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麥田捕手    P 11

作者:沙林傑
頁數:11 / 0
類別:文學

 

「偉大的斯特拉德萊塔,」阿克萊說。「嗨。把你的剪刀借給我用一秒鐘,成不成?拿起來方便嗎?」
「不。我已經收拾起來了。在壁櫥的最上面呢。」

「拿出來借我用一秒鐘,成不成?」阿克萊說。「我指頭上有個倒拉刺想鉸掉哩。」
他可不管你是不是已經把東西收拾起來放到了壁櫥的最上面。我沒辦法,只好拿給他。拿的時候,還差點兒把命給送掉了。我剛打開壁櫥的門,斯特拉德萊塔的網球拍連着木架什麼的正好掉在我的頭上。只聽得啪的一聲巨響,疼得我要命。可是樂得老阿克萊他媽的差點兒也送掉了命。
他開始用他極高的假嗓音哈哈大笑起來。我拿下手提箱給他取剪刀,他始終哈哈地笑個不停。象這一類事有人頭上接了塊石頭什麼的總能讓阿克萊笑得掉下褲子。「你真他媽的懂得幽默,阿克萊孩子,」我對他說。「你知道嗎?」我把剪刀遞給了他。「讓我來當你的後台老闆。我可以送你到混帳的電台上去廣播。」我又坐到自己的椅子上。
他開始鉸他那看上去又粗又硬的指甲。「你用一下桌子好不好?」我說。「給我鉸在桌子上成嗎?我不想在今天夜裡光着腳踩你那爪子一樣的指甲。」
可他還是照樣鉸在地板上。一點不懂禮貌。我說的實話。
「期特拉德萊塔約的女朋友是誰?」他說。他老是打聽斯特拉德萊塔約的女朋友是誰,儘管他恨斯特拉德萊塔入骨。
「我不知道。幹嗎?」
「不幹嗎。嘿,我受不了那婊子養的。那個婊子養的實在叫我受不了。」

「他可愛你愛得要命呢。他告訴我說他以為你是個他媽的王子,」我說。我逗趣兒的時候,常常管人叫「王子」。這能給我解悶取樂。
「他老是擺出那種高人一等的臭架子,」阿克萊說。「我實在受不了那個婊子養的,你看得出他」「你能不能把指甲鉸在桌子上呢?嗨?」我說。「我已經跟你說了約莫五十」「他老是擺出他媽的那種高人一等的臭架子,」阿克萊說。「我甚至覺得那婊子養的缺少智力。他認為自己很聰明。他認為他大概是世界上最最」「阿克萊!天哪。你到底能不能把你爪子似的指甲鉸在桌子上?我已經跟你說了五十遍啦。」
他開始把指甲鉸在桌子上,算是換換口味。你只有對他大聲呦喝,他才會照着你的話去做。
我朝着他看了一會兒。接着我說:「我知道你為什麼要痛恨斯特拉德萊塔,那是因為他偶爾叫你刷牙。他雖然大聲嚷嚷,倒不是有心侮辱你。他說話方式不對,不過他並不是有意侮辱你。他的意思不過是說你要是偶爾刷刷牙,就會好看得多,也舒服得多。」
「我怎麼不刷牙。別給我來這一套。」
「不,你不刷牙。我看見你不刷牙,」我說。
可我倒不是成心給他難看。說起來我還有點為他難受呢。我是說如果有人說你並不刷牙,那自然不是什麼太愉快的事。「斯特拉德萊塔這人還不錯。他心眼兒不算太壞,」我說。「你不瞭解他,毛病就在這裡。」
「我仍要說他是婊子養的。他是個自高自大的婊子養的。」
「他的確自高自大,可他在某些事情上也十分慷慨。他的確是這樣的,」我說。“瞧。比如斯特拉德萊塔打着根領帶,你見了很喜愛。比如說他打着的那根領帶你喜歡得要命我只是隨便舉個例子。你知道他會怎麼樣?他說不定會解下來送你。
他的確會。要不然你知道他會怎麼樣?他會把領帶擱在你床上或者其他什麼地方。可他會把那根混帳領帶送你。大多數人恐怕只會”「他媽的,」阿克萊說。「我要是有他那麼些錢,我也會這樣做的。」
「不,你不會的。」我搖搖頭。「不,你不會的,阿克萊孩子。你要是有他那麼些錢,你就會成為一個最最大的」「別再叫我『阿克萊孩子』,他媽的。我大得都可以當你混帳的爸爸啦。」
「不,你當不了。」嘿,他有時候的確討人厭。他從不放過一個機會讓你知道你是十六他是十八。「首先,我決不會讓你進我那混帳的家門,」我說。
「呃,只要你別老是衝著我叫」突然間,房門開了,老斯特拉德萊塔一下衝進房來,樣子十分匆忙。他者是那麼匆忙。一切事情在他看來都是了不起的大事。他走過來象他媽的閙着玩似的在我兩邊臉上重重拍了兩下這種舉動有時真是叫人哭笑不得。「聽著,」他說。「你今天晚上有事出去嗎?」
「我不知道。我可能出去。他媽的外面在幹嗎啦下雪了?」他的大衣上全是雪。
「是的。聽著。你要是不到哪兒去,能不能把你那件狗齒花紋呢上衣借我穿一下?」
「誰贏了?」我說。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