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果戈里短篇小說集    P 6


作者:果戈里
頁數:6 / 101
類別:文學

 

果戈里短篇小說集

作者:果戈里
第6,共101。
刀叉、湯勺和盤子叮噹作響,談話聲暫時沉寂了;可是,格里戈利·格里戈利耶維奇使勁地吮吸羊骨髓的呼嚕聲卻越來越啊。
「您讀過《柯羅別伊尼科夫聖地遊記》麼?」伊凡·伊凡諾維奇沉默片刻之後,又從豎衣領中探出腦袋來,向伊凡·費多羅維奇發問道,「那是一種真正的心靈的寬慰。如今是不會出這樣的書啦。可惜我沒有看清楚是哪一年出版的。」
伊凡·費多羅維奇聽見他說起一本書的事,一個勁地給食品澆上調味汁。
「真叫人難以相信,先生,一個普通的小市民居然走過了這許多地方。先生,走了三千多俄裡!三千多俄裡呢!真的,多虧上帝保佑,他才能到巴勒斯坦和耶路撒冷去朝聖。」

「您是說,」伊凡·費多羅維奇還是從自己的勤務兵嘴裡聽到過不少有關耶路撒冷的故事,“他還到過耶路撒冷?
....”
「你們在說什麼呀,伊凡·費多羅維奇?」格里戈利·格里戈利耶維奇從餐桌的另一頭問道。
「我是說,剛纔說的是,這人世間天南地北有多遠啊!」伊凡·費多羅維奇說,因為他居然一口氣說出了這麼一長串繞口的話而感到由衷的高興。
「別信他的話,伊凡·費多羅維奇!」格里戈利·格里戈利耶維奇沒有仔細聽清他的話,便說道,「他盡撒謊!」
這時,午餐已經用過了。格里戈利·格里戈利耶維奇到自己的房間去了,照例要稍睡片刻;而客人們就跟隨着年老的女主人和兩位小姐來到客廳裡,剛纔他們午餐前曾喝過酒的桌子上,彷彿變戲法似的,擺上了一碟碟各式果醬和一盤盤西瓜、櫻桃和香瓜。
格里戈利·格里戈利耶維奇不在場,處處可以看出一些微妙的變化。年老的女主人變得話也多了,沒人請教她,她就把製作水果軟糕和梨乾的許多訣竅都和盤托出。就是兩位千金小姐也開了金口;不過,那位淺頭髮的小姐看樣子要比姐姐小五、六歲,大約二十四、五歲,還是比較沉靜些。
而最饒舌和活躍的就要數伊凡·伊凡諾維奇了。他相信眼下再不會有人打斷和攪亂他的話了,便侃侃談起黃瓜、種土豆之類的事兒,又說到早先的時候人們是多麼的賢明——現在的人哪能比呀!——以及世道是變得越來越聰明了,居然發明出種種稀奇古怪的東西來了。總之,他是一個樂於用閒談來寬慰別人的心靈的人,一個喜歡海闊天空無所不談的人。如果涉及意義重大和篤信宗教的話題,那麼,伊凡·伊凡諾維奇每說一句,便長吁短嘆,微微點頭;一旦談及家事,那麼,他又從豎衣領中探出頭來,扮出各種臉相,從中似乎可以看出梨汁克瓦斯是怎麼釀製出來的,他提到過的香瓜有多大和在他家的庭院裡跑來跑去的家鵝有多肥。
天已入暮,伊凡·費多羅維奇好不容易才跟主人道別;雖說他生性隨和,而主人又一再強留他過夜,他還是執意要走,終於告辭走了。

