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前程遠大 第 231 頁


從下午開始,天空就有一層帶有寒意的銀白色霧氣,那時月亮還沒有登上天空,放出光輝。而這時,星星卻透過霧氣在閃閃發光,月亮也升到了空中,因而夜晚並不顯得黑暗。我依稀能辨別出古宅舊址的每一個部分,哪兒曾是制酒作坊,哪兒曾是大門,哪兒曾放著啤酒桶。 ...
作者:狄更斯 / 頁數:(231 / 231)

從下午開始,天空就有一層帶有寒意的銀白色霧氣,那時月亮還沒有登上天空,放出光輝。而這時,星星卻透過霧氣在閃閃發光,月亮也升到了空中,因而夜晚並不顯得黑暗。我依稀能辨別出古宅舊址的每一個部分,哪兒曾是制酒作坊,哪兒曾是大門,哪兒曾放著啤酒桶。我一一回憶懷念,並順着荒寂的花園小徑望去,忽然看見一個孤獨的身影。
我於是向前探出腳步。那個身影也發覺了我,也向着我移來,然後又站住,一動也不動。我接近了這身影,看到這是一位女子。我走近一些,身影正想轉身,但又忽然停住了,等我走過去。接着,這個身影遲疑了一下,彷彿是顯得大驚失色,呼喊着我的名字,同時我也驚叫了出來!

「埃斯苔娜!」
「我奇怪你怎麼還認得出我,我完全變了。」
確實她的青春艷麗已經消逝,然而她那難以言表的端莊華麗,她那難以言表的迷人嫵媚卻依舊當年。所有這些美的誘惑,從前我都見過,而我以前所沒有見過的是她那一對眼睛,從前她的雙眸總閃着傲氣,如今卻閃着淒涼酸楚的光;而我以前所沒有感觸過的是那一隻手,從前她握手時手上毫無情感,而今天手上有一股真正友情的暖流。
我們坐在附近的一張長椅上,我說道:「多少年如流雲般過去,埃斯苔娜,而今日我們在最初相見時的舊址上又重逢,這有多麼奇怪!你常常回到這裡嗎?」
「我一直沒有回來過。」
「我也沒有。」
月亮開始上升,邀游夜空,我腦海中出現了馬格韋契注視着白色天花板的寧靜目光,這目光已永遠逝去;月亮開始上升,邀游夜空,我腦海中出現了馬格韋契的最後情景,他的手壓在我的手上,傾聽我告訴他的最後的人間之音。
埃斯苔娜終於打破了我們之間的沉默。
「我一直在希望有一天能回來看看,可是各種各樣的情況使我不能回來。多麼可憐的、可憐的故居啊!」
銀色的霧氣和月亮最初發出的光輝混合一片,月光又和她眼中流出的淚珠融合在一起。她沒有意識到我已經看到這一切,想抑制住自己的情感,以平靜的語氣說道:

「你在這裡一路走過來,看到這宅邸敗落到如此的情況,你感到驚奇嗎?」
「當然,埃斯苔娜。」
「這塊地還是屬於我的。只有這塊地我總算還保留住了。這裡的每一樣東西都一點一點地離開了我,唯獨這塊地我保留住了。在這些令人傷心的年代裡,就只有這一件東西我還是堅守下來沒有賣出去。」
「還準備在這裡建房子嗎?」
「會建的。我就是在建屋之前來這裡向它告別的。」她說著,然後用一種十分關心遊子的語氣說道:「你仍然住在國外?」
「仍然在國外。」
「我敢說,你一定過得不壞吧。」
「我努力工作只是為了生活,所以是的,我生活得不壞。」
「我時常想到你。」埃斯苔娜說道。
「真的?」
「特別是近些日子,我更常想到你。雖然我生活中有一段很長的艱苦日子,但是我不會去想;我想到的是我竟對珍寶一無所知,把無價之寶竟然隨便拋棄。自從我個人的情況不如意後,這些口憶就不得不在我心頭占一席之地。」
「你永遠在我的心裡。」我答道。
我們又一次沉默無言,直到她打破沉寂。
「我沒有想到,」埃斯苔娜說道,「我到這裡來和故地告別,竟然又是和你告別,我感到很高興。」
「埃斯苔娜,和我又一次分別,你高興嗎?可是對我來說,分別是一件痛苦的事。對我來說,上次分別時的悲傷和痛苦永遠地縈繞在我的記憶之中。」
「可是,你上次不是對我說過,」埃斯苔娜非常誠心地答道,「『但願上帝保佑你,但願上帝原宥你!』你上次能這麼對我說,你現在也會這樣對我說,而且是毫不猶豫地這樣對我說。多年來痛苦給我的教訓比任何別的事物對我的教訓都更加深切,痛苦使我領會到你當時的心情。我已受盡折磨,心腸已碎,但是我希望會有改善。希望你像從前一樣體諒我,善待我,並且告訴我,我倆仍是朋友。」
「我倆仍是朋友。」我說著站起身,並俯身扶她從長椅上站了起來。
「我們雖然分離,但願情意長存。」埃斯苔娜說道。
我把她的手握在自己手中,一同走出這片廢墟。記得在很久之前我第一次離開鐵匠鋪時,正值晨霧剛剛消散;現在我們剛走出廢墟,夜霧也正開始消散。一片廣闊的靜寂沉浸在月色之中,似乎向我表明,我和她將永遠一起,不再分離。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