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前程遠大 第 157 頁


「只不過是個小毛蟲而已,親愛的孩子。」 他的回答是十分嚴肅認真的,所用的字眼好像也是指某種職業。 「昨天晚上你來到寺區的時候」我說道,不過說著又停下來心想,這難道真的是昨天晚上嗎?這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怎麼了,親愛的孩子? ...
作者:狄更斯 / 頁數:(157 / 231)

「只不過是個小毛蟲而已,親愛的孩子。」
他的回答是十分嚴肅認真的,所用的字眼好像也是指某種職業。

「昨天晚上你來到寺區的時候」我說道,不過說著又停下來心想,這難道真的是昨天晚上嗎?這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怎麼了,親愛的孩子?」
「昨天晚上你來到這裡的大門口,問守夜人怎麼走時,有沒有人和你在一起?」
「有誰和我在一起?沒有,親愛的孩子。」
「你沒有注意到有人在門口嗎?」
「我沒有特別注意,」他有些疑惑地說,「我對這裡的路很不熟悉,不過,我想當時是有一個人和我一起走進來。」
「倫敦有人認識你嗎?」
「我希望沒有人認識我。」他說著,用食指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抹,使我看了既惱火又噁心。

「以前倫敦有認識你的人嗎?」
「親愛的孩子,那不會很多,我大部分時間都在鄉下。」
「你是在倫敦受審的嗎?」
「你說的是哪一次?」他說道,臉上露出機警的神色。
「最近一次。」
他點點頭。「就是那一次我和賈格斯先生相識了。賈格斯是我的辯護人。」
我想問他為了什麼受審,話剛到嘴邊,他便拿起餐刀在空中一揮,並且說道:「我過去所做的都已得到懲罰,一切都已償還!」然後繼續吃他的早飯。
他狼吞虎嚥地吃着,吃相實在不敢恭維,整個行為表現得都很粗魯,吃東西的響聲很大,而且一副貪婪的樣子。自從在沼澤地上見到他吃東西以來,他已掉了幾顆牙齒,因而總是用嘴巴磨動着食物,把頭斜在一邊,儘量用他的幾顆犬牙在啃食物,樣子極為可怕,就像一條饑餓的老狗。
如果說我本來很想吃些東西,這下子胃口全被他倒光了。我只是坐在那裡,對他產生了一種難以剋制的厭惡,憂鬱而又失望地打量着桌布。
「親愛的孩子,我算得上是一個厲害的吃客,」他吃完了早餐後,很有禮貌地向我道歉道,「不過我一向如此。如果我的身體不這麼好,吃得不這麼香,說不定就會少惹些麻煩了。同樣,我還得抽菸。我第一次在世界的那個天涯海角被僱去放羊時,如果沒有煙抽,我一定會憂鬱得發瘋,自己也變成一條羊了。」
他說著便從桌旁站起來,把一隻手伸進他穿的厚呢上衣的胸袋中,摸出一隻短短的黑色煙斗,又摸出一把散裝的煙草,就是被稱為黑人頭牌的煙草。他裝滿了一煙斗後,把多餘的煙草又放回口袋,好像他的口袋就是一隻抽屜。然後,他拿起火鉗從爐火中夾起一塊炭火,點燃了煙斗,並且在爐前地毯上轉過身子,接着又做出他最喜歡的動作,把他的兩隻手伸給我。
他的雙手抓住我的雙手上下蕩着,嘴裡叨着的煙斗噴出一股煙氣。他說道:「瞧,這才是我培養出來的紳士!這是貨真價實的上等人!皮普,只要看著你,便使我心花怒放。我一心所想的只是站在你旁邊,細細地看著你,親愛的孩子!」
我儘快地把兩手掙脫出來,然後才感到慢慢地定下心來,思考着當時我所處的境況。一聽到他那嘶啞的話語,一坐在那裡看著他皺紋滿佈的禿腦門,以及兩鬢的鐵灰色發須,我心中便十分明白,我身上已加了一條相當沉重的鐐銬。
「我絶對不能看到我的紳士踩在街頭的泥濘之中,我絶對不讓他的皮靴上沾上塵土。皮普,我培養的上等人一定要有自己的馬車!要有自己的馬騎,有自己的馬車乘,而且連他的僕人也要有自己的馬騎,有自己的馬車乘。難道只看著那些移民們騎在高頭大馬上,騎在純種馬上,天啦!難道我的倫敦紳士卻沒有馬騎?不,不。皮普,我們要讓他們看看,事情不是他們所想象的那樣,是不是,皮普?」
他從口袋裏掏出一隻又大又厚的皮夾子,裡面裝着滿滿的鈔票,向桌上一丟。
「這皮夾子中的錢是夠你花的了,親愛的孩子。這錢就是你的。我掙的錢都不是我的,都是你的。你大可不必擔心花錢,我還有更多的錢呢。我這次回到我的故國,就是要看一看我培養造就的紳士花起錢來像一個紳士,這就是我的樂趣。我的樂趣就是要看你花錢。他媽的,其他的人全都該死!」說完後,他看著四周,用手指叭的一聲打出個清脆的榧子,「他媽的一個一個的都該死,從戴着假髮的法官,到騎着高頭大馬踏起滿天灰塵的移民全都該死,我要讓他們瞧瞧我的這位紳士比他們全加在一起還要更紳士!」
我心裡充滿了恐懼的厭惡,几乎達到了瘋狂的程度。我說道:「不要再說下去了!我有話對你說。我要知道以後該怎麼辦,我要知道你怎麼樣才可以避開危險,你將在這兒住多久,有什麼計劃等等。」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