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國富論 第 84 頁


 藥劑師的利潤一語,已成為非常過分得利的代名詞。但是這種表面上很大的利潤,往往只是合理的勞動工資。就技能說,藥劑師比其他一切技工精巧得多。他所受付托的責任,也重得多。他是貧民的醫生,而在病痛或危險比較輕微的場合,也是富人的醫生。所以,他的報 ...
作者:亞當史密斯 / 頁數:(84 / 712)

 藥劑師的利潤一語,已成為非常過分得利的代名詞。但是這種表面上很大的利潤,往往只是合理的勞動工資。就技能說,藥劑師比其他一切技工精巧得多。他所受付托的責任,也重得多。他是貧民的醫生,而在病痛或危險比較輕微的場合,也是富人的醫生。所以,他的報酬,應當和他的技能與他所受付托相稱,而且一般是包含在出售藥品的價格中。但是,在大商業都市中,生意最興隆的藥劑師,每年出賣的全部藥品,所費於他的,也許不過三四十磅。所以,他所賣的價格,雖是三四百鎊,換言之,雖以十倍的利潤出售,但這利潤,一般地說,也許只是他的合理工資;他的合理工資,除了加在藥品價格上,簡直沒有第二種方法取得。他的表面利潤的大部分,乃是穿上利潤外衣的真實工資。
 在海口小市鎮上,資本百鎊的小雜貨商人,能獲得百分之四十或五十的利潤,而同地資本萬鎊的大批發商人,卻很少能夠獲得百分之八或百分之十的利潤。他所經營的雜貨業,對該地居民的便利說,也許是必要的,而狹小的市場不允許更大資本投在這種營業上。可是,那小雜貨商人,須靠此過活,並過著和經營這業務所必須有的各種資格相稱的生活。除具有小額資本外,他不僅須能讀,能寫,能算,又須能相當准確地判斷五六十種商品的價格與品質,並能以最低廉價格購買這些商品的市場。簡言之,這種商人必須具備大商人所需具備的一切知識。他所以不能成為大商人,只因為他沒有充足的資本。象這樣有才能的人,每年取得三四十鎊作為勞動的報酬,決不能認為過分。從他的似乎很大的資本利潤中,除去上述報酬,那末剩餘的部分恐怕不會比普通利潤多。所以,表面利潤的大部分,在這場合,也不外是真實工資。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