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舊唐書 上    P 9


作者:劉昫
頁數:9 / 0
類別:歷史

 

舊唐書 上

作者:劉昫
第9,共0。
冬十月,右衛大將軍、順州都督、北平郡王阿史那什鉢苾卒。十二月壬寅,幸溫湯。癸卯,獵于驪山。丙午,賜新豐高年帛有差。戊申 ,至自溫湯。
六年春正月乙卯朔,日有蝕之。二月丙戌,置三師官員。戊子,初置律學。
三月戊辰,幸九成宮。六月己亥,酆王元亨薨。辛亥,江王囂薨。
冬十月乙卯,至自九成宮。十二月辛未,親錄囚徒,歸死罪者二百九十人于家,令明年秋末就刑。其後應期畢至,詔悉原之。是歲,黨項羌前後內屬者三十萬口。


  
七年春正月戊子,詔曰:「宇文化及弟智及、司馬德戡、裴虔通、孟景、元禮、楊覽、唐奉義、牛方裕、元敏、薛良、馬舉、元武達、李孝本、李孝質、張愷、許弘仁、令狐行達、席德方、李覆等,大業季年,咸居列職,或恩結一代,任重一時;乃包藏凶慝,罔思忠義,爰在江都,遂行弒逆,罪百閻、趙,釁深梟獍。雖事是前代,歲月已久,而天下之惡,古今同棄,宜置重典,以勵臣節。其子孫並宜禁錮,勿令齒敘。」是日,上制《破陣樂舞圖》。辛丑,賜京城酺三日。丁卯,雨土。乙酉,薛延陀遣使來朝。庚寅,秘書監、檢校侍中魏徵為侍中。癸巳,直太史、將仕郎李淳風鑄渾天黃道儀,奏之,置於凝暉閣。夏五月癸未,幸九成宮。八月,山東、河南三十州大水,遣使賑恤。
冬十月庚申,至自九成宮。十一月丁丑,頒新定《五經》。壬辰,開府儀同三司、齊國公長孫無忌為司空。十二月丙辰,狩于少陵原,詔以少牢祭杜如晦、杜淹、李綱之墓。
八年正月癸未,右衛大將軍阿史那吐苾卒。辛丑,右屯衛大將軍張士貴討東、西五洞反獠,平之。壬寅,命尚書右仆射李靖、特進蕭瑀楊恭仁、禮部尚書王珪、御史大夫韋挺、鄜州大都督府長史皇甫無逸、揚州大都督府長史李襲譽、幽州大都督府長史張亮、涼州大都督李大亮、右領軍大將軍竇誕、太子左庶子杜正倫、綿州刺史劉德威、黃門侍郎趙弘智使于四方,觀省風俗。


