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新唐書 第 153 頁


按讚收藏   

貞觀十四年,交河道行軍大總管侯君集伐高昌。先是其國中有童謡曰;「高昌兵馬如霜雪,漢家兵馬如日月,日月照霜雪,迴首自消滅。」 永徽後,民歌《武媚娘曲》。 調露初,京城民謡有「側堂堂,橈堂堂」之言。太常丞李嗣真曰:「側者,不正;橈者,不 ...
作者:歐陽修 / 頁數:(153 / 907)

貞觀十四年,交河道行軍大總管侯君集伐高昌。先是其國中有童謡曰;「高昌兵馬如霜雪,漢家兵馬如日月,日月照霜雪,迴首自消滅。」
永徽後,民歌《武媚娘曲》。

調露初,京城民謡有「側堂堂,橈堂堂」之言。太常丞李嗣真曰:「側者,不正;橈者,不安。自隋以來,樂府有《堂堂曲》,再言堂者,唐再受命之象。」
永淳元年七月,東都大雨,人多殍殕。先是童謡曰:「新禾不入箱,新麥不入場,迨及八九月,狗吠空垣牆。」
高宗自調露中欲封嵩山,屬突厥叛而止;後又欲封,以吐蕃入寇遂停。時童謡曰:「嵩山凡幾層,不畏登不得,但恐不得登,三度徵兵馬,傍道打騰騰。」
永徽末,裡歌有《桑條韋也》、《女時韋也》樂。
龍朔中,時人飲酒令曰;「子母相去離,連台拗倒。」俗謂杯盤為子母,又名盤為台。又裡歌有《突厥鹽》。
永淳後,民歌曰:「楊柳楊柳漫頭駝。」
垂拱後,東都有《契苾兒歌》,皆淫艷之詞。契苾,張易之小字也。
如意初,裡歌曰:「黃麞黃麞草裡藏,彎弓射爾傷。」其後,王孝傑敗於黃麞谷。
神龍以後,民謡曰:「山南烏鵲窠,山北金駱駝,鐮柯不鑿孔,斧子不施柯。」山南,唐也,烏鵲窠者,人居寡也;山北,胡也,金駱駝者,虜獲而重載也。安樂公主于洺州造安樂寺,童謡曰:「可憐安樂寺,了了樹頭懸。」
景龍中,民謡曰:「黃牸犢子輓紖斷,兩足踏地奚斷,城南黃牸犢子韋。」又有《阿緯娘歌》。時又謡曰:「可憐聖善寺,身著綠毛衣,牽來河裡飲,踏殺鯉魚兒。」
玄宗在潞州,有童謡曰;「羊頭山北作朝堂。」
天寶中,有術士李遐周于玄都觀院廡間為詩曰:「燕市人皆去,函關馬不歸,人逢山下鬼,環上系羅衣。」而人皆不悟,近詩妖也。又祿山未反時,童謡曰;「燕燕飛上天,天上女兒鋪白氈,氈上有千錢。」時幽州又有謡曰:「舊來誇戴竿,今日不堪看,但看五月裡,清水河邊見契丹。」
德宗時,或為詩曰;「此水連涇水,雙眸血滿川,青牛逐硃虎,方號太平年。」近詩妖也。硃泚未敗前兩月,有童謡曰:「一隻箸,兩頭硃,五六月,化為且。」
元和初,童謡曰;「打麥打麥三三三。」乃轉身曰:「舞了也。」
大中末,京師小兒疊布漬水紐之嚮日,謂之曰「拔暈」。
咸通七年,童謡曰:「草青青,被嚴霜,鵲始後,看顛狂。」十四年,咸都童謡曰;「咸通癸巳,出無所之,蛇去馬來,道路稍開,頭無片瓦,地有殘灰。」是歲,歲陰在巳,明年在午。巳,蛇也;午,馬也。
僖宗時,童謡曰:「金色蝦蟆爭努眼,翻卻曹州天下反。」

