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莎士比亞全集 《終成眷屬》 第 11 頁


帕洛 法蘭西是個狗窠,不是堂堂男子立足之處。從軍去吧! 勃特拉姆 我母親有信給我,我還不知道里面說些什麼話。 帕洛 噢,那你看了就知道了。從軍去吧,我的孩子!從軍去吧!在家裡抱抱嬌妻,把豪情壯志銷磨在溫柔鄉裡,不去馳騁疆場,建功立業 ...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1 / 25)

帕洛 法蘭西是個狗窠,不是堂堂男子立足之處。從軍去吧!
勃特拉姆 我母親有信給我,我還不知道里面說些什麼話。

帕洛 噢,那你看了就知道了。從軍去吧,我的孩子!從軍去吧!在家裡抱抱嬌妻,把豪情壯志銷磨在溫柔鄉裡,不去馳騁疆場,建功立業,豈不埋沒了自己的前途?到別的地方去吧!法蘭西是一個馬棚,我們住在這裡的都是些不中用的駑馬。還是從軍去吧!
勃特拉姆 我一定這樣辦。我要叫她回到我的家裡去,把我對她的嫌惡告知我的母親,說明我現在要出走到什麼地方去。我還要把我當面不敢出口的話用書面稟明王上;他給我的賞賜,正好供給我到意大利戰場上去,和那些勇士們在一起作戰,與其悶在黑暗的家裡,和一個可厭的妻子終日相對,還不如衝鋒陷陣,死也死得痛快一些。
帕洛 你現在乘著一時之興,將來會不會反悔?你有這樣的決心嗎?
勃特拉姆 跟我到我的寓所去,幫我出些主意。我可以馬上打發她動身,明天我就上戰場,讓她守活寡去。
帕洛 啊,你倒不是放空炮,那好極了。一個結了婚的青年是個泄了氣的漢子,勇敢地丟棄了她,去吧。不瞞你說,國王真是虧待了你。(同下。)
第四場 同前。宮中另一室
海麗娜及小醜上。 
海麗娜 我的婆婆很關心我。她老人家身體好嗎?
小醜 不算好,但是還算硬朗;興緻很高,但是身體不好。不,感謝上帝,她身體很好,什麼都不缺;不,她身體不好。
海麗娜 要是她身體很好,那麼犯了什麼毛病又叫她身體不好了呢?
小醜 說真的,她身體很好,只有兩件事不順心。
海麗娜 哪兩件事?
小醜 一:她還沒升天,願上帝快些送她去。二:她還在人世,願上帝叫她快些離開。
帕洛上。 
帕洛 祝福您,幸運的夫人!
海麗娜 但願如你所說,我能夠得到幸運。
帕洛 我願意為您祈禱,願您諸事順利,永遠幸福。啊,好小子!我們那位老太太好嗎?
小醜 要是把她的皺紋給了你,把她的錢給了我,我願她像你所說的一樣。
帕洛 我沒有說什麼呀。

小醜 對了,所以你是個聰明人;因為舌頭往往是敗事的禍根。不說什麼,不做什麼,不知道什麼,也沒有什麼,就可以使你受用不了什麼。
帕洛 滾開!你這混蛋。
小醜 先生,你應該說:「氣死混蛋的混蛋!」也就是「氣死我的混蛋!」那就對了。
帕洛 你這傻子就會耍嘴皮,你那一套我早摸透了。
小醜 你是從自己身上把我摸透的嗎,先生,還是別人教你的?你應該好好摸摸,從你身上多摸出幾個傻瓜來,可以叫世界上的人多取樂,多笑笑。
帕洛 倒是個聰明的傻瓜,腦滿腸肥的。夫人,爵爺因為有要事,今晚就要動身出去。他很不願剝奪您在新婚燕爾之夕應享的權利,可是因為迫不得已,只好緩日向您補敘歡情。良會匪遙,請夫人暫忍目前,等待將來別後重逢的無邊歡樂吧。
海麗娜 他還有什麼吩咐?
帕洛 他說您必須立刻向王上辭別,設法找出一個可以使王上相信的理由來,能夠動身得越快越好。
海麗娜 此外還有什麼命令?
帕洛 他叫您照此而行,靜候後命。
海麗娜 我一切都遵照他的意旨。
帕洛 好,我就這樣回覆他。
海麗娜 勞駕你啦。來,小子。(各下。)
第五場 同前。另一室
拉佛及勃特拉姆上。 
拉佛 我希望大人不要把這人當作一個軍人。
勃特拉姆 不,大人,他的確是一個軍人,而且有很勇敢的名聲。
拉佛 這是他自己告訴您的。
勃特拉姆 我還有其他方面的證明。
拉佛 那麼也許是我看錯了人,把這只鴻鵠看成了燕雀了。
勃特拉姆 我可以向大人保證,他是一個見多識廣、而且很有膽量的人。
拉佛 那麼我對於他的見識和膽量真是太失敬了,可是我卻執迷不悟,因為心裡一點不覺得有抱歉的意思。他來了,請您給我們和解和解吧。我一定要進一步和他結交。
帕洛上。 
帕洛 (向勃特拉姆)一切事情都照您的意思辦理。
拉佛 請問,大人,誰是他的裁縫?
帕洛 大人?
拉佛 哦,我認識他。不錯,「大人」,他手藝不壞,是個頂好的裁縫。
勃特拉姆 (向帕洛)她去見王上了嗎?
帕洛 是的。
勃特拉姆 她今晚就動身嗎?
帕洛 您要她什麼時候走她就什麼時候走。
勃特拉姆 我已經寫好信,把貴重的東西裝了箱,叫人把馬也備好了;就在洞房花燭的今夜,我要和她一刀兩斷。
拉佛 一個好的旅行者講述他的見聞,可以在宴會上助興;可是一個盡說謊話、拾掇一兩件大家知道的事實遮掩他的一千句廢話的人,聽見一次就該打他三次。上帝保佑您,隊長!
勃特拉姆 這位大人跟你有點兒不和嗎?
帕洛 我不知道我在什麼地方得罪了大人。
拉佛 你是渾身披掛,還帶著馬刺,硬要往我的怒火裡闖;就像雜耍演員往蛋糕裡跳一樣;可是我要揪住你問個底細,你準會跑得飛快。
勃特拉姆 大人,也許您對他有點兒誤會吧。
拉佛 我永遠不想瞭解他,就是對他的祈禱,我也有些懷疑。再見,大人,相信我吧,這個輕殻果裡是找不出核仁來的;這人的靈魂就在他的衣服上。不要信託他重要的事情,這種傢夥我豢養過很多,他們的性格我是知道的。再見,先生,我並沒有把你說得太難堪,照你這樣的人,我應該把你狠狠罵一頓,可是我也犯不著和小人計較了。(下。)
帕洛 真是一個混賬的官兒。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