  
二月乙巳,皇太子加元服。丙午,賜天下酺三日。三月庚辰,幸九成宮。五月辛未朔,日有蝕之。丁丑,上初服翼善冠,貴臣服進德冠。七月,始以雲麾將軍階為從三品。隴右山崩,大蛇屢見。山東、河南、淮南大水,遣使賑恤。八月甲子,有星孛于虛、危,歷于氐,十一月上旬乃滅。九月丁丑,皇太子來朝。
冬十月,右驍衛大將軍、褒國公段志玄擊吐谷渾,破之,追奔八百餘里。甲子,至自九成宮。十一月辛未,右仆射、代國公李靖以疾辭官,授特進。丁亥,吐谷渾寇涼州。己丑,吐谷渾拘我行入趙道德。十二月辛丑,命特進李靖、兵部尚書侯君集、刑部尚書任城王道宗、涼州都督李大亮等為大總管,各帥師分道以討吐谷渾。壬子,越王泰為雍州牧。乙卯,帝從太上皇閲武于城西。是歲,龜茲、吐蕃、高昌、女國、石國遣使朝貢。
九年春三月,洮州羌叛,殺刺史孔長秀。壬午,大赦。每鄉置長一人,佐二人。乙酉,鹽澤道總管高甑生大破叛羌之眾。庚寅,敕天下戶立三等,未盡升降,置為九等。
夏四月壬寅,康國獻獅子。閏月丁卯,日有蝕之。癸巳,大總管李靖、侯君集、李大亮、任城王道宗破吐谷渾于牛心堆。五月乙未,又破之於烏海,追奔至柏海。副總管薛萬均、薛萬徹又破之於赤水源,獲其名王二十人。庚子,太上皇崩于大安宮。壬子,李靖平吐谷渾于西海之上,獲其王慕容伏允。以其子慕容順光降,封為西平郡王,復其本國。秋七月甲寅,增修太廟為六室。
冬十月庚寅,葬高祖太武皇帝于獻陵。戊申,祔于太廟。辛丑,左仆射、魏國公房玄齡加開府儀同三司,余如故。十二月甲戌,吐谷渾西平郡王慕容順光為其下所弒,遣兵部尚書侯君集率師安撫之,仍封順光子諾曷鉢為河源郡王,使統其眾。右光祿大夫、宋國公蕭瑀依舊特進,復令參預朝政。
十年春正月壬子,尚書左仆射房玄齡、侍中魏徵上樑、陳、齊、周、隋五代史,詔藏於秘閣。癸丑,徙封趙王元景為荊王,魯王元昌為漢王,鄭王元禮為徐王,徐王元嘉為韓王,荊王元則為彭王,滕王元懿為鄭王,吳王元軌為霍王,豳王元鳳為虢王,陳王元慶為道王,魏王靈夔為燕王,蜀王恪為吳王,越王泰為魏王,燕王祐為齊王,梁王愔為蜀王,郯王惲為蔣王,漢王貞為越王,申王慎為紀王。夏六月,以侍中魏徵為特進,仍知門下省事。壬申,中書令溫彥博為尚書右仆射。甲戌,太常卿、安德郡公楊師道為侍中。己卯,皇后長孫氏崩于立政殿。冬十一月庚寅,葬文德皇后于昭陵。十二月壬申,吐谷渾河源郡王慕容諾曷鉢來朝。乙亥,親錄京師囚徒。是歲,關內、河東疾病,命醫賚藥療之。
十一年春正月丁亥朔,徙鄶王元裕為鄧王,譙王元名為舒王。癸巳,加魏王泰為雍州牧、左武候大將軍。庚子,頒新律令于天下。作飛山宮。甲寅,房玄齡等進所修《五禮》。詔所司行用之。
二月丁巳,詔曰:
夫生者天地之大德,壽者修短之一期。生有七尺之形,壽以百齡為限,含靈稟氣,莫不同焉,皆得之於自然,不可以分外企也。是以《禮記》云:「君即位而為椑」。莊周云:「勞我以形,息我以死。」豈非聖人遠鑒,通賢深識?末代已來,明闢蓋寡,靡不矜黃屋之尊,慮白駒之過,並多拘忌,有慕遐年。謂雲車易乘,羲輪可駐,異軌同趣,其蔽甚矣。有隋之季,海內橫流,豺狼肆暴,吞噬黔首。朕投袂發憤,情深拯溺,扶翼義師,濟斯塗炭。賴蒼昊降鑒,股肱宣力,提劍指麾,天下大定。此朕之宿志,于斯已畢。猶恐身後之日,子子孫孫,習于流俗,猶循常禮,加四重之櫬,伐百祀之木,勞擾百姓,崇厚園陵。今預為此制,務從儉約,于九嵕之山,足容棺而已。積以歲月,漸而備之。木馬涂車,土桴葦龠,事合古典,不為時用。
又佐命功臣,或義深舟楫,或謀定帷幄,或身摧行陣,同濟艱危,克成鴻業,追念在昔,何日忘之!使逝者無知,咸歸寂寞;若營魂有識,還如疇曩,居止相望,不亦善乎!漢氏使將相陪陵,又給以東園秘器,篤終之義,恩意深厚,古人豈異我哉!自今已後,功臣密戚及德業佐時者,如有薨亡,宜賜塋地一所,及以秘器,使窀穸之時,喪事無闕。所司依此營備,稱朕意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