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福爾摩斯探案    P 214

作者:柯南道爾
頁數:214 / 0
類別:文學

 

這間空屋的地板正中躺着一個身材魁梧的人,他那修整得很乾淨的黝黑臉膛,歪扭得奇形怪狀,十分可怕;頭上有一圈鮮紅的血跡。屍體躺在一塊白木板上的一個巨大的濕淋淋的環形物上。他的雙膝彎曲,兩手痛苦地攤開着。一把白柄的刀子從他又粗又黑的喉嚨正中整個地刺進了他的身體。這個人身材魁梧,在他遭到這致命的一擊之前,他一定象一頭被斧子砍倒的牛一樣已經倒下了。他的右手旁邊的地板上放著一把可怕的兩邊開刃的牛角柄匕首,匕首旁邊是一隻黑色小山羊皮手套。 
「哎喲!這是黑喬吉阿諾本人!"美國偵探喊道,“這一回,有人趕在我們前頭了。」 

「蠟燭在窗檯上,福爾摩斯先生,"葛萊森說,“唉,你在幹什麼?」 
福爾摩斯已經走過去點上了蠟燭,並且在窗前晃動着。然後他向黑暗中探望着,吹滅蠟燭,把它扔在地板上。 
「我確實覺得這樣做會有幫助的,「他說。他走過來,站在那裡沉思。這時兩位專職人員正在檢查屍體。」你說,當你們在樓下等候的時候,有三個人從房子裡出去,」他最後說道, 
「你看清楚了沒有?」 
「看清楚了。」 
「其中有沒有一個三十來歲的青年,黑鬍子,皮膚很黑,中等身材?」 
「有。他是最後一個走過我身邊的。」 
「我想,他就是你要找的人。我可以對你講出他的樣子來,我們還有他的一個很清晰的腳印。這對你應當是足夠的了。」 
「不很夠,福爾摩斯先生,倫敦有幾百萬人吶。」 
「也許不很夠。因此,我想最好還是叫這位太太來幫助你們。」 

聽見這句話,我們都轉過身去。只見門道上站着一個很美麗的高個子女人——布盧姆斯伯利的神秘房客。她慢慢走上前來,臉色蒼白,神情非常憂鬱,直瞪着兩眼,驚恐的目光注視着地上的那個黑色軀體。 
“你們把他殺死啦!「她喃喃地說,“啊,我的上帝,你們把他殺死啦!」接着,我聽見她突然深深地倒吸了一口氣,跳了起來,發出歡樂的叫聲。她在房間裡轉着圈跳舞,拍着手,黑眼睛裡顯露出又驚又喜的神色,嘴裡湧出了成百句優美的意大利語的感嘆詞句。這樣一個女人見到這樣一番情景之後竟然如此歡欣若狂,這是何等可怕而令人驚奇啊。她突然停下來,用一種詢問的眼光看著我們。 
「而你們!你們是警察吧?你們殺死了奎賽佩·喬吉阿諾,對嗎?」 
「我們是警察,夫人。」 
她向房間裡四周的暗處掃了一眼。 
「那麼,根納羅呢?「她問道。」他是我的丈夫。根納羅·盧卡。我是伊米麗亞·盧卡。我們兩個都是從紐約來的。根納羅在哪兒?剛纔是他在這個窗口叫我來的,我趕快跑來了。」 
「叫你來的是我,」福爾摩斯說。 
「你!你怎麼可能?」 
「你的密碼並不難懂,夫人。歡迎你的光臨。我知道,我只要閃出'Vieni的信號,你就一定會來的。」’① 
①意大利語「來吧」。——譯者注 
這位美貌的意大利女人惶恐地看著我的同伴。 
「我不明白,你怎麼知道這些的,「她說,「奎賽佩·喬吉阿諾——他是怎麼——」她停頓了一下,然後臉上突然露出驕傲和喜悅的神色。」我現在明白了!我的根納羅呀!我的了不起的、漂亮的根納羅,是他保護我沒有受到傷害,是他。他用他強有力的手殺死了這個魔鬼!啊,根納羅,你真好!有哪一個女人能配得上這樣的男子。」 
「唔,盧卡太太,"深感沒趣的葛萊森說著,一隻手拉住這位女士的衣袖,毫無感情,就好象她是諾丁希爾的女流氓似的,“你是誰,你是幹什麼的,我都不很清楚;不過根據你說的,情況已經很清楚了,我們要你到廳裡去一趟。」 
「等一等,葛萊森,"福爾摩斯說,“我倒覺得,這位女士可能正象我們急於瞭解情況一樣地急於要把情況告訴我們。夫人,你知道,躺在我們面前的這個人是你丈夫殺死的,為了這個,你丈夫會被逮捕審判的呀!你說的情況可以作證詞。但是,如果你認為他作出此事不是出於犯法的動機,是出於他想要查明情況的動機,那麼,你幫他的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全部經過告訴我們。」 
「既然喬吉阿諾死了,我們就不怕什麼了,」這位女士說, 
「他是個妖魔鬼怪。世界上沒有哪個法官會為我丈夫殺死了這樣一個人而懲辦我丈夫的。」 
「既然是這樣,"福爾摩斯說道,“我建議把房門鎖起來,讓這一切都照原樣擺着。我們和這位女士一起到她的房間去。等我們聽完了她要對我們說的一切之後,再作打算。」 
半個鐘頭之後,我們四個人已在盧卡太太那間小小的起居室裡坐下來,聽她講述那些奇怪的凶險事件。事件的結尾,我們碰巧已經目睹了。她的英語說得很快而流利,但不很正規。為清楚起見,我只好作些語法修改。 
「我出生在那不勒斯附近的坡西利坡,」她說,“我是首席法官奧古斯托·巴雷裡的女兒。我父親曾經在當地做過議員。根納羅在我父親手下做事。我愛上了他。別的女人也一定會愛他的。他沒有錢也沒有地位——他什麼也沒有,只有美貌、力量和活力——所以我父親不准我們結婚。我們一起跑了,在巴裡結了婚。變賣了首飾,用這筆錢我們到了美國。這是四年前的事。從那以後,我們一直住在紐約。 
“開頭,我們運氣很好。根納羅幫助了一位意大利先生——他在一個叫鮑厄裡的地方把這位先生從幾個暴徒中救了出來,這樣就交了一個有勢力的朋友。這位先生叫梯托·卡斯塔洛蒂。他是卡斯塔洛蒂-贊姆巴大公司的主要合辦人。這家公司是紐約的主要水果進口商。贊姆巴先生有病,我們新結識的朋友卡斯塔洛蒂掌管公司的大權。公司僱用了三百多名職工。他在公司裡給我丈夫找了個工作,而且叫他主管一個門市部,在各方面對我丈夫都很好。卡斯塔洛蒂先生是個單身漢,我相信,他覺得根納羅好象是他的兒子,我和我丈夫敬愛他,好象把他看作我們的父親。我們在布魯克林買了一幢小房子,我們的整個前途看來都有了保障。這時候,忽然出現了烏雲,很快就佈滿了我們的天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