乾符六年,童謡曰;「八月無霜寒草青,將軍騎馬出空城,漢家天子西巡狩,猶向江東更索兵。」
中和初,童謡曰:「黃巢走,泰山東,死在翁家翁。」
○訛言
貞觀十七年七月,民訛言官遣棖棖殺人,以祭天狗,云:其來也,身衣狗皮,鐵爪,每于暗中取人心肝而去。於是更相震怖,每夜驚擾,皆引弓斂自防,無兵器者剡竹為之,郊外不敢獨行。太宗惡之,令通夜開諸坊門,宣旨慰諭,月餘乃止。
武后時,民飲酒謳歌,曲終而不盡者,謂之「族鹽」。
開元二十七年十月,改作東都明堂,訛言官取小兒埋明堂下,以為厭勝。村野兒童藏於山谷,都城騷然,或言兵至。玄宗惡之,遣使尉諭,久之乃止。
天寶三載二月辛亥,有星如月,墜於東南,墜後有聲,京師訛言官遣棖棖捕人,取肝以祭天狗,人頗恐懼,畿內尤甚,遣使安諭之,與貞觀十七年占同。
天寶後,詩人多為憂苦流寓之思,及寄興于江湖僧寺,而樂曲亦多以邊地為名,有《伊州》、《甘州》、《涼州》等,至其曲遍繁聲,皆謂之「入破」。又有《胡旋舞》,本出康居,以旋轉便捷為巧,時又尚之。破者,蓋破碎雲。
建中三年秋,江淮訛言有毛人食其心,人情大恐。硃泚既僭號,名其舊第曰潛龍宮,移內府珍貨以實之。占者以為,《易》稱「潛龍勿用」,此敗祥也。
大和九年,京師訛言鄭注為上合金丹,生取小兒心肝,密旨捕小兒無算。往往陰相告曰:「某處失幾兒矣。」方士言金丹可致神仙,蓋誕妄不經之語,或信而服之,則發熱多死,如有所戒雲。小兒,無辜者,取其心肝,將有殺戮象。
劉從諫未死時,潞州有狂人折腰于市曰;「石雄七千人至矣。」從諫捕斬之。
咸通十四年秋,成都訛言有犭夷母鬼夜入人家,民皆恐,夜則聚坐。或曰某家見鬼,眼晃然如燈焰,民益懼。
黃巢未入京師時,都人以黃米及黑豆屑蒸食之,為之「黃賊打黑賊」。僖宗時,裡巷鬥者激怒,言:「任見右廂天子。」
毛蟲之孽。
永徽中,河源軍有狼三,晝入軍門,射之,斃。
永淳中,嵐、勝州兔害稼,千萬為群,食苗盡,兔亦不復見。
開元三年,有熊晝入揚州城。
乾元二年十月,詔百官上勤政樓觀安西兵赴陝州,有狐出於樓上,獲之。
大曆四年八月己卯,虎入京師長壽坊宰臣元載家廟,射殺之。虎,西方之屬,威猛吞噬,刑戮之象。六年八月丁丑,獲白兔于太極殿之內廊。占曰;「國有憂。白,喪祥也。」
建中三年九月己亥夜,虎入宣陽裡,傷人二,詰朝獲之。
貞元二年二月乙丑,有野鹿至于含元殿前,獲之;壬申,又有鹿至于含元殿前,獲之。占曰:「有大喪。」四年三月癸亥,有鹿至京師西市門,獲之。
開成四年四月,有麞出於太廟,獲之。
○犬禍
武德三年,突厥處羅可汗將入冠,夜聞犬群嗥而不見犬。
武后初,酷吏丘神勣家狗生子皆無首,當項有孔如口,晝夜鳴吠,俄失所在。
神功元年,安國獻兩首犬。首多者,上不一也。
天寶十一載,李林甫晨起盥飾將朝,取書囊視之,中有物如鼠,躍于地即變為狗,壯大雄目,張牙視林甫,林甫射之,中,殺然有聲,隨箭沒。
貞元七年,趙州柏鄉民李崇貞家黃犬乳犢。
會昌三年,定州深澤令家狗生角。
大中初,狗生角。京房曰:「執正失將害之應。」又曰:「君子危陷,則狗生角。」
咸通中,會稽有狗生而不能吠,擊之無聲。狗職吠以守禦,其不能者,象鎮守者不能禦寇之兆。
成汭為荊南節度使,城中犬皆夜吠,日者向隱以為城郭將丘墟。
中和二年秋,丹徒狗與彘交。占曰;「諸侯有謀害國者。」
○白眚白祥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