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莎士比亞全集 《第十二夜》 第 1 頁


第十二夜又名:各遂所願劇中人物 奧西諾 伊利裡業公爵 西巴斯辛 薇奧拉之兄 安東尼奧 船長,西巴斯辛之友 另一船長 薇奧拉之友 凡倫丁丘裡奧 公爵侍臣 托比·培爾契爵士 奧麗維婭的叔父 安德魯·艾古契克爵 ...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 / 45)

第十二夜
又名:各遂所願

劇中人物 奧西諾 伊利裡業公爵
西巴斯辛 薇奧拉之兄
安東尼奧 船長,西巴斯辛之友
另一船長 薇奧拉之友
凡倫丁
丘裡奧 公爵侍臣
托比·培爾契爵士 奧麗維婭的叔父
安德魯·艾古契克爵士 
馬伏裡奧 奧麗維婭的管家
費邊
費斯特 小醜 奧麗維婭之仆
奧麗維婭 富有的伯爵小姐
薇奧拉 熱戀公爵者
瑪利婭 奧麗維婭的侍女
群臣、牧師、水手、警吏、樂工及其他侍從等 
地點 
伊利裡亞某城及其附近海濱 
第一幕

第一場 公爵府中一室

公爵、丘裡奧、眾臣同上;樂工隨侍。 
公爵 假如音樂是愛情的食糧,那麼奏下去吧;儘量地奏下去,好讓愛情因過飽噎塞而死。又奏起這個調子來了!它有一種漸漸消沉下去的節奏。啊!它經過我的耳畔,就像微風吹拂一叢紫羅蘭,發出輕柔的聲音,一面把花香偷走,一面又把花香分送。夠了!別再奏下去了!它現在已經不像原來那樣甜蜜了。愛情的精靈呀!你是多麼敏感而活潑;雖然你有海—樣的容量,可是無論怎樣高貴超越的事物,一進了你的範圍,便會在頃刻間失去了它的價值。愛情是這樣充滿了意象,在一切事物中是最富於幻想的。
丘裡奧 殿下,您要不要去打獵?
公爵 什麼,丘裡奧?
丘裡奧 去打鹿。
公爵 啊,一點不錯,我的心就像是一頭鹿。唉!當我第一眼瞧見奧麗維婭的時候,我覺得好像空氣給她澄清了。那時我就變成了一頭鹿;從此我的情慾像凶暴殘酷的獵犬一樣,永遠追逐著我。
凡倫丁上。 
公爵 怎樣!她那邊有什麼消息?
凡倫丁 啟稟殿下,他們不讓我進去,只從她的侍女嘴裡傳來了這一個答覆:除非再過七個寒暑,就是青天也不能窺見她的全貌;她要像一個尼姑一樣,蒙著面幕而行,每天用辛酸的眼淚澆灑她的臥室:這一切都是為著紀念對於一個死去的哥哥的愛,她要把對哥哥的愛永遠活生生地保留在她悲傷的記憶裡。
公爵 唉!她有這麼一顆優美的心,對於她的哥哥也會摯愛到這等地步。假如愛神那枝有力的金箭把她心裡一切其他的感情一齊射死;假如只有一個唯一的君王佔據著她的心肝頭腦——這些尊嚴的禦座,這些珍美的財寶——那時她將要怎樣戀愛著啊!    給我引道到芬芳的花叢;    相思在花蔭下格外情濃。(同下。)
第二場 海 濱
薇奧拉、船長及水手等上。 
薇奧拉 朋友們,這兒是什麼國土?
船長 這兒是伊利裡亞,姑娘。
薇奧拉 我在伊利裡亞幹什麼呢?我的哥哥已經到極樂世界裡去了。也許他僥倖沒有淹死。水手們,你們以為怎樣?
船長 您也是僥倖才保全了性命的。
薇奧拉 唉,我的可憐的哥哥!但願他也僥倖無恙!
船長 不錯,姑娘,您可以用僥倖的希望來寬慰您自己。我告訴您,我們的船撞破了之後,您和那幾個跟您一同脫險的人緊攀著我們那只給風濤所顛搖的小船,那時我瞧見您的哥哥很有急智地把他自己捆在一根浮在海面的桅檣上,勇敢和希望教給了他這個計策;我見他像阿里翁①騎在海豚背上似的浮沉在波浪之間,直到我的眼睛望不見他。
薇奧拉 你的話使我很高興,請收下這點錢,聊表謝意。由於我自己脫險,使我抱著他也能夠同樣脫險的希望;你的話更把我的希望證實了幾分。你知道這國土嗎?
船長 是的,姑娘,很熟悉;因為我就是在離這兒不到三小時旅程的地方生長的。
薇奧拉 誰統治著這地方?
船長 一位名實相符的高貴的公爵。
薇奧拉 他叫什麼名字?
船長 奧西諾。
薇奧拉 奧西諾!我曾經聽見我父親說起過他;那時他還沒有娶親。
船長 現在他還是這樣,至少在最近我還不曾聽見他娶親的消息;因為只一個月之前我從這兒出發,那時剛剛有一種新鮮的風傳——您知道大人物的一舉一動,都會被一般人紛紛議論著的——說他在向美貌的奧麗維婭求愛。
薇奧拉 她是誰呀?
船長 她是一位品德高尚的姑娘;她的父親是位伯爵,約莫在一年前死去,把她交給他的兒子,她的哥哥照顧,可是他不久又死了。他們說為了對於她哥哥的深切的友愛,她已經發誓不再跟男人們在一起或是見他們的面。
薇奧拉 唉!要是我能夠侍候這位小姐,就可以不用在時機沒有成熟之前泄露我的身分了。
船長 那很難辦到,因為她不肯接納無論哪一種請求,就是公爵的請求她也是拒絶的。
薇奧拉 船長,你瞧上去是個好人;雖然造物常常用一層美麗的牆來圍蔽住內中的汙穢,但是我可以相信你的心地跟你的外表一樣好。請你替我保守秘密,不要把我的真相泄露出去,我以後會重謝你的;你得幫助我假扮起來,好讓我達到我的目的。我要去侍候這位公爵,你可以把我送給他作為一個淨了身的傳童;也許你會得到些好處的,因為我會唱歌,用各種的音樂向他說話,使他重用我。
以後有什麼事以後再說; 
我會使計謀,你只須靜默。 
船長  我便當啞巴,你去做近侍;
倘多話挖去我的眼珠子。 
薇奧拉 謝謝你;領著我去吧。(同下。)
第三場 奧麗維婭宅中一室
托比·培爾契爵士及瑪利婭上。 
托比 我的侄女見什麼鬼把她哥哥的死看得那麼重?悲哀是要損壽的呢。
瑪利婭 真的,托比老爺,您晚上得早點兒回來;您那侄小姐很反對您深夜不歸呢。
托比 哼,讓她去今天反對、明天反對,儘管反對下去吧。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