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白夜    P 22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頁數:22 / 144
類別:文學

 

白夜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第22,共144。
「您看看那天空,納斯金卡,您看看吧!明天一定是個美妙的日子,多藍的天空,多好的月亮!您快看哪,這朵黃色的雲彩馬上就要遮住月亮啦,您快看呀,快看呀!……不,它飄過去了,快看呀,快看呀!……」
但是納斯金卡卻沒有看雲彩,她站在那裡,默不作聲,像被釘子釘住了似的。過了一會兒,她好像有點害怕似的,緊緊地靠在我的身上。她的一隻手在我的手中顫動,我望了她一眼……她靠着我更緊了。
這時候,從我們的身旁走過去一個青年人。他突然把腳步停了下來,盯着我們看,隨後又走過去幾步。我的心開始抖動起來了……
「納斯金卡,」我低聲問道,「這是誰,納斯金卡?」

「是他!」她悄悄地回答,身子靠得我更近,也顫抖得更厲害……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站穩腳跟。
「納斯金卡!納斯金卡!原來是你呀!」我們身後傳來一個聲音,這時那個青年人朝我們身邊走了好幾步……
天哪,這是什麼叫喊聲呀!她渾身一抖!她馬上掙脫我的兩手,迎着他撲了過去!……我站在那裡,獃獃地望着他們,像死了似的。但是她剛把手伸過去,剛要倒進他的懷抱中時,突然又迴轉身子朝我走來,像風,像閃電一樣,飛快地出現在我的身旁,我還沒來得及醒過來,她的兩隻手已經把我的頸脖子緊緊抱住,熱情地吻了我一下。後來,對我一句話也沒說,又跑到他身邊,拉起他的兩手,拖着他一起走了。
我望着他們的背影,站立了好久……最後他們兩個都從我的視線中消失不見了。
早晨
早晨
早晨的降臨,結束了我的夜晚。天氣不好。下着雨,雨點敲打着我的窗玻璃,令人感到淒愴。小房間裡漆黑一團,外面也是陰沉沉的。我頭痛,發昏,寒熱病已經偷偷地鑽進了我身體的各個部分。
「有您一封信,先生,是市郵局的郵差送來的。」瑪特蓮娜俯身對著我說道。
「信!誰來的?」我從坐椅上一躍而起,叫了起來。

「我不知道,先生,你看看吧,或許寫着呢!」
我打開鉛封。原來信是她寫的!
「啊,請您原諒,原諒我!」納斯金卡在信中對我寫道,“我雙膝跪着求您,請您原諒我。我欺騙了您也欺騙了我自己。這是一場夢,一個幻象……我今天為您感到痛心,請您原諒,請您原諒我!……
「不要怨恨我,因為我在您的面前,沒有任何改變。我說過我將來會愛您,而且現在我也愛您,而且還不止於此。啊,天哪!要是我一下能愛上你們兩個該有多好啊!啊,要是他是您有多好啊!」
「啊,要是他是您有多好啊!」這一句話在我的腦海中一掠而過。我想起了您的話,納斯金卡!
“上帝知道,我現在該為您做什麼好!我知道您心情沉重,十分悲傷。是我傷了您的心,但是您知道,既然愛,受了委曲是不會記很久的,而您是愛我的!
“我很感激!是的,我感謝您對我的這種愛,因為它在我的記憶中,已經留下深深的印記,像一場甜蜜的美夢,醒來後久久不能忘卻;因為我將永遠記住那一瞬間,當時您像兄弟一樣向我敞開您的心,那麼寬宏地接受我的一顆破碎心,珍惜它,撫慰它,給它治癒創傷……如果您原諒我,那麼,對您的懷念在我的心裡必將上升成為對您的永遠感激,而這種感激之情是永遠也不會從我的心靈之中消失的……我將保留這種情感,對它忠貞不二,永不改變,也決不背叛我自己的心。我的這種感情是始終如一的。昨天它還是那麼快地回到了它永遠歸屬於那個人的身邊。
“我們將來會見面的,您會來看我們的,您不會拋棄我們,您將永遠是我的朋友、兄弟……您見到我的時候,您一定會向我伸過手來……好嗎?您會向我伸手,您會原諒我,不是嗎?您仍然愛着我,是嗎?
“啊,您愛我吧,千萬別拋棄我,因為我此時此刻是那麼愛您,因為我值得您愛,因為我受之無愧……我親愛的朋友!下星期,我就要和他結婚。他是帶著深深的戀情回來的,他從來沒有忘記我……我在信中提到他,您千萬不要生氣。我會帶他一起來看您。您會愛上他的,對嗎?
「請您原諒我們,請您記住和喜愛您的納斯金卡。」
這封信,我翻來覆去看了好久。我的眼淚奪眶而出。最後,信紙從我手中掉落下來,我兩手捂着臉。
「親愛的!親愛的!」瑪特蓮娜開始說話了。
「出什麼事啦,老太婆?」
「天花板上的蜘珠網我全部掃掉啦,現在您要結婚辦喜事、宴請賓客,都行啦!……」
我望瞭望瑪特蓮娜……這還是一個精力相當充沛的年輕的老太婆,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覺得她目光灰暗,滿臉皺紋,腰彎背駝、老態龍鍾……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覺得,我的這個房間也像老太婆一樣,老態百出。牆壁和地板已經變色,一切都變得暗淡無光,蜘蛛網也越來越多。我不知道為什麼,當我向窗外望去時,我覺得對面的一幢房子,也是老態龍鍾,灰暗無色了,圓柱上的灰泥紛紛消蝕、剝落,房檐變黑了,而且均已開裂,深黃色的牆壁,原來顏色鮮艷,現在也到處是斑斑點點,簡直不堪入目了……
莫非是陽光從烏雲裡面鑽出來,又藏到一朵雨雲後面去了,所以我眼中的一切,又變成一團漆黑;也許在我面前閃過的,是我未來的全景,它是那麼不友好,令人傷心!於是我發現整整十五年以後的我,還是像現在一樣,只是老了一點,還是住在這間房裡,還是那麼孤孤單單,還是和瑪特蓮娜在一起。後者在這些年裡,一點也沒有變得聰明起來。
要我記住我受到的委曲嗎,納斯金卡?要我驅趕一片烏雲,在您明朗而寧靜的幸福頭上,留下一片陰影嗎?要我狠狠地責罵您,讓您的心靈,蒙上一層愁苦,暗暗地用良心上的譴責,去刺痛您的心,迫使它在最最幸福的時刻,憂心忡忡地跳動嗎?當您和他一起走上祭壇舉行結婚儀式的時候,要我把您紮在您的黑卷髮上的鮮花踏碎,即便是其中的一朵也罷,行嗎?……啊,不,永遠也不!但願你頭頂上的天空永遠晴朗,您迷人的微笑永遠爽朗、平靜,但願你在幸福的時刻,非常幸福,因為你曾經把幸福給予過另一顆孤獨的、滿懷感激的心!
我的天哪!整整一分鐘的幸福!即便是對於一個人的整個一生來說,難道這還少嗎?
九封信的故事
九封信的故事
(一)
(彼得·伊凡內奇致伊凡·彼得羅維奇)最最珍貴的朋友伊凡·彼得羅維奇閣下!