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麥田捕手    P 10


作者:沙林傑
頁數:10 / 0
類別:文學

 

麥田捕手

作者:沙林傑
第10,共0。
他說。他的目的只是不讓我看書,不讓我自得其樂。對於鬥劍,他才他媽的不感興趣呢。「我們贏了,還是怎麼?」他說。
「誰也沒贏,」我說。可仍沒拾起頭來。
「什麼?」他說。不管什麼事,他總要讓你說兩遍。
「誰也沒贏,」我說。我偷偷地瞟了一眼,看看他在我五屜柜上翻什麼東西。他在看一張相片,是一個在紐約時經常跟我一起出去玩的名叫薩麗.海斯的姑娘的相片。自從我拿到那張混帳相片以後,他拿起來看了至少有五千次了。每次看完,他總是不放回原處。他是故意這樣做的。你看得出來。

「誰也沒贏,」他說。「怎麼可能呢?」
「我把寶劍之類的混帳玩藝兒全都落在地鐵上了。」我還是沒抬起頭來看他。
「在地鐵上,天哪!你把它們丟了,你是說?」
「我們坐錯了地鐵。我老得站起來看車廂上的一張混帳地圖。」
他走過來于脆擋住了我的光線。「嗨,」我說,「你進來以後,我把這同一個句子都看了二十遍啦。」
除了阿克萊,誰都聽得出我他媽的這句話裡的意思。可他聽不出來。「他們會叫你賠錢嗎?」他說。
「我不知道,我也他媽的不在乎。你坐下來或者走開好不好,阿克萊孩子?你他媽的擋住我的光線啦。」他不喜歡人家叫他「阿克萊孩子」。他老是跟我說我是個他媽的孩子,因為我只十六歲,他十八歲。我一叫他「阿克萊孩子」,就會氣得他發瘋。
他依舊站在那裡不動。他正是那種人,你越是叫他不要擋住光線,他越是站着不動。他最後倒是會走開的,可你跟他一說,他反倒走得更慢。「你在他媽的看什麼?」他說。

「一本他媽的書。」
他用手把我的書往後一推,看那書名。「好不好?」他說。
「我正在看的這個句子實在可怕極了。」我只要情緒對頭,也很會說諷刺話。可他一點也聽不出來。他又在房間裡溜躂起來,拿起我和斯特拉德萊塔的一切私人東西翻看。最後,我把那本書扔在地下了。有阿克萊那樣的傢伙在你身旁,你就甭想看書。簡直不可能。
我往椅背上一靠,看老阿克萊怎樣在我房裡自得其樂。我去紐約一趟回來,覺得有點兒累,開始打起呵欠來。接着我就開始逗笑玩兒。我有時候常常逗笑取樂,好讓自己不至于膩煩。我當時于的,是把我的獵人帽鴨舌轉到前面,然後把鴨舌拉下來遮住自己的眼睛。這麼一來,我就什麼也看不見了。「我想我快要成瞎子啦,」我用一種十分沙啞的聲音說。「親愛的媽媽,這兒的一切怎麼都這樣黑啊。」
「你是瘋子。我可以對天發誓,」阿克萊說。
「親愛的媽媽,把你的手給我吧。你于嗎不把你的手給我呢!」
「老天爺,別那麼孩子氣了。」
我開始學瞎子那樣往前瞎摸一氣,可是沒站起身來。我不住地說:「親愛的媽媽,你幹嗎不把你的手給我呢?」我只是逗笑取樂。自然啦,這樣做有時候能使我覺得十分決活。再說,我知道這還會讓阿克萊煩惱得要命。他老是引起我的虐待狂。我對他往往很殘忍。可是最後,我終於停止逗趣兒了。我仍將鴨舌轉到腦後,稍稍休息一會兒。
「這是誰的!」阿克萊說。他拿起我同屋的護膝給我看。阿克萊這傢伙什麼東西都要拿起來看。
他甚至連你的下體護身也要拿起來看。我告訴他說這是斯特拉德萊塔的。他於是往斯特拉德萊塔的床上一扔。他從斯特拉德萊塔的五屜櫃裡拿出來,卻往他的床上扔。
他過來坐在斯特拉德萊塔的椅子扶手上。他從來不坐在椅子上。老是坐在扶手上。「他媽的這頂帽於是哪兒弄採購?」他說。
「紐約。」
「多少錢?」
「一塊。」
「你上當啦。」他開始用火柴屁股剔起他的混帳指甲來。說來可笑。他的牙齒老是污穢不堪,他的耳朵也髒得要命,可他老是剔着自己的指甲。我揣摩他大概以為這麼一來,他就成了個十分乾淨利落的小伙子了。他剔着指甲,又望了我的帽子一眼。「在我們家鄉,就戴這樣的帽子打鹿,老天爺,」他說。「這是頂打鹿時候戴的帽子。」
「見你媽的鬼。」我脫下帽子看了一會兒。我還閉了一隻眼睛,象是朝他瞄準似的。「這是頂打人時候戴的帽子,」我說。「我戴了它拿槍打人。」
「你家裡人知道你給開除了嗎?」
「不知道。」
「斯特拉德萊塔他媽的到底到什麼地方去了?」
「看球去了。他約了女朋友。」我打了個呵欠。我全身都在打呵欠。這房間實在他媽的太熱了。使人困得要命。在潘西,你不是凍得要死,就是熱得要命。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