / 330)

齊後主有寵姬馮小憐,慧而有色,能彈琵琶,尤工歌儛。後主惑之,拜為淑妃。選綵女數千,為之羽從,一女之飾,動費千金。帝從禽于三堆,而周師大至,邊吏告急,相望于道。帝欲班師,小憐意不已,更請合圍。帝從之。由是遲留,而晉州遂陷。後與周師相遇于晉州之下,坐小憐而失機者數矣,因而國滅。齊之士庶,至今咎之。
   ○牛禍

梁武陵王紀祭城隍神,將烹牛,忽有赤蛇繞牛口,牛禍也。象類言之,又為龍蛇之孽。魯宣公三年,郊牛之口傷,時以為天不享。棄宣公也。《五行傳》曰:「逆君道傷,故有龍蛇之孽。」是時紀雖以赴援為名,而實妄自尊亢。思心之咎,神不享,君道傷之應。果為元帝所敗。
後齊武平二年,并州獻五足牛,牛禍也。《洪範五行傳》曰:「牛事應,宮室之象也。」帝尋大發卒,于仙都苑穿池築山,樓殿間起,窮華極麗。功始就而亡國。
後周建德六年,陽武有獸三,狀如水牛,一黃,一赤,一黑。與黑者鬥久之,黃者自傍觸之,黑者死,黃亦俱入于河。近牛禍也。黑者,周之所尚色。死者,滅亡之象。後數載,周果滅而隋有天下,旗牲尚赤,戎服以黃。
大業初,恆山有牛,四腳膝上各生一蹄。其後建東都,築長城,開溝洫。
   ○心腹之痾
陳禎明三年,隋師臨江,後主從容而言曰:「齊兵三來,周師再來,無弗摧敗。彼何為者?」都官尚書孔范曰:「長江天塹,古以為限隔南北。今日北軍豈能飛渡耶?臣每患官卑,彼若渡來,臣為太尉矣。」後主大悅,因奏妓縱酒,賦詩不輟。心腹之痾也。存亡之機,定之俄頃,君臣旰食不暇,後主已不知懼,孔范從而蕩之,天奪其心,曷能不敗?陳國遂亡,范亦遠徙。
齊文宣帝嘗宴于東山,投杯赫怒,下詔西伐,極陳甲兵之盛。既而泣謂群臣曰:「黑衣非我所制。」卒不行。有識者以帝精魄已亂,知帝祚之不永。帝后竟得心疾,耽荒酒色,性忽狂暴,數年而崩。
武成帝丁太后憂,緋袍如故。未幾,登三台,置酒作樂,侍者進白袍,帝大怒,投之台下。未幾而崩。
   ○黃眚黃祥
梁大同元年,天雨土。二年,天雨灰,其色黃。近黃祥也。京房《易飛候》曰:「聞善不及,茲謂有知。厥異黃,厥咎龍,厥災不嗣。蔽賢絶道之咎也。」時帝自以為聰明博達,惡人勝己。又篤信佛法,捨身為奴,絶道蔽賢之罰也。
大寶元年正月,天雨黃沙。二年,簡文帝夢丸土而吞之。尋為侯景所廢,以土囊壓之而斃,諸子遇害,不嗣之應也。
陳後主時,夢黃衣人圍城。後主惡之,繞城橘樹,盡伐去之。隋高祖受禪之後,上下通服黃衣。未幾隋師攻圍之應也。
後周大象二年正月,天雨黃土,移時乃息。與大同元年同占。時帝昏狂滋甚,期年而崩,至于靜帝,用遜厥位。絶道不嗣之應也。

