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白夜    P 17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頁數:17 / 144
類別:文學

 

白夜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第17,共144。
「羅——羅,申——申,娜——娜,」我開始唱起歌劇《塞維爾的理髮師》的插曲來了。
「羅申娜,」我們一起唱起來,我高興得差點把她抱了起來,她則滿臉通紅,紅得不能再紅了,隨即就破涕為笑,雖然眼淚像顆顆珍珠似的,還在她黑黝黝的睫毛上抖動。
「呶,夠啦,夠啦!現在我們告別吧!」她迅速說道,「這是交給您的信,地址在這兒,照着送去就是了。我們分手吧!再見!明天見!」
她緊緊握住我的兩手,點了一下頭,然後像箭似的,飛進了她的衚衕裡。我站在原地,目送她好久。

「明天見!明天見!」當她從我的視野中消失時,這話還在我的腦海中迴響。
第三夜
第三夜
今天是個令人悲傷的日子,多雨,沒有陽光,很像我未來的老年。有這樣的奇怪思想、這麼陰暗的感覺在壓迫着我,我的腦海裡聚集着許多我還弄不清楚的問題,不知道為什麼,我既無力去解決這些問題,也沒有解決它們的願望。這一切不是我所能解決的!
今天我們不會見面,昨天我們分手的時候,烏雲佈滿了天空,還起了霧。我說過明天天氣會不好,她卻沒有作答,她不想說她不願意說的話。對於她來說,這一天是晴朗的,沒有一朵烏雲遮蓋她的幸福!
「既然會有雨,我們就不見面吧!」她說道,「我不會來的。」
我原以為她不會注意今天的雨,然而她卻沒有來。
昨天是我們的第三次見面,是我們的第三個白夜……
然而,快樂和幸福可以使人變得多麼美好啊!使你心裡的愛情燃燒沸騰!好像你想把自己的心完全灌進另一顆心裡,你希望一切都使人愉快,一切都帶上笑意。這種歡樂具有多大的感染力啊!她昨天說過的話裡包含着多少柔情、心裡對我充滿了善意……她對我是那麼慇勤,那麼親切,鼓勵和安慰着我的心!啊,幸福可以使人賣弄多少風情!可是我……

我卻把這一切信以為真!我以為她……
我的天哪,我怎麼可以這麼想呢?既然一切都已被別人拿走,一切都不屬於我,包括她的柔情蜜意、她的關心,她的愛……都不屬於我的時候,我怎麼能夠如此盲目,視而不見呢?至于對我的愛情,只不過是想到很快就要與另一個人會晤時的歡欣,希望將自己的幸福強加於我的一種願望而已……在他沒有到來而我在徒勞無功地等待的時候,她雙眉緊蹙,膽怯害怕。她的動作,她的言語都變得不那麼輕鬆、愉快、輕佻。奇怪的是她增大了對我的注意,似乎本能地把她自己所希望的、如果不實現她就感到害怕的東西傾注到我的心上。我的納斯金卡是那麼膽怯,那麼害怕,似乎已經明白最終我是愛她的,所以對我可憐的愛情感到惋惜。我們不幸的時候,對別人不幸的同情就會更加強烈。感情不會破裂,而是更加集中……
我是帶著滿腹心事去找她的,好不容易才見到她。我事先沒有預感到我現在的感覺,也沒有預料這一切會這麼結束。她高興得容光煥發,她在期待着回答。這回答就是她自己。他應該來,應該響應她的召喚,跑到這裡來。她來到這裡,比我整整早一個鐘頭。首先她對什麼都哈哈大笑,對我說的每一句話,她也發笑,我本想開口,卻又停了下來。
「您知道我為什麼這麼高興嗎?」她說道,「為什麼望着您就這麼高興?為什麼我今天這麼愛您?」
「唔?」我下意識地反問,我的心已經開始抖動。
「我之所以愛您,是因為您沒有與我戀愛。要是換上另一個人,讓他處在您的位置上,他肯定會心慌意亂,就會纏着我不放,就要唉聲嘆氣,您卻是這麼可愛!」
她馬上握住我的一隻手,痛得我差得喊叫起來。她笑了。
「天哪!您是一位多好的朋友!」過了分把鐘,她很認真地開始說話。“您確實是上帝給我送來的!假如您現在不同我在一起,我肯定會出什麼事的。您是一位多麼無私的人啊!您對我多好!我結婚以後,我們會更加親蜜,比親兄弟還要親。
我几乎會像愛他一樣愛您……”
不知道為什麼,我此時此刻,感到特別難過。但是某種類似於笑的東西,卻在我心中動了起來。
「您在歇斯底里大發作,」我說,「您膽怯了……您以為他不會來。」
「願上帝與您同在!」她回答說道,「如果我不幸福,您的不相信,您的責備就會使我大哭一場。不過,您使我產生了一個想法,給我提出了一個值得長久思考的問題。讓我以後去好好思考吧。不過我現在得向您承認:您說的是實話。是的!我不知怎的,心神不定,我好像全部身心都在期待,覺得這一切有點過于輕率。算了吧,關於感情問題,留待以後再說!……」
這時傳來一陣腳步聲,黑暗中出現一個人影,正朝我們迎面走來。我們兩個都哆嗦了一下,她還差點驚叫起來。我鬆開她的手,做出一個似乎想走開的手勢。但是我們估計錯了,來的不是他!
「您怕什麼?您為什麼把我的手鬆開了」她說完就又把手伸了過來。「喂,怎麼啦?我們將一起會見他。我希望他看到我們多麼相愛。」
「我們彼此多麼相愛!」我叫了起來。
「啊,納斯金卡,納斯金卡!」我心裡想道,「您這一句話說出了許多意思啊!這樣的愛情,納斯金卡,有時使您的心冷若冰霜,使您心情沉重。您的手是冰冷的,我的手卻熱得像一團火。您有多盲目啊,納斯金卡!……啊!有時候,一個幸福的人簡直叫人難以忍受!不過,我不能對您生氣!……」
我的心終於再也忍耐不住了。
「您聽我說,納斯金卡!」我大聲叫了起來,“您知道我這一整天是怎麼過來的嗎?
「怎麼,出什麼事啦?快講給我聽!為什麼您直到現在還守口如瓶呢!」
「第一,納斯金卡,我執行了您交給我的任務,交了信,到了您的好心朋友那裡,後來……後來我就回家睡覺……」
「就是這些?」她笑着打斷了我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