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莎士比亞全集 《亨利六世》 第 1 頁


亨利六世上篇劇中人物 亨利六世 葛羅斯特公爵 護國公,亨利王之叔父 培福公爵 總管法國事務大臣,亨利王之叔父 托馬斯·波福 愛克塞特公爵,亨利王之叔祖 亨利·波福 溫徹斯特主教,後晉陞為紅衣主教,亨利王之叔祖 約翰· ...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 / 80)

亨利六世上篇
劇中人物 亨利六世

葛羅斯特公爵 護國公,亨利王之叔父
培福公爵 總管法國事務大臣,亨利王之叔父
托馬斯·波福 愛克塞特公爵,亨利王之叔祖
亨利·波福 溫徹斯特主教,後晉陞為紅衣主教,亨利王之叔祖
約翰·波福 薩穆塞特伯爵,後晉陞為公爵
理查·普蘭塔琪納特 已故劍橋伯爵理查之子,後受封為約克公爵
華列克伯爵 
薩立斯伯雷伯爵 
薩福克伯爵 
塔爾博勛爵 後受封為索魯斯伯雷伯爵
約翰·塔爾博 塔爾博勛爵之子
愛德蒙·摩提默 馬契伯爵
約翰·福斯托夫爵士 
威廉·路西爵士 
威廉·葛蘭斯台爾爵士 
托馬斯·嘉格萊夫爵士 
伍德維爾 倫敦塔衛隊長
倫敦市長 
看守摩提默的獄卒們 
律師 

凡農 約克黨
巴塞特 蘭開斯特黨
查理 法國皇太子,後繼承王位
瑞尼埃 安佐公爵,兼那不勒斯國王稱號
勃艮第公爵 
阿朗松公爵 
奧爾良庶子 
巴黎市長 
奧爾良炮兵隊長及其子 
波爾多地區法國統兵官 
法軍軍曹 
看門人 
牧羊老人 貞德之父
瑪格萊特 瑞尼埃之女,後與亨利六世結婚
奧凡涅伯爵夫人 
貞德 
群臣、倫敦塔守兵、司禮官、傳令官、吏員、兵士、使者、侍從等 
對貞德顯靈的幽靈 
地點 
英國;法國 
第一幕

第一場 威司敏斯特寺院
內奏喪禮哀樂。英王亨利五世葬儀隊上場,送葬者培福、葛羅斯特、愛克塞特、華列克、溫徹斯特、司禮官等同上。 
培福 讓天空張起黑幕,叫白天讓位給黑夜!預兆時世盛衰、國家興亡的彗星,望你們在空中揮動你們的萬丈光芒的尾巴!用你們的尾巴鞭撻那些惡毒的叛逆的星辰,以懲治它們坐視先王崩殂的罪戾!我們的先王亨利五世,因威名過盛,以致不克永年!在英格蘭逝去的君王當中,有誰比得上他的高貴?
葛羅斯特 英格蘭有史以來,他是唯一的真命之主。他的德行足以服眾;他揮動起來的寶劍的光輝,使人不敢對他逼視;他張開的兩臂比龍翼更為廣闊;他那雙神威奕奕的眸子比正午時分的驕陽更使他的敵人目眩神昏,退避不遑。我該說些什麼呢?他的功業絶非言語所能罄述;他征服四方真是易如反掌。
愛克塞特 我們穿著喪服誌哀,我們為什麼不用鮮血來表示哀悼?先王宴駕,再也不能返回人世了。我們跟隨在靈柩後邊,好像拴在敵人的得勝戰車後面的俘虜一般,這簡直是用我們的莊嚴行列來為死神的可恥的勝利增光。嘿,難道我們只對那些斷送我們榮光的災星詛咒一番就算完事了嗎?倒是讓我們認真想一想,那些狡詐的法蘭西巫師們,因為畏懼先王,竟然使用妖術和符咒來奪去他的壽算,他們的這個罪該怎樣懲處才好!
溫徹斯特 我們的先王是受到萬王之王①的福佑的。法蘭西人見了他,嚇得戰戰兢兢,甚至比末日審判的時候更加害怕。先王是替天行討,我們教會的頌禱使他的國運昌隆。
葛羅斯特 說什麼教會!教會在哪兒?若不是你們那班僧侶們胡亂祈禱,他還不會如此短壽哩。你們最喜歡的是孱弱的幼主,像小學生一樣,能受你們的擺佈。
溫徹斯特 葛羅斯特,不管我們喜歡的是什麼,反正你是護國公,太子也好,國家也好,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你的老婆是個驕橫的女人,她把你治得服服貼貼,比上帝或是教士都更有靈驗。
葛羅斯特 別提教會啦,你愛的是肉體的享樂,你除了要去詛咒你的仇人以外,終年也不見你走進禮拜堂的大門。
培福 得啦,停止你們的爭吵,大家和和氣氣的吧。讓我們到祭壇那邊去;司禮官們,隨侍我們。我們不用金銀作祭禮,我們要獻上我們的武器,因為先王已死,武器已經無用。後代的人們,等著過苦日子吧。嬰兒們將從母親濕淋淋的眼眶裡吮吸淚水,我們的島國將變成鹹淚遍地的沼澤,男人們將死盡殺絶,只剩下婦女們為死者哀號。亨利五世我的先王呵,我懇求您在天之靈保佑這片國土太平興旺,不要讓內戰發生,把天上的災星全都擊退!您的英靈是一顆燦爛的明星,您的光輝遠勝過裘力斯·凱撒和任何亮晶晶的....
一使者上。 
使者 列位大人,敬祝你們政躬安泰!我從法蘭西給你們帶來了損失、屠殺、挫敗的悲慘消息:居恩、香檳、裡姆、奧爾良、巴黎、紀莎、波亞疊全都淪陷了。
培福 漢子,你在老王的靈前說的是什麼話?輕聲一點,要不然,這些名城淪陷的消息會使老王爺砸碎鉛制的棺蓋,從棺材裡爬了出來。
葛羅凱特 巴黎丟了嗎?盧昂投降了嗎?假使老王果真復活,他聽到這樣的噩耗,還是要撒手歸天的。
愛克塞特 這些城池是怎樣丟掉的?他們使用了什麼詭計?
使者 沒有什麼詭計;只是因為缺少兵丁和錢糧。兵士們都在紛紛議論,說你們這裡派系紛歧,在這樣的決戰關頭還舉棋不定,爭吵不休:一位大巨要節省開支,寧願把戰事拖長;另一位恨不得插翅飛翔,可是又缺乏羽翼;第三位的主張是,一文不費,只靠甜言蜜語來贏得和平。醒來吧,醒來吧,英格蘭的貴冑們!不要再徘徊迂緩,讓新近博得的榮光黯然失色。綉在你們鎧甲上的百合花紋章②已被剪去尖兒了,英格蘭的國徽已被割去半幅了。
愛克塞特 假如我們在喪禮中沒有流淚,聽到這些噩耗,也禁不住要淚如泉湧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