開皇二年,京師雨土。是時帝懲周室諸侯微弱,以亡天下,故分封諸子,併為行台,專制方面。失土之故,有土氣之祥,其後諸王各謀為逆亂。京房《易飛候》曰:「天雨土,百姓勞苦而無功。」其時營都邑。後起仁壽宮,頽山堙谷,丁匠死者太半。
   ○裸蟲之孽
梁太清元年,丹陽有莫氏妻,生男,眼在頂上,大如兩歲兒。墜地而言曰:「兒是旱疫鬼,不得住。」母曰:「汝當令我得過。」疫鬼曰:「有上官,何得自由。母可急作絳帽,故當無憂。」母不暇作帽,以絳系發。自是旱疫者二年,揚、徐、兗、豫尤甚。莫氏鄉鄰,多以絳免,他土效之無驗。
大寶二年,京口人于藏兒,年五歲,登城西南角大樓,打鼓作《長江櫑》。鼓,兵象也。是時侯景亂江南。
陳永定三年,有人長三丈,見羅浮山,通身潔白,衣服楚麗。京房占曰:「長人見,亡。」後二歲,帝崩。
後主為太子時,有婦人突入東宮而大言曰:「畢國主。」後主立而祚終之應也。
至德三年八月,建康人家婢死,埋之九日而更生。有牧牛人聞而出之。
禎明二年,有船下,忽聞人言曰:「明年亂。」視之,得死嬰兒,長二尺而無頭。明年陳滅。
齊天保中,臨漳有婦人產子,二頭共體。是後政由奸佞,上下無別,兩頭之應也。
後主時,有桑門,貌若狂人,見烏則向之作禮,見沙門則毆辱之。烏,周色也。未幾,齊為周所吞,滅除佛法。
後周保定三年,有人產子男,陰在背上如尾,兩足指如獸爪。陰不當生於背而生於背者,陰陽反覆,君臣顛倒之象。人足不當有爪而有爪者,將致攫人之變也。是時,晉蕩公宇文護專擅朝政,征伐自己,陰懷篡逆。天戒若曰,君臣之分已倒矣,將行攫噬之禍。帝見變而悟,遂誅晉公,親萬機,躬節儉,克平齊國,號為高祖。轉禍為福之效也。
武帝時,有強練者,佯狂,持一瓠,至晉蕩公護門而擊破之,曰:「身尚可,子苦矣。」時護專政,因朝太后,帝擊殺之。發兵捕其諸子,皆備楚毒而死。強練又行乞于市,人或遺之粟麥,輒以無底袋受之。因大笑曰:「盛空。」未幾,周滅,高祖移都,長安城為墟矣。
開皇六年,霍州有老翁,化為猛獸。
七年,相州有桑門,變為蛇,尾繞樹而自抽,長二丈許。
仁壽四年,有人長數丈,見于應門,其跡長四尺五寸。其年帝崩。
大業元年,雁門人房回安,母年百歲,額上生角,長二寸。《洪範五行傳》曰:「婦人,陰象也。角,兵象也。下反上之應。」是後天下果大亂,陰戎圍帝于雁門。
四年,雁門宋谷村有婦人生一肉卵,大如鬥,埋之。後數日,所埋處雲霧盡合,從地雷震而上,視之洞穴,失卵所在。
六年,趙郡李來王家婢產一物,大如卵。
六年正月朔旦,有盜衣白練裙襦,手持香花,自稱彌勒佛出世。入建國門,奪衛士仗,將為亂。齊王暕遇而斬之。後三年,楊玄感作亂,引兵圍洛陽,戰敗伏誅。
八年,有澄公者,若狂人,于東都大叫唱賊。帝聞而惡之。明年,玄感舉兵,圍洛陽。
十二年,澄公又叫賊。李密逼東都,孟讓燒酆都市而去。
九年,帝在高陽。唐縣人宋子賢,善為幻術。每夜,樓上有光明,能變作佛形,自稱彌勒出世。又懸大鏡于堂上,紙素上畫為蛇為獸及人形。有人來禮謁者,轉側其鏡,遣觀來生形像。或映見紙上蛇形,子賢輒告云:「此罪業也,當更禮念。」又令禮謁,乃轉人形示之。遠近惑信,日數百千人。遂潛謀作亂,將為無遮佛會,因舉兵,欲襲擊乘輿。事泄,鷹揚郎將以兵捕之。夜至其所,繞其所居,但見火坑,兵不敢進。郎將曰:「此地素無坑,止妖妄耳。」及進,無復火矣。遂擒斬之,並坐其黨與千餘家。其後復有桑門向海明,于扶風自稱彌勒佛出世,潛謀逆亂。人有歸心者,輒獲吉夢。由是人皆惑之,三輔之士,翕然稱為大聖。因舉兵反,眾至數萬。官軍擊破之。京房《易飛候》曰:「妖言動眾者,茲謂不信。路無人行。不出三年,起兵。」自是天下大亂,路無人行。
   ○木金水火沴土
梁天監五年十一月,京師地震,木金水火沴土也。《洪範五行傳》曰:「臣下盛,將動而為害。」京房《易飛候》曰:「地動以冬十一月者,其邑饑亡。」時交州刺史李凱舉兵反。明年,霜,歲儉人饑。
普通三年正月,建康地震。是時,義州刺史文僧朗以州叛。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