五 姨媽的新計謀
「喂,怎麼樣?你從老惡棍手裡把字據要回來了嗎?」姨媽一見伊凡·費多羅維奇回來,迎面便問道,她早就站在台階上急不可耐地等了好幾小時,終於忍不住跑到大門外來了。
「沒有,姨媽!」伊凡·費多羅維奇一邊爬下馬車,一邊答道,「格里戈利·格里戈利耶維奇那兒沒有什麼字據。」
「你就信他說的!這該死的傢伙,盡撒謊!有朝一日,我要是碰到他,我要親手揍死他。哼,我會要他掉下幾斤肉的!不過,這事兒得先跟助理法官合計合計,看能不能打場官司從他手裡要回來....現在不談這個事兒。唔,怎麼樣,午飯還吃得好吧?」
「很好....可不是,挺豐盛的,姨媽。」
「那麼,吃了些什麼好東西呀?說說看。我知道,那老太婆可是掌勺弄瓢的好手。」
「乳渣餡餅澆上了酸奶油,姨媽。還有紅燒鴿子填餡的....」
「吃了李子燉鷄麼?」姨媽問道,因為這是她最拿手的一道菜。
「還吃了火鷄!....格里戈利·格里戈利耶維奇的兩個妹妹——兩位千金小姐長得挺漂亮的,特別是那個淺頭髮的!」
「噢!」姨媽說了一句,定睛去看伊凡·費多羅維奇,羞得他一臉通紅,垂下眼睛望着地上。這時,一個新的想法在她的腦海裡一閃而過。「喂,怎麼樣?」她好奇而又急切地問道,「她的眉毛長得怎麼樣?」
不妨說明一下,姨媽一向認為女人的美貌首先要看眉毛長得好不好。
「姨媽,她的眉毛就跟您說過的那樣,跟您年輕時一模一樣。還有臉上滿是小雀斑。」
「噢!」姨媽說了一聲,對伊凡·費多羅維奇的評語覺得滿意,可是他這麼說壓根兒沒有恭維的意思。「她穿的什麼衣服呀?不過,這會兒也難找得到像我這件外衣這樣結實的料子了。現在不說這個事兒。喂,你總跟她說過什麼話兒吧?」
「那怎麼會呢?....我,姨媽?您大概以為....」
「怎麼啦?這有什麼奇怪的?那是上帝的意思!興許是你跟她今世有緣唄。」
「姨媽,我不知道您怎麼能這麼說。這證明您一點也不瞭解我....」
「瞧你的,就生氣啦!」姨媽說道。「真是太嫩了,」她暗暗忖道,「還什麼都不懂!得把他倆撮合在一起,讓他們互相熟識熟識!」
接着,姨媽逕自到廚房去了,沒有再理會伊凡·費多羅維奇。然而,從此之後,她一心盼的就是外甥儘快結婚成家,好讓她早些抱上小外孫。她滿腦子想的儘是操辦喜事的各項準備,看得出來,她比先前更加忙忙碌碌,百事上心,可就是越忙越亂,越忙越糟。比如說做甜點心吧——她是從來不肯讓廚娘動手的,她常常想事走神,恍惚有一個小外孫就站在她的身邊要吃大蛋糕,便心不在焉地伸過手去給他一塊好吃的點心,而一隻看門狗卻乘機叼了去,直到它吧嗒吧嗒地大嚼大吃起來,她才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然後抄起火鈎子將它一頓好打。她甚至撇下了自己的樂趣,不再去打獵,特別是有一回,她錯把烏鴉當作山鶉打下來之後,因為這種事兒先前是根本不曾有過的。
大約過了四天,大家終於看見一輛四輪輕便馬車從板棚裡推到了院子裡。那個兼做園丁和看門人的馬車伕奧麥利卡從大清早起,便掄起小鎚子敲敲打打,把車皮釘緊,同時不停地把那些舔舐車輪的饞狗轟開。我認為有責任事先奉告讀者諸君:這就是亞當①當年乘坐過的四輪輕便馬車;如果有人要把另一輛馬車硬說或是亞當的馬車,那麼保準是彌天大謊,那肯定是仿製品。這輛馬車是怎麼躲過了大洪水②那場災難的,那就無從查考了。可以沒想那諾亞方舟上一定有特別為它蓋的板棚屋。十分遺憾,我無法向讀者諸君將它的形狀真切地描述出來。只要說明一點就夠了:瓦西麗莎·卡什波羅芙娜對它的式樣是十分滿意的,她對年代久遠的馬車已不時興總是喟然長嘆。這輛輕便馬車造得有些歪斜,就是說它的右邊要比左邊高出不少,這樣倒是很合她的心意,因為正如她所說的那樣,矮小個子可以從這一邊爬上車,而高大個子的人則可以從另一邊坐上去。話又說回來,這輛馬車足足可以坐得下五個身材矮小的人和三個象姨媽一樣人高馬大的人。
①舊約聖經稱他為人類的始祖。
②據聖經故事說,那次大洪水几乎淹沒了整個世界,只剩下諾亞方舟上的人和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