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莎士比亞全集 《亨利五世》 第 1 頁


亨利五世劇中人物 亨利五世 葛羅斯特公爵培福公爵 國王的弟弟 愛克塞特公爵 國王的叔父 約克公爵 國王的遠房叔父 薩立斯伯雷伯爵 威斯摩蘭伯爵 華列克伯爵 坎特伯雷大主教 伊裡主教 劍橋伯爵斯 ...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 / 34)

亨利五世
劇中人物 亨利五世

葛羅斯特公爵
培福公爵 國王的弟弟
愛克塞特公爵 國王的叔父
約克公爵 國王的遠房叔父
薩立斯伯雷伯爵 
威斯摩蘭伯爵 
華列克伯爵 
坎特伯雷大主教 
伊裡主教 
劍橋伯爵
斯克魯普勛爵
托馬斯·葛雷爵士 賣國賊
托馬斯·歐平漢爵士 
高厄
弗魯愛林
麥克摩裡斯
傑米 上尉
培茨
考特
威廉斯 士兵
畢斯托爾

尼姆
巴道夫 結拜兄弟
童兒 
傳令官 
法王查理六世 
皇太子 
勃艮第公爵 
奧爾良公爵 
波旁公爵 
法國元帥 
朗菩爾
葛朗伯萊 法國貴族
哈弗婁總督 
蒙喬 法國使臣
法國大使二人 
伊莎貝爾 法國王後
凱瑟琳公主 
艾麗絲 公主的侍女
老闆娘 野豬頭酒店女店主,前快嘴桂嫂,現為畢斯托爾太太
貴族、貴婦人、官史、侍從、市民、使者、兵士等 
致辭者 
地點 
英國;法國 
開場白
致辭者上。 
致辭者 啊!光芒萬丈的繆斯女神呀,你登上了無比輝煌的幻想的天堂;拿整個王國當做舞台,叫帝王們充任演員,讓君主們瞪眼瞧著那偉大的場景!——只有這樣,那威武的亨利,才像他本人,才具備著戰神的氣概;在他的腳後跟,「饑饉」、「利劍」和「烈火」像是套上皮帶的獵狗一樣,蹲伏著,只等待一聲命令。可是,在座的諸君,請原諒吧!像咱們這樣低微的小人物,居然在這幾塊破板搭成的戲台上,也搬演什麼轟轟烈烈的事蹟。難道說,這麼一個「鬥雞場」容得下法蘭西的萬裡江山?還是我們這個木頭的圓框子裡塞得進那麼多將士?——只消他們把頭盔晃一晃,管叫阿金庫爾①的空氣都跟著震盪!請原諒吧!可不是,一個小小的圓圈兒,湊在數字的末尾,就可以變成個一百萬;那麼,讓我們就憑這點渺小的作用,來激發你們龐大的想像力吧。就算在這團團一圈的牆壁內包圍了兩個強大的王國:國境和國境(一片緊接的高地),卻叫驚濤駭浪(一道海峽)從中間一隔兩斷。發揮你們的想像力,來彌補我們的貧乏吧——一個人,把他分身為一千個,組成了一支幻想的大軍。我們提到馬兒,眼前就彷彿真有萬馬奔騰,卷起了半天塵土。把我們的帝王裝扮得像個樣兒,這也全靠你們的想像幫忙了;憑著那想像力,把他們搬東移西,在時間裡飛躍,叫多少年代的事蹟都擠塞在一個時辰裡。就為了這個使命,請容許我在這個史劇前面,做個致辭者——要說的無非是那幾句開場白:這齣戲文,要請諸君多多地包涵,靜靜地聽。(下。)
第一幕

第一場 倫敦。王宮前廳
坎特伯雷大主教及伊裡主教上。 
坎特伯雷 主教,你聽我講:如今這一個提案,早在先王治下第十一年就提出來過,當時就有可能通過,而且也當真通過了,存心要跟咱們搗蛋;幸虧那是個兵荒馬亂的年頭,這個提案後來就擱了起來,沒有進一步予以考慮。
伊裡 大主教,這一回,咱們可又得怎樣對付呢?
坎特伯雷 這還得研究研究。要是居然讓它通過了,我們的一大半財產眼看就要送人了;因為那樣的話,凡是那些一心敬神的信士身後捐獻給教會的民間土地,就全都要給他們充公了;據他們的估計,這筆財產可以讓國王足足供養十五個伯爵,一千五百個爵士,六千兩百個紳士。還有,為了救濟乞丐,以及那風燭殘年、赤貧而失去勞動力的苦老頭兒,滿可以維持一百個賑濟所。此外,還可以每年呈繳國庫一千個金鎊——這就是提案的內容。
伊裡 這豈不是叫人吃掉了一塊肉?
坎特伯雷 吃掉一塊肉!——連骨頭都叫人啃啦。
伊裡 那麼對策呢?
坎特伯雷 國王是聖明了,他的恩寵是深厚的。
伊裡 而且誠心誠意敬愛著神聖的教會。
坎特伯雷 憑他年輕時的那份荒唐,誰又能想到啊。他的父王才斷了氣,他那份野性彷彿也就遭了難,跟著死去;對,就在這時候,「智慧」,真像天使降臨,舉起鞭子,把犯罪的亞當驅逐出了他的心房;從此,那一座「樂園」淨是純潔的精靈在裡面棲息。從來沒看見誰一下子就變得這樣胸有城府——這樣徹底洗心革面,像經過滾滾的浪濤沖洗似的,不留下一點汙跡。也從來沒聽到誰把九頭蛇那樣頑強的惡習,②那麼快,而且是一下子給根除了——像當今的皇上那樣。
伊裡 變得好!我們是有福了。
坎特伯雷 聽著他宣講神聖的教義,你不由得不五體投地,私下但願讓皇上當上了牧師;聽著他討論國家大事呢,你會說,原來這門學問是他畢生的研究;聽一聽他暢談兵法,那你就聽到了可怕的戰爭變成了柔和的音樂。隨便什麼國家大事到了他手裡,不可解的結也就解開了——好像他是在隨手解他的襪帶子。他一開口,空氣,那不受管束的頑童,就靜下來了;人們豎起了耳朵,用無言的驚嘆來聽取他那美妙的高論。那麼說,一定是實踐和實際的人生經驗教給了他這麼些高深的理論。這可真是稀奇啊,怎麼他會學習得那麼多;他走的明明是條浮而不實的道路,他所親近的都是那些不學無術的淺薄之徒,他的時間儘是在聲色犬馬裡消磨;從來沒人發現他手裡拿著一本書,或是從嘈雜的場所,從三教九流的人群中退出身來靜一靜心。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