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悲慘世界    P 31


作者:雨果
頁數:31 / 0
類別:文學

 

作者:雨果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悲慘世界

「您是有人道的,本堂神甫先生。您沒有瞧不起人的心。一個好神甫真是好。那麼您不要我付賬嗎?」「不用付賬,」主教說,「留着您的錢吧。您有多少?您沒有說過一百○九個法郎嗎?」
「還得加上十五個蘇。」那人說。
「一百○九個法郎十五個蘇。您花了多少時間賺來的?」
「十九年。」
「十九年!」
主教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那人接著說:
「我的錢,全都在。這四天裡我只用了二十五個蘇,那二十五個蘇是我在格拉斯地方幫着卸車上的貨物賺來的。您既是神甫,我就得和您說,從前在我們牢裡有個佈道神甫。一天,我又看見一個主教。大家都稱他做‘主教大人’。那是馬賽馬若爾教堂的主教。他是一些神甫頭上的神甫。請您原諒,您知道,我不會說話;對我來說,實在說不好!您知道,象我們這種人!他在監獄裡一個祭台上做過彌撒,頭上有個尖的金玩意兒。在中午的陽光裡,那玩意幾照得多麼亮。我們一行行排着,三面圍着。在我們的前面,有許多大炮,引火繩子也點着了。我們看不大清楚。他對我們講話,但是他站得太靠裡了,我們聽不見。那樣就是一個主教。」
他談着,主教走去關上那扇敞着的門。
馬格洛大娘又進來,拿着一套餐具,擺在桌子上。「馬格洛大娘,」主教說,「您把這套餐具擺在靠近火的地方。」他又轉過去朝着他的客人:


  
「阿爾卑斯山裡的夜風是夠受的。先生,您大約很冷吧?」
每次他用他那種柔和嚴肅、誠意待客的聲音說出「先生」那兩個字時,那人總是喜形于色。「先生」對於罪犯,正象一杯水對於墨杜薩①的遭難音。蒙羞的人都渴望別人的尊重。
「這盞燈,」主教說,「太不亮了。」
①墨杜薩(Méduse),船名,一八一六年七月二日在距非洲西岸四十海里地方遇險。一百四十九個旅客改乘木排,在海上飄了十二天,旅客多因饑渴死去。得救者十五人。


  
馬格洛大娘會意,走到主教的臥室裡,從壁爐上拿了那兩個銀燭台,點好放在桌上。
「神甫先生,」那人說,「您真好。您並不瞧不起我。您讓我住在您的家裡,您為我點起蠟燭。我並沒有瞞您我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也沒有瞞您我是一個倒霉蛋。」
主教坐在他身旁,輕輕按着他的手。
「您不用向我說您是誰。這並不是我的房子,這是耶穌基督的房子。這扇門並不問走進來的人有沒有名字,但是要問他是否有痛苦。您有痛苦,您又餓又渴,您安心待下吧。並且不應當謝我,不應當說我把您留在我的家裡。除非是需要住處的人,誰也不是在自己家裡。您是過路的人,我告訴您,與其說我是在我的家裡,倒不如說您是在您的家裡。這兒所有的東西都是您的。我為什麼要知道您的名字呢?並且在您把您的名字告訴我以前,您已經有了一個名字,是我早知道了的。」
那個人睜圓了眼,有些莫名其妙。
「真的嗎?您早已知道我的名字嗎?」
「對,」主教回答說,「您的名字叫‘我的兄弟’。」
「真怪,神甫先生,」那人叫着說,「我進來時肚子是真餓,但是您這麼好,我已經不知道餓了,我已經不餓了。」
主教望着他,向他說:
「您很吃過一些苦吧?」
「穿紅衣,腳上拖鐵球,睡覺只有一塊木板,受熱,受冷,做苦工,編到苦囚隊裡,挨棍子!沒有一點事也得拖上夾鏈條。說錯一個字就關黑屋子。病在床上也得拖着鏈子,狗,狗還快樂些呢!十九年!我已經四十六歲了。現在還得帶張黃護照,就這樣。」
「是呀,」主教說,「您是從苦地方出來的。您聽吧。一個流着淚懺悔的罪人在天上所得的快樂,比一百個穿白衣的善人還更能獲得上天的喜愛呢。您從那個苦地方出來,如果還有憤怒憎恨別人的心,那您真是值得可憐的;如果您懷着善心、仁愛、和平的思想,那您就比我們中的任何人都還高貴些。」
馬格洛大娘把晚餐開出來了。一盆用白開水、植物油、麵包和鹽做的湯,還有一點鹹肉、一塊羊肉、無花果、新鮮乳酪和一大塊黑麥麵包。她在主教先生的日常食物之外,主動加了一瓶陳年母福酒。
主教的臉上忽然起了好客的人所特有的那種愉快神情。
「請坐。」他連忙說。如同平日留客晚餐一樣,他請那人坐在他的右邊,巴狄斯丁姑娘,完全寧靜自如,坐在他的左邊。
主教依照他的習慣,先做禱告,再親手分湯。那人貪婪地吃起來。
主教忽然說:「桌上好象少了一件東西。」
馬格洛大娘的確沒有擺上那三副絶不可少的餐具。照這一家人的習慣,主教留客晚餐時,總得在檯布上陳設上那六份銀器,這其實是一種可有可無的陳設。那種溫雅的假奢華是這一家人的一種饒有情趣的稚氣,把清寒的景象提高到富華的氣派。
馬格洛大娘領會到他的意思,一聲不響,走了出去,不大一會,主教要的那三副食具,在三位進餐人的面前齊齊整整地擺出來了,在檯布上面閃閃發光。
四蓬塔利埃乳酪廠的詳情
現在,為了把那餐桌上經過的事大致地說一說,最好是把巴狄斯丁姑娘寫給波瓦舍佛隆夫人的信中的一段抄下來,那苦役犯和主教的談話,在那上面都有了坦率而細緻的敘述。
"....那人對誰也不注意。他餓鬼似的貪婪地吃着。吃完湯以後,他說:
"‘慈悲上帝的神甫先生,這一切東西對我來說還確確實實是太好了,但是我得說,不肯和我一道吃飯的那些車伕比您還吃得好些呢。’
"說句私話,我覺得這種觀察有些刺耳。我哥答道:
"‘他們要比我疲勞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