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白夜    P 20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頁數:20 / 144
類別:文學

 

白夜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第20,共144。
「您聽我說!」我果斷地說道。「您聽我說,納斯金卡!我現在要說的,全是胡說八道,全是不能實現的,愚蠢至極!我知道,那是永遠也不會出現的事,不過,我還是無法保持沉默。我以現在受難的名義,事先央求您,請您原諒我!……」
「快說,到底是什麼事?」她說道。她已停止哭泣,目不轉睛地望着我,一雙驚訝的眼睛,露出奇怪的好奇表情。「您出什麼事啦?」
「這是不可能實現的,但是我愛您,納斯金卡!就是這回事!好了,現在全講出來了!」我說完把手一揮。「現在您會看到,您能不能像剛纔同我談話時那樣說話,最後看您能不能聽聽我要對您說的話……」
「唔,說什麼,到底說什麼呀?」納斯金卡打斷我的話,「這又有什麼呢?嗯,我早就知道您愛我,不過,我覺得您只是一般地喜歡我罷了……哎呀,我的天哪,我的天哪!」

「起初是一般地喜歡,納斯金卡,可現在,現在……我就和您一樣,像您帶著包袱去找他的時候那樣。比您那時還不如,納斯金卡,因為他當時沒有愛任何人,可您現在卻愛着一個人。」
於是納斯金卡完全心慌意亂了。她兩頰緋紅,垂下了兩眼。
「怎麼辦,納斯金卡,我到底該怎麼辦!我有罪,我濫用了……不,不,有罪的不是我,納斯金卡!這是我聽到的,感覺到的,因為我的心在告訴我,說我是做得對的,因為我不能傷害您,一點也不會侮辱您!我是您的朋友,就是現在也是朋友。我沒有絲毫改變。您看,納斯金卡,我在流淚。讓它流吧,不斷地流吧,它不會妨礙任何人,它也會幹的,納斯金卡!……」

「您坐下來嘛,您坐!」她說完就讓我坐到長凳上,「啊,我的天哪!」
「不!納斯金卡,我不坐。我已經無法再獃在這裡了,您再也不能再見到我了。我把一切說完就走。我只是想說,您永遠也不知道我在愛您。我要保守秘密。我不會在現在,在此時此刻用我的自私來折磨您。不!不過,我現在已經忍不住了。是您自己先開口談起這事來的,責任在您那裡,責任全在您身上,我沒有錯。您不能把我從您的身邊趕走……」
「當然不,不,我不趕您走,絶對不!」納斯金卡說的時候,儘量設法掩飾自己的窘態,真可憐!
「您不趕我走?不!我本想從您這兒自行跑走。我先說完就走,因為您在這裡說的時候,我坐不住。您在這兒痛哭,您在這裡自我折磨,因為,唔,因為(我要把這個說出來了)因為您遭到了拋棄,您的愛情受到拒絶,而我卻親身聽到,親身感到,我的心裡有着多少對您的愛。納斯金卡,有着多少愛啊!……一想起我的這些愛,對您一無所助,我就感到非常痛苦……連心都痛炸了,所以我不能沉默,我應該說出來,納斯金卡,我應該說啊!……」
「對,對!您對我說吧,就這樣同我說吧!」納斯金卡做了一個無法解釋的動作,說道,「我同您這麼說話,您也許感到奇怪,不過……您說吧!我以後再告訴您!我會把一切都告訴您!」
「您是在可憐我,納斯金卡。您只不過是可憐可憐我,我的好朋友!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說出去的話你是收不回的。不是這樣嗎?好了,現在您什麼都知道了。您瞧,這就是出發點。唔,好!現在這一切都是美好的,不過,您聽我說!您坐著哭的時候,我想過我自己(哎呀,請允許我說出我當時的想法)!我想(當然,納斯金卡,這是不可能的),我以為您……已經完全和他分手,不再愛他了。當時(這一點昨天和以前我都想過,納斯金卡),當時我就這麼幹,一定要想方設法讓您愛上我。您不是說過,您不是親口說過,納斯金卡,您几乎已經完全愛上我了嗎?好,下一步怎麼辦呢?好了,這几乎是我想要說的全部了。只剩一點沒說,那就是假如您愛上了我,那會出現什麼情況呢?僅此一點,別的什麼也沒有了!您聽聽我說吧,我的朋友(因為您終歸還是我的朋友)。當然,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是這麼一個無足輕重的人,而且一貧如洗,不過,問題不在這裡(好像我總是說不到點子上,這是心情煩亂造成的,納斯金卡),而在於我是那麼愛您,即便在您還愛着他,還繼續愛着那個我不認識的人時,也是那麼愛您。您肯定不會發覺,我對您的愛會成為您沉重的包袱。不過,您會隨時聽到,無時無刻不感覺到,有一顆崇高的、高尚的心,一顆熱烈的心在您的身旁,為您而跳動……啊,納斯金卡,納斯金卡!您真把我迷住了!……」
「您不要哭嘛,我不希望您哭,」納斯金卡說完就迅速地從長凳上站起身來。「走,起來,和我一起走,您不要哭嘛,您千萬別哭,」她一邊說一邊用手巾給我擦眼淚。「好,我們現在一起走,也許,我還有話要對您說呢……是的,既然他現在已經拋棄了我,既然他已將我忘掉,儘管我還愛着他(我不想騙您。)……現在您聽我說吧,請您回答我。比如,如果我愛上了您,也就是說如果我只是……啊,我的朋友,我的朋友!我一想起我曾經嘲笑過您對我的愛,以至于傷害了您,甚至還誇過您沒有愛上我呢!我就感到難過。……啊,天哪!我怎麼就沒有預見到這一點,我怎麼就沒有預見到呢?我真愚蠢,不過……好了,我下定了決心,我把一切都說出來……」
「您聽我說,納斯金卡,您知道嗎?我馬上要離開您,就是這麼個事。我簡直是在折磨您。瞧,您現在為了曾經嘲笑過我而受到了良心上的譴責,可是我不希望,是的,我確實不希望您除了痛苦之外……我當然是有責任的,納斯金卡,我們分手吧!」
「站住,您聽聽我的意見吧。您能等下去嗎?」
「等什麼?怎麼等?」
「我是愛他,但這會過去的,這是應當過去的,它不能不過去,實際上也正在過去,我聽見……誰知道呢?也許今天就會結束,因為我恨他,因為當我們在這裡一起哭泣的時候,他嘲笑過我;因為您不像他那樣,把我拋掉;因為您愛我,而他卻不愛;最後因為我自己愛您,是的,我愛您!我像您愛我一樣愛您!這一點我不是以前親口對您說過,您親自聽到過嗎?我愛您,因為您比他好,因為您比他高尚,因